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3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3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金政宇也是个急xìng子,他看晋然吞吞吐吐说不出自己要表达的意思,忍不住摸索大腿,“哎一古……阿西……”

此时,门口传来敲门声,金政宇和晋然都顺着声音望过去。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儿站在门口,他顶着一头银白色的头发,一脸不屑的样子,他敲完了门,双手chā袋,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小男孩儿对着金政宇说了一串韩语。

“啊?喂?”金政宇大声吼道,好像对小男孩儿说的内容十分不解。

香樟山 第147章

“我只是来汇报一下,死人了不是要向安全部汇报吗?”宋直一仍然一脸不屑。

“我问你为什么?”金政宇的语气也很不好,“为什么要杀人?”

“这个也需要报告?”宋直一只有十五岁,正处于长个儿的时期,他比金政宇矮了一大截,高昂着头颅说着。

金政宇低头看着这个白色顺毛乖乖头的小孩子,在心中叹气,真是和泰亨一模一样!他还染了和泰亨一模一样的发色。但是……就怕泰亨最闪光的那一点,这个孩子却没有……

按规矩,他的确不需要向自己报告杀人的理由。只需要报告被杀者是谁,死亡时间等……剩下的安全部会派人手去收尸安葬,处理一切后续事宜。如果被杀者有爱人或朋友,并对这个人的死有异议的话,爱人朋友可以向审定部提出异议,要求审定部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审定杀人者是否需要受到惩罚。审定部说起来并不是一个完全独立的部门,它由所有部门的部长和副部长组成,一切需要裁夺和判断的大事情,都由审定部的成员一起投票决定。

一旦杀人者被审定部判定需要受到惩罚,那么他就会被处死,或者流放到南岛。因为新世界是没有监狱这种设置的。要么无罪,要么死刑,要么驱逐!

所以一般人都不会轻易去犯事儿,这个世界没有法律,所有的冲突矛盾由安全部出面解决。安全部维持着这个世界的安定和平,表面上看,这个世界也的确一片祥和。

很少会发生命案,除了宋直一这种身份的人。新世界有一批叫做“killer”的人,宋直一就是其中之一,以前,泰亨也是killer。他们直接由最上面的人派遣,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完成什么任务。如果杀了人,也没有谁会去追究,他们只需要来安全部说一声:“快去收尸吧。”也不会有死者朋友选择向审定部复议的,因为他们知道,审定部从来不会惩罚killer!

“直一,我不是要你向我汇报,我只是作为家长的身份,问你这件事的缘由。”

“你什么时候变成我的家长了?”宋直一用手扫开金政宇办公桌上乱糟糟的文件,一屁股坐上去,微露着可爱的门牙,眼睛眨巴眨巴,一脸疑惑看向金政宇。

都一起生活多少年了,这个小屁孩儿还是只认他的泰亨哥哥。无论怎样,也不能用这种态度对自己讲话吧,真想好好教训他一顿!不过他看晋然还尴尬地站在一边,也不好现在就和这个小孩儿争论,干脆先由着他,晚上回去让泰亨好好教育他。

“好!我也懒得管你。死者姓名,死亡地点,死亡时间。”

“在科技部生物实验室楼外,我可以带你们过去。”接着宋直一掏出一个手机,“这是他的手机,里面有他基本的身份信息。”

金政宇接过手机,随手放在一边儿。“好了,你可以走了。我会马上派人过去!”

“OK!”宋直一跳下办公桌,手chā着口袋,慢悠悠地向门口走。

“等等……”金政宇看了看一旁的晋然,想起一件事情。

“干嘛?”宋直一只是站定,并没有转过头来。

“回来。帮我翻译几句话。”

宋直一慢慢回头来,摇晃着身子,打量晋然。

“给你们俩翻译?”

金政宇点头。

宋直一撇嘴笑了,“呵……两个笨蛋。”他低声说道。

金政宇不想与他一般见识,“你用中文告诉他,我们马上会去办理一件事情,他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

“办理我刚刚说的那件事?”

“你别管,翻译就好。”

“切……”宋直一如实向晋然说了。

晋然听完后,立马点头,“喔喔,我愿意一起去。”

“他说他愿意。”宋直一用韩语向金政宇传话。“我可以走了吧?”

金政宇不耐烦地向他挥手,“走吧走吧。”

晋然眼见着翻译的小孩要走了,赶紧又说:“对了,我还想问一个问题。”

小孩儿嘴角下垂,“问吧。”

“呃……怎么才能获得手机积分?”

“积分?”

“就是吃饭坐缆车会用到的那个积分。”

小孩儿听到此处,满脸不可思议。“哈!你需要那个东西?”

“嗯啊,没有积分就不能吃饭,不是吗?”

“啊……对对对。”小孩儿歪嘴笑了。他立刻用韩语向金政宇说道:“金家长,你的这位朋友需要积分吃饭呢!”

“什么?”金政宇也很吃惊。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宋直一笑着走出了办公室门。

“这个完全不是问题啊。”金政宇也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还有人会为了吃饭的问题烦恼吗?这里可是新世界,不是难民国。

“OK,OK,I konw……”金政宇示意晋然,让他先在那边坐着等他一会儿。

金政宇通知了几个平日里跟着他办事的人,吩咐好等会儿要办的事情,还叫上了一个精通韩语和中文的人。然后他将刚刚直一给他的死者的手机放进包里,站起身来背了包,对着晋然用半生不熟的英语道:

“we……go!”

晋然也站起来,狂点头,“yeah,yeah……”

晋然跟在金政宇后面出了办公室门,沿着早上来时的路,出了安全部。一路上,金政宇都拿着自己的手机,好像在和谁聊chat。

刚出安全部大门不久,金政宇就对着手机傻笑,好像听说了什么喜事儿,转头问晋然说:“你的编号是多少?”

“你说什么?”

两人的jiāo流再次因为语言问题,陷入尴尬。

“呃……number?your number。”

“喔喔,S67259。”晋然回到,他对于自己瞬间明白了金政宇的意思十分自豪。

但是金政宇还是一脸懵逼,“what’s your number?”

“喔喔,对,你听不懂数字的中文发音哈。那个……my number is? S色克斯色温兔伐五nǎi!”

“OK,good good。”金政宇朝他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在手机上输入那串数字。

他们继续向前走,然后上了一座升降梯,不久后他们就到了D区的一处缆车乘坐点。一群人正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