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2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

“但是从这痕迹来开,他们走的时候,把两扇门都打开了。”

“哦?是吗?”王强附身查看,果然,两扇门的把手都有被摸过的痕迹。“这是为什么呢?”王强敷衍地继续问。

“因为他们要抬着一个人走,只打开一扇门的话宽度就不够。”

王强懂他的意思,他们刚刚推测有人在这里被杀害,但是现在这个受害者随着张护士和Ney一起都不见了。所以,他们一定带着这个受害者一起离开了。

“这也不一定啊,他们可以背着走不一定要抬着走。开门的时候不小心将旁边的门把手也摸着了,那很正常啊。”

晋然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这个又怎么解释呢?”说着,他将两扇门同时向内拉开了。门外的光亮向他们shè来,晋然的右脚脚尖此刻点着地上的一个小孔,一看就知道那是其中一扇门下面的chā销要chā进地下的那种孔。只有那样,两扇门同时关闭才有意义,否则,就会像现在一样,轻轻一拉,两扇门都开了。

“这两扇门的地下chā销只能从门内chā上,所以他们离开之后,就不能锁上门了,而只能这样合上。现在这门被我轻轻一拉就开了。所以……我能够肯定,他们抬着一个人在走,所以走不快!”说着,晋然踏步出去。

王强也赶紧合上那两扇门后跟上去,“但是,为什么要那么麻烦呢,如果是抬着走的话,一来比较显眼,二来也需要更多的人帮忙,一具尸体而已,用不着吧,完全可以先背着离开这里,然后抛尸大海,不就行了。”

他们踩在这栋建筑外的草地上。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如果背着的话,这一路过来……应该会留下许多血渍。”

“血……”王强喃喃。

“是啊,刚刚我们在桌上只看到一滴很小的血渍,虽然不能确定他们是如何加害那位受害人的,但是能够肯定的是,受害者一定在流血。”晋然一面说着,一面打量着草地不远处的围墙。他想要找到那群人翻出围墙的地方。

“他们会用什么方法杀人呢?为什么会传来那么凄惨的叫声,还叫了那么久……”王强面色沉重。

晋然重重地叹了口气,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而且为什么要特意来这里杀人呢?”

王强听了,好像不愿意相信的样子,很难受地定在了原地。

晋然拉扯他一下,“你怎么了?”

“没什么。”王强的脸色十分勉强。

“那我们继续找吧,一定要快,否则就真的追不上了。”

“找什么?”王强一时恍惚了。

“找他们翻出围墙的出口啊。只有找到出口才能进一步推测他们离开的方向。”晋然说着,就在四处查看起来。可他们转了一圈,没发现哪里的围墙地势低,也没有看到哪里有垫脚的石头,更没有找到可以钻出去的洞。

“奇怪,难道他们是搭梯子出去的?”

这时王强好像鼓足了勇气说:“老哥,我看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算了?不能算了!”

“就算找到了出口,找到了张护士他们,你又能怎样呢?是要以警察的身份抓了Ney哥和张护士吗?这里不是中国,这里没有警察局!”

晋然低头苦笑,“我……”他抬起头来正视着王强,“我当然知道。身处这里,我已经没有权利去抓犯人了。但是现在那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那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死,所以才更加要找到他们才行。”晋然眼神坚定,“因为如果那个女人还没死的话,我就一定要救她。”

王强盯着晋然的眼睛三秒后,重重点头,“好吧。老哥我陪你。”

晋然知道继续这样盲目地找下去也不是办法,便回到那扇后门正对的围墙位置,他对着身后的王强说:“快,踩到我肩上,翻出去!”

王强也干脆,点头说好,立刻行动,在晋然的帮助下很快翻出了围墙。

晋然的身手本就不错,在警校学习的时候,比这更高的墙他也能轻松翻过。

两人翻出围墙,眼前的世界又变成了他们早上在迷林之中的场景,要说在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知道张护士和Ney走的是哪个方向呢!

“老哥,接下来我们往哪走?”

晋然望着那片丛林,皱眉道:“我母鸡啊~~~~~~~”刚说完,却见王强鼓大了眼睛指着他的身后,“老哥……”声音微颤。

晋然还没来得及转身查看,就立刻感到身后一股巨大的力量钳制住了自己,颈部像突然被针扎了,接着他感到有yào物注入进血管里,没一会儿他就觉脑袋昏沉,耳边王强的声音也越发飘忽,然后他缓缓仰躺到了草地上,蔚蓝的天空也慢慢变黑了。

香樟山 第138章

晋然睁开眼睛,看见粉刷简单的天花板,不知身在何处。打量一圈后,他才确定自己身处一间卧室内,整个屋内环境昏暗,唯一的光亮从他的右边微弱地透进来。他转头看见,那里有一扇小小的门窗,门窗开了一丝缝隙。风,从那丝缝隙吹进来,将一旁垂挂着的窗帘掀起。窗帘以一种不太规律的节奏摆动着。

晋然重新将视线转回到天花板,他能够盯着那上面一些粉刷的微小痕迹,加上自己的想象,构造出一幅幅奇异的画。画里有奇怪的动物,奇怪的人,当他凝视久了,那些奇怪的东西还会突然快速下垂向他的脸俯冲下来。

果然,一副画还没构造完全,画里的一头大耳怪咧着大嘴就从天花板向他压来。晋然在喉咙里嘶叫了一声,立刻紧闭上了双眼。许久后,他感到有水滴到他的耳朵上,两边耳朵都有。他睁开眼睛,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眼泪。他又在黄昏的时候,醒来,哭了……

他已经有多少年不敢在黄昏的时候从床上醒来了?即使是休假日在家里午休,他也要调上闹钟,一定!一定要在四点之前醒过来。

十四年前的暑假,那一天,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就那么困,从下午两点睡到七点。睁开眼睛,也是这样昏暗的光线,他以为天不早了,爸爸肯定也回家了,但是自己还没把饭做好,他赶紧翻身起来,一边叫着“爸爸,爸爸……”一边朝厨房走。

无人应答!

真好,爸爸还没收工回家,他要抓紧时间煮好饭,爸爸回来就可以吃了。如果爸爸累了一天回来却没有一口热饭吃,自己会很愧疚的。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做饭了,因为家里只有他和爸爸,爸爸一天到晚都在外面挣钱,家务活什么的都jiāo给他了。

当炊烟升起没多久,邻居大婶儿气喘吁吁地跑进家里来,她急得跺地,“你这孩子!我们到处找你,还以为你不在家。刚刚队长他们在外面叫了你多久,你都没听到吗?”

晋然摇头,尴尬地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