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院长吩咐的……”

“你们就和院长说,我要睡懒觉,不让你们送。我想吃早餐,我会自己去的。你们去忙你们的吧,今天谢谢了,我会乖乖都吃完的。”她拿起了油条。

吃完早餐,杨木木又倒下床想继续睡,可她睡不着了,吃太多,胃太撑。没办法,只好起床洗漱,到花园里溜达,好久不见天日,所以觉得格外美好。

这所病院除了那几栋楼,还有一个cāo场,就是花园,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花花草草生长在这里,早晨的时候,这个小盆地的顶端浮一层厚厚的雾气,待到午间才会完全褪去,这里的空气好,水质好,湿度大,所以护士们个个皮肤好,白白嫩嫩的,一点也不需要什么护肤品。

杨木木踏在花草间隙中露出来的一条小石板路上,拐个弯儿,看见一堆鸟儿在前方的草地上。她静静走上前去,看见一个人坐在地上。

“黄寅?”

鸟儿们全部飞走,他转过头来。

“你在这儿……”她看见他手里拿着半个馒头,“喂鸟儿?”

他不想理她,把手里的馒头几下撕碎,扔在草地上,准备走人。

“诶……”杨木木拉着他的手臂,他瞪他一眼,她乖乖把手放开。“我只是想给你说声谢谢,谢谢你救我出来。”

“我没有救过你,我也不知道你是谁。”

“啊?我是杨木木啊?那天晚上……”黄寅已经转身走了,杨木木追上去。“那天晚上,就是你啊,你来到我被关的那间房。然后你告诉院长,我才能被救出来。”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认错人了。”他大步快走离开,并不想与杨木木多说一句话。

“莫非那晚我真的是在做梦?可是又是谁告诉院长的呢?”杨木木背后,那些鸟儿又回来捡地上的馒头渣吃。

第12章

午餐安排在了食堂的一间包厢里,说是包厢,其实不过一间有门的房间,除了一方圆桌,什么都没有,空间也十分狭窄。

院长、程主任满脸堆笑地请来杨木木和Harvey教授,当然,Harvey教授把黄寅也带来了。桌上是食堂师傅单独炒的一些小菜。

杨木木和Harvey教授简单问了问好,用英语,毕竟在国外十三年,杨木木的口语还是不错的,这让院长和程主任有些尴尬。一来,他们chā不进话,二来,他们不知道杨木木有没有把她自己被关起来的事情告诉Harvey教授。

“呵呵,杨小姐和教授聊得真欢,可苦了我和程主任了,听不懂啊哈哈哈哈。程主任啊,我们也该学习学习英语咯。”院长干笑。

“院长啊,我可跟您不能比啊,活到老学到老。我又笨又蠢的,一把年纪了,普通话都学不好,更别说英语啦。要不……黄寅你给我们翻译翻译。”程主任开玩笑说道。

“泥酒憋伪男他了,我们可以讲中文。”Harvey教授拍拍黄寅的手说,黄寅回他一个微笑。

杨木木被黄寅和教授的亲密度震惊到了,原来人家不是那么冷冰冰的人,只不过对自己是如此而已。在美国屁知识没学到,撩汉子的本事,老娘还是有的。看看秃顶的院长,再看看肥头大耳的程主任,黄寅那简直,秀色可餐呐。这荒山野岭的,总得找点儿事做,“教授你和黄寅是怎么认识的?”

问题一出,杨木木注意到,院长、程主任还有Harvey教授的脸色都有些许变化,Harvey教授笑说,“等有空下来,我和你慢慢说。”

“对对,我们吃菜吃菜。”程主任似乎在帮教授转移掉这个话题。

这难道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吗?杨木木心想。

随后院长一直聊杨宇和关律师的话题,杨木木也听出来了,大致就是劳烦Harvey教授在爸爸和关叔叔面前说好话,为这个香樟山精神病院投点钱什么的。

午餐结束后,黄寅便不见了身影,教授与杨木木能聊的话题也聊完了,在美国时,她只有几次与关叔叔一起参加聚会时,见过Harvey教授,他是关叔叔很好的朋友,但是与杨木木并不是太熟。他们分开后,杨木木找到程主任,拐弯抹角半天,终于把想问的问题吐出来。

“程主任,Harvey教授为什么与黄寅那么熟呢?”

“……这个啊,刚刚黄寅在,并不方便说。教授是他的主治医师。”

“黄寅是病人?他不是这里的清洁工吗?”

“是的,他其实是病人,但他自己不知道。”

这是杨木木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是Harvey教授带来的,大概几年之前,四年还是五年。来到这里后,他的病情慢慢趋于稳定,教授也回去了美国。他有很严重的洁癖,在他病情稳定后,经常会强迫xìng地去打扫清洁。后来慢慢地,在他的意识里,他不是这里的病人,而是清洁工,我们把这情况反映给教授,教授建议我们将计就计,就把他当做清洁工,这对他的病情稳定有好处。所以,现在他每个月还会来问自己的工资,并把钱汇给家人。”

“他还有家人?”

“他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黄寅以为自己的弟弟妹妹还在上学,他之所以要求我们把工资汇给家里,就是要供他们上学。当然,这些都是他臆想的。他的弟弟和妹妹早就毕业成家了。至于工资的钱,当然也是没有的,只是一个假的打款凭证。我们与他的弟弟商量好了,每个月初打电话到他家,弟弟会告诉黄寅,钱已经收到,以便使他安心。”

“这样瞒着他好吗?”

“对于许多病人来说,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开开心心地活下去。”

“那……他的弟弟妹妹从来也不来这里看望他吗?”

“如果会来看他,就不会把他一个人放在这里了,更不会是教授把他带来。香樟山的病人都是被家人放弃的。”

杨木木叹气,默默点头。

“另外,希望杨小姐与黄寅接触的时候,千万不要告诉他真相。这会刺激到他,一旦发病的话,再恢复稳定会花上很长的时间。”

“好的,我一定不会的。”杨木木想起那个夜晚,在8号楼的病房,黄寅的样子,倒不像是病人也不像今天见到的那么冷漠。如果自己不是做梦的话,那么,晚上的黄寅……不一样?那是他发病后不小心闯到8号楼?

杨木木想不通。“程主任,你有黄寅的档案或者资料什么的吗?”

“有,当然有,但是……”程主任偏头问,“杨小姐怎么对黄寅的事情这么上心?”

“我……我觉得他是我的初中同学,但是又不太确定。”这话半真半假,杨木木确实有个叫黄寅的初中同学,但是他肯定他的同学不长这样,虽然也是位帅哥,但是没有黄寅这么帅到没天理。

“那真是缘分啊。资料都在档案室里,杨小姐你跟我来吧。”说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