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19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盯着酒瓶,看佐藤将其挪过去后,立刻说:“不不不!这酒很有劲儿啊。”说着他又倒了一杯。“好像这酒不能像韩国烧酒那样,一大杯一口喝下去呢!”他赶紧吃了几口菜,又小小喝了一口。

“凉太,今天到的中国货,应该还没分发下来吧?你怎么就有了?”

“喔……这个嘛,我提前去蹭了点儿回来尝尝鲜。”

“你就是人缘好,无论消息还是东西都是一手先得。”金政宇高兴极了,又喝了一杯。佐藤凉太就喜欢他这一点,没什么心眼儿,豪爽无比。不知道他这样子的人是怎么和泰亨走到一起的。

佐藤想着,不自觉地顺手端起杯子也喝了一口,“啊!我的老天爷!这也太……”

“哈哈哈,怎么样,佐藤桑,爽吧?”

他一个劲儿地点头,“呃呃呃呃……”

“哈哈哈哈……我让泰亨也出来尝尝。”金政宇兴奋地站起来,朝里屋走去。

佐藤仰着脑袋望着,透过金政宇打开的一点门缝,他看见泰亨端坐在那里,面前摆放着一盘密密麻麻的围棋子。他就那样研究着围棋,一动不动,金政宇走进去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

香樟山 第132章

泰亨走出他的书房,那下垂的嘴角又是最先抢了佐藤凉太的目光,他不禁在心里发问:一个人的外貌和内心怎么会差距如此之大,都说面由心生,那么泰亨就该长出一副邪恶的嘴脸才是。

泰亨那张无辜的脸,无论谁看,都不会知道他的内心真正在想些什么,但他的嘴角把他本人显得气鼓鼓的,幼稚极了,天真极了,无害极了!

他安静走过来坐下,眼睛盯着桌上的酒瓶,又抬头端端正正地看着佐藤凉太。

佐藤凉太与他对视两秒,就觉心虚,连忙与金政宇讲话,“好像还缺一个杯子。”

“喔喔,是啊!”金政宇赶忙起身去到厨房。

这下好了,只有他们两人,气氛更加尴尬。对方怡然自得的样子,总让佐藤凉太觉得,泰亨知道自己前来的目的。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心虚什么呢?因为那种小事就杀人,他也太过分了吧。况且,今日在音乐部与晋然那么一小会儿的碰面,泰亨就能知道政宇哥在船上对他特殊照顾吗?怎么可能呢?第一,政宇哥是不可能主动告诉他的。第二,自己也没向泰亨告状,虽然他想看戏,但并没有……会不会是泰亨安chā了暗线,此次金政宇出行中国一直被他的人监视着?不会吧,至于嘛……

金政宇拿着杯子和一副碗筷回来了,佐藤凉太想到此处,不禁用同情的眼光看着金政宇。他刚落座,就赶紧倒了一杯酒,递给泰亨:“你尝尝,凉太说这酒比茅台还好。”

佐藤听到金政宇说出此话,在心里跺脚,说什么比茅台还好,也就只有忽悠政宇哥,泰亨见多识广哪里会信。

泰亨看了看酒瓶上的汉字,意味深长地点头道:“是吗?”

“呃呵呵……”佐藤举起酒杯,“我也是听他们瞎吹的,泰亨我敬你一杯。”

他们一起喝了一阵后,桌上的小菜都被吃完了,泰亨对金政宇说:“要不再煮一锅火锅来,我们今晚和凉太喝个尽兴。”

金政宇最喜欢和朋友喝酒了,一般这种时候,泰亨都不管他,也不参与进去。今天难得的,泰亨居然主动提出要一起喝个够。他赶紧点头称好,跑到厨房去捣鼓了。

金政宇离开后,泰亨脸色立变,“佐藤,直说吧。”

“啊?”

“还是说想谈的内容希望政宇一起听,那我可以把政宇哥叫回来。”

佐藤凉太举手打住,“不用了。”佐藤放下手摩挲盘曲的膝盖,“既然你都这样讲了,那我就直说吧。”

泰亨立正了身子,“嗯。”

“你叫直一去那里干什么?”

“哦?这件事。”泰亨很讶异的样子,“与佐藤君有什么利害关系嘛吗?”

“倒不是……只不过,为这件小事就杀人……何况,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什么!”佐藤说着说着,却发现泰亨一副疑惑的神情。

“你说谁和谁没有什么?”

“啊?”听对方这样问,佐藤意识到,或许直一去那里与晋然并没有关系。

“佐藤。”泰亨用他那黑漆漆的大眼睛盯着他。

“呃……所以,直一去那里是为了?”

“新生活开始之前不是要先除除杂质吗,每次都是这样啊,佐藤怎么突然对这件事情如此上心?”

佐藤这才反应过来,泰亨说的是什么。“哦……那件事。”但是,又不对啊。“可是,直一……”

“这次直一主动提出说他要去办这件事。”

佐藤凉太身子前倾,“为什么?”

“小孩子,想玩玩吧。”泰亨一脸无所谓。

佐藤凉太听罢,不禁倒抽一口气,身体也后仰了,做那样的事怎么可以称之为“玩玩”?

可是佐藤凉太转念一想,又觉不对劲。如果是这样的话,直一去0314做什么?直一的确是在晋然所分配的宿舍里啊,那么,晋然和那些人住一起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啊!除非晋然答题的时候一通乱答,那他不是自己把自己害死了吗?

但是,他去到E区0314之时,除了直一外,一个人都没有。那些“杂质”按理早该入住了呀!直一的动作也不可能那般快。

“泰亨,昨天到的那批人之中的……”佐藤不知怎么称呼那部分“杂质”,“……那些人,他们暂时所分的宿舍是E区0314吗?”

“不是,是0413。”

“那为什么我在0314见到了直一。”

泰亨顿了顿,问:“0314?”

佐藤凉太点点头。0413的话,就在0314的旁边吧。那么直一是办那件事之余去到隔壁的0314耍耍?会有这个巧吗?

佐藤凉太看见泰亨随即拿出手机,翻查了一阵,看完之后,他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说:“我知道了。”

“什么?”

泰亨不答反问:“凉太你刚刚说的是谁和谁没有什么?”

泰亨居然叫自己凉太,佐藤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下好了,想要的答案没问出来,自己还把政宇哥坑了。

“呃……泰亨你说什么?我一直在问你直一的事情啊。”

泰亨裂开他的嘴,笑了,变得更加人畜无害。“凉太你说的是政宇哥吧?”

“说我什么?”端着火锅的金政宇此时乐呵呵地走来了。

泰亨依旧笑着,转头神情凝望着金政宇说:“凉太在为你辩解呢!”

“辩解?”金政宇的脸色瞬间都僵了,尴尬地笑问,“辩解什么?”一边坐下一边拿眼色问佐藤凉太。

佐藤凉太瞪大了眼睛,微摆着下巴暗示金政宇什么都不要说。

“他说你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