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1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为负责,那么那个小孩子便是这个人的“小朋友”。宋直一便是泰亨的“小朋友”。他今年只有15岁,比泰亨小5岁,已经当他的“小朋友”十年了。直一不仅身手矫健,脑子灵活,还学来了泰亨的心狠手辣。只要是泰亨让他做的,无论什么,就算失去xìng命他也会去做。

佐藤凉太看着这张稚嫩的小脸呆了半晌,“直一,你怎么会在这里?”一种不好的预感向他袭来。

直一微张着小嘴却不回答,只是慢吞吞地眨了两下眼睛。

“直一的嘴型和泰亨的实在太像了,都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佐藤凉太在心里想。

“是泰亨哥哥让你来的?”

直一依旧嘴角下垂,气鼓鼓的样子,并不打算回答。

“住这间屋子的新人们搬进来了吗?”

“没有。”

这倒回答得利索,但是他不相信,已经这么晚了,夜这么凉,晋然他们不回宿舍还能去哪儿?

“我能进去看看吗?”

宋直一在思考。

“怎么,凉太哥哥连进去喝一口热水都不行?”

直一瘪嘴,立刻侧开他的小身子,算是给佐藤凉太让路了。佐藤迅速进屋,在客厅转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又去一一打开隔壁的三间卧室,依旧什么也没有。他转头看了看仰躺在客厅沙发的宋直一,那小孩儿歪着嘴,好像在说:“我就说没人在吧,你还不信。”

佐藤凉太又踩上楼梯去到二楼,二楼有五间卧室,果然如他所料,加上楼下的三间,便有整整八间卧室,每间卧室小如蚁窝(至少在他看来)。佐藤凉太依次推开房门,也是什么都没发现。

香樟山 第131章

佐藤凉太巡视一圈后什么也没发现,他预想的是会看到晋然全身鲜血淋漓的场面。

直一这小孩儿作为泰亨的“小朋友”,从小跟着金政宇学刀。金政宇是整个组织数一数二的耍刀高手,就算直一只学得他的七八成,也足以将晋然割成ròu片。况且,他还不止向金政宇一人学武功,得益于泰亨的资源,无论刀qiāng棍棒,他都是向最厉害的人学的。他天资聪颖,加之泰亨管教严厉,他所有东西都学的快,耍得精。

“莫不是小孩儿动作太快,已经把尸体抛向大海。”佐藤凉太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如此快的。”他下楼到客厅,看宋直一还是舒舒服服地躺在那沙发上,拿着手机,好似在玩儿游戏。佐藤凉太刻意打量他的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血渍,肯定还没有下手。那么,晋然人呢?还有他的其他室友呢?

不管怎样,得抓紧时间找泰亨了,或者找金政宇也行,他不是一路护着他吗,难道到最后一步了,却不管了?

佐藤凉太大踏步向门口走去,穿上自己的鞋子,也不与宋直一说一声,便开门离去。当然,宋直一小盆友也丝毫没有要理他的样子。他的眼里永远只有一个人,那便是泰亨。就连金政宇要逗逗他,也得看他这个小屁孩儿的心情好坏。

佐藤之前放在0302墙角的滑板还在,夜渐深,大家也不会去多远的地方,最多到邻居隔壁串串门儿喝喝酒,自然就用不上滑板。

佐藤凉太抱着滑板来到马路上,一个熟人醉醺醺地向他走来,手上还拿着一瓶酒,高声叫住他,嘴里呼出白雾,“佐藤桑,来我屋里喝一杯吧。”

佐藤已经踩上了滑板,“改天吧……改天我请你……”佐藤凉太扯着嗓子回复已经在他身后老远的兄弟。他歪头想了一秒,又迅速掉头滑到那醉人身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瓶酒。“老兄,这个先借给我吧,改天还你十瓶。”佐藤凉太一边说着,一边滑远了。

那醉人呆立在原地,好久后才大喊起来:“佐藤桑……要说话算数哦!”

佐藤凉太很快回到了F区,跳下滑板向1301的大门跑去,也不管那还在滑行的滑板会滑到哪儿去。

F区1301,便是泰亨和金政宇以及小直一的家了。佐藤凉太按响了门铃,一面看着手中的酒瓶……这酒,也太次了点。

开门的是金政宇。

门一打开,佐藤立刻扬起手中酒,“政宇哥,一起喝一杯,庆祝我们回家了。”

金政宇是个爽直的人,丝毫不怀疑他的来意,咧开嘴,“好啊!快进来。”

佐藤在玄关脱鞋时,就开始留意里面的声音响动了,进入室内后,他环视一圈,没看到泰亨。

佐藤凉太想知道泰亨在不在,但是他问的是:“直一那小子还没回来啊?”

“没有呢!不知道又去哪里鬼混咯。”金政宇在厨房大声回道,不一会儿,他走出来了,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是许多韩国式的小菜。看来是金政宇特意拿来要与他下酒吃的。在北岛,可不是人人家里都有食材的,一般人,要吃东西,唯一的获取途径就是餐厅。大部分人的宿舍,是没有厨房这种设置的。冰箱这种东西,也只有像金政宇他们这样部长级别的人才会拥有。

佐藤凉太一向看不起韩国菜,觉得他们的东西,做法粗糙,味道糟糕,营养搭配不行,卖相更是没有。要说吃的,还是他们的日本菜精致而且讲究。但这些话,他从来没在这间屋子里讲过,更不敢说给泰亨听。

“直一长大了啊,这么晚还不回家。”

“嘿嘿,我和泰亨平日里也不管他的。”金政宇又拿了两个杯子来。

看起来他要给自己倒酒,佐藤凉太赶紧端起杯子,双手捧着,伸直了手臂等他倒酒。金政宇拿着酒瓶,看他那样客气反倒有些不悦,“诶,你我之间何必如此讲究。”他夺过杯子自己拿着往里倒酒,此时他才仔细打量起酒瓶来,可能是有些好奇,佐藤凉太何时喜欢上喝这种酒了?

佐藤赶紧打哈哈,“你和泰亨平日都是喝韩国烧酒比较多吧?今天咱们尝尝中国的。”

金政宇摇摇头,“泰亨平日都不爱喝酒……咦,这几个汉字是什么意思?”

佐藤偏着头看,“红……”他将瓶子转过来,“星,二锅头!”

“鹅裹投?”金政宇鹦鹉学舌重复一遍,“它和茅台比,谁更好?”

佐藤凉太眼珠子一转,“这个!这个更好!”

“是吗!”金政宇已经迫不及待了,赶紧倒上一杯,一口闷下去!“啊!”他立刻抓这喉咙,“凉太,这酒好辣!”他龇着牙,张着嘴,感觉要喷出火来。

佐藤凉太眉头紧皱,“不好喝吗?要不就别喝了。”他将酒瓶挪到自己这边,“等明日日本队到了,我请你喝日本酒。”他们每次从一个地方回来,也会顺带带些当地的货回岛上,这瓶二锅头,想必就是从今早回来的中国队的货船上卸下来的。之前,他们都只有喝一些洋酒或者喝自家烟酒部生产的货。

金政宇的嗓子似乎还没缓过来,但是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