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8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他妈的!”他来到船头的甲板上,站在栏杆旁,对着大海吐了一口口水,海风太大,又将他的口水吹了回来,落在他的胸口处。

“我……”他低头看着那摊口水,“艹!”随即烦躁地要将那身条纹病服脱下来,衣服撩到一半,想想自己也没有其他可换的衣服,还是算了。瞬间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晋然垂着头往回走。

他沿着甲板栏杆慢慢转到船体的右侧边,越走越觉乏力,便攀附在栏杆边,看着下面急速后退的海水……突然,眼前什么东西瞬间从头顶向下划过,海水中激起一大股浪花。顿了两秒。晋然才反应过来,那是人!

有人从上层甲板跳海了!

他立刻抬头向上望,看见了一位老熟人:黄寅,不!应该说是Ney!他满脸悲怅地望着下面,双手紧紧握着栏杆。

晋然想也不想,立刻翻过栏杆跳了下去。

在捞住那人游出海面之后,晋然才看清楚跳海人的脸,她是杨小姐。杨宇的千金,杨木木。自己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会来到这片海域。

杨木木咳嗽了几下,大口呼吸后,随即也看清了救自己的人。她先是诧异,然后说:“对不起。”

香樟山 第120章

晋然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两人被人拉上船后,Ney拿着毛巾向他们走来。杨木木好像并不像理他,而是看着晋然问:“你怎么也在这里?”

晋然还没回答,却看见Ney蛮横地用毛巾将杨木木包裹住,视若无物地擦拭着她的头发,环抱着她的肩膀离去了。

全身湿透的晋然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两人,内心升起一股怪异感。好似他透过望远镜看见天上的星星被外星人摘走了,自己想要做些什么拯救星星,眼睛挪开望远镜后,却发现身边连一个可倾诉的同伴也没有。救他们上来的人,早不知何时就已消失无踪了。

他无奈地摇摇头,将衣服裤子都脱了下来,拧出许多水,又将衣服搭挂在栏杆上。他叉腰看着这身条纹精神病服,生怕被海风吹走了。

“身材不错呀!”背后传来撇脚的中文声。

晋然转身一看,那位杀手正看着自己,嘴上啃着西瓜,汁水都滴在了甲板上。他身边还站着之前的翻译员,想必刚刚那句撇脚中文就是临时学过来的。

晋然下意识地眼光躲闪了一下,身子也不自觉缩起来,他真想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胸部或者裆部。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菊花一紧虎躯一震”!

接着,杀手走过来,晋然又后退两步,杀手看着他仰头大笑,之后脸上掠过一丝失望之色但很快消失不见。然后他将啃过的西瓜递到晋然手中,转头对着翻译者咦咦两句,跑远了。

“哥说他去给你拿衣服,请你好好享受西瓜。”翻译者说。

晋然拿着那块看着就很好吃的西瓜,考虑了一下,用手指弹了弹金政宇啃过的部分,顺带弹下一些西瓜籽,然后龇开牙齿,努力不让嘴唇碰到西瓜。啃了几口后,他使劲儿点头,真!他!妈!好吃!,接着哗啦啦几下将西瓜啃干净了,反手就将瓜皮扔进了海里。

不一会儿,金政宇回到了甲板上,抛给晋然一堆衣服。晋然接住了大的,小的却掉在了地上:两条裤衩。

晋然尴尬地呆立一秒,立刻将其捡起,塞在其他衣服下面。他看了看,是普通的t恤牛仔。还不只一套,应该是两套。

金政宇叉腰看着他。

晋然发自内心地说了句“谢谢”,想起对方听不懂,又立刻用英语重新说:“thank you!”

金政宇笑了笑,开始说话。翻译跟着说:“他说他能听懂谢谢这个词。还有,衣服是他本人的,因为目测你和他的身材差不多。”

接着,金政宇又向他走来,晋然不自觉地后退到了栏杆上。

他伸手在他脸上抓了个什么,他把那个东西移到晋然眼前,晋然一看,原来是颗西瓜籽。金政宇朝他笑了笑,将西瓜籽扔了。晋然不禁头皮一阵发麻,感觉脸都在颤。此时他的脑海里只有四个字:“菊花一紧”!

之后的航行一切顺利,无论饮食还是住行,金政宇把晋然照顾得可以说是面面俱到,令他一次次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人对自己未免也太好了,又想想他的xìng取向,晋然忍不住使劲儿摇头。

在轮船着陆的时候,晋然看到了二十几年没见过的美丽风光。眼前的景象,完全与他在船上想象的不一样,他以为目的地会是那种充满野兽dú蛇的荒岛丛林。但是,下船之后,踩在脚下的是宽阔的公路,海岸边不高的断崖之上,是长满青草的草地。草地上还有移动的白色,那是撒欢奔跑的肥羊。而另一边,不断被海水拍打的乱石上,还有一种只能在动物园才可以见到的动物:海狮。它们悠闲自得地在那里趴在那里,有几只海狮伸长了脑袋,统一看向轮船这边,像是村口的婆婆看见了打工返乡的小伙子们。

公路尽头的方向,有一座山,很像富士山。身披青白色,给人庄严圣洁的感觉。风的味道里有海,有青草还有鲜花……

晋然张大着嘴感叹眼前的世界,突然肩膀搭上了一只手,他转头一看,是金政宇。他看着远方,就像看着自己的家乡,笑了笑用中文说:“如果还是用那样的态度,在这里是生存不下去的。”说完重重在他的肩膀拍了两下。

晋然讶异于他是鹦鹉学舌了多久才咕噜说了这么长的中文句子,看着他跑向前面去做自己的组织工作,晋然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了。不知为何,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在船上的相处,金政宇是故意那般亲近,只不过是想看看自己可笑又可耻的反应。

他话里的意思自己都明白,有的人声称自己不歧视黑人,但是看见黑人就害怕,有的人声称自己不歧视同xìng恋,可是看到大街上走过两个亲昵的男xìng,立刻会叫身边的朋友也看看,并讨论半天他们谁是攻谁是受。

晋然自己也是,他在心里认为自己是不歧视任何团体的,但是身体给出了最真实的答案,他很自然地做出了排斥金政宇的行为。如果说这不是歧视,而只是不喜欢对方,不接受对方的示好。假想对方是女xìng呢?一个女孩子表示出对自己感兴趣,自己会一阵阵的掉鸡皮疙瘩吗?男生受到女孩的追求,如果女孩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就算不喜欢,也会升起一股优越感和自豪感吧,不会如此的排斥甚至说厌恶。

这就是歧视!根植在身体里的歧视!但是,动物界也是有同xìng恋的,中国古代帝王男女通吃也没什么不对,追溯到更远的西方,古希腊古罗马搞这些也根本不是事儿!甚至有传说,那个时期的成年男人要获得一个小鲜ròu的青睐才算是成功的。那么,是谁在他的身体里种植了这种天生的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