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7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措和茫然。他闭上眼睛,那些画面变得更加清楚。老叶的死,公安那边以车祸意外结案了。他没有去争辩,因为没有意义,凶手已经不知逃到哪里去了。倒是想办法给老叶争取了一个因公殉职的说法,说他是查案过程中不小心坠车的。这也是事实!

之后,他便没了关于那件事情的其他消息,也没什么可告诉晋然师兄的,他无意识地翻查起电话薄,刚一翻到师兄的电话号码,对方就来了电话。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后才接听。

“喂……”

“喂……”

“嗯。”

“呃……你看到新闻了吗?”

“嗯嗯。”王队点头。

“还有,部分家属上病院要求赔偿金。”

“院长不是说,消失的都是家属不管的病人吗?”

“是啊……”可是要钱的时候,家属就是家属了。师兄顿了顿,又说:“剩下的自由病人估计也不会再自由了,因为……病院估计会倒闭了。”

两人沉默,长叹一口气后挂了电话。

王队后来去了三个庭审案现场,一个是关于杨宇的案子,他否认了之前承认过的一些罪行。一个是关于香樟山病院院长的案子,他没有做过多的辩护,起诉过程十分顺利,连带问责的还有香樟山病院的程主任。最后一个案子,是他没有想到的,关锦年,他也被起诉了。

出法院时,一个朋友给他发来微信语音,是关于那些照片的答复。当时,在bàozhà之前,他在地下室看到的那台白色仪器。他拍下来后,发给这位博士好友询问。

“那台仪器,我查了很久,应该是一种叫做脑脊液分离器的东西。我们一般做脑检查的话就会做一个腰椎穿刺,就是老百姓所说的抽脊髓,其实抽取的不是脑髓,而是脑脊液。而这个机器呢,便是将脑脊液分离提取的一种仪器……”博士解释了一大通,他听不懂。

香樟山 第119章

杀手用韩语咦咦哇哇地说着,翻译者翻译出杀手的话。晋然的两条眉毛都快皱到了一起,还是听不懂。杀手最后拍腿说:“总之就是说……我们用这种方式可以改变男人的xìng取向!”

“那么,你也是……”晋然问。你也是被改变了xìng取向?

杀手听翻译者说完立刻摇头,“不!不!不!我是生下来就是这样啦。本来我在大韩民国军队混得很好的,因为我的xìng取向问题……你知道,军队是不允许同xìng恋存在的。”杀手撇嘴。

晋然点了点头。

“他们总想改变我们,纠正我们,还用上了‘医治’这样的词。言下之意,就是‘有病’!有病才会用‘医治’这个词。可是,讽刺的是,千百年来,他们没有改变我们,我们却找到了改变他们的方法。”

听到这话,再看着杀手的脸,晋然心里涌起一股复杂的感觉。

过了一会,“你知不知道银狮子?”杀手问。

“银狮子?”晋然摇头。

杀手继续说,翻译者小声跟着解释:“银狮子是种颜色非常淡的狮子,呈银色,因为和大多数狮子不同,所以遭到排斥。于是,它们在遥远的地方建立了只属于自己的共同体来生活。这是我从江国香织的里看来的。”

“讲的是个什么故事?”

杀手脑袋往后一缩,“你还真会抓重点。”他撇了撇嘴,“讲一个患精神病的妻子和同xìng恋的丈夫以及他的情人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他们仨相互喜欢,并不妨碍其他人。”

晋然龇开嘴,“这都行。”

“行!怎么不行?”杀手略显骄傲的样子,“我们也是一群银狮子,在遥远的孤岛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国度,幸福地生活着。”

“现在就是要去往那个国度?”晋然问。

“嗯,准确地说,是要去往我们国度的其中一个基地,16号。”说完他又补充,“新世界16号。”

“新世界16号。”晋然在口中重复,想起来偷听到Ney和张护士说过这个词。他还将此写进了最后留下的纸条上,除此之外,他还提到这些人会途经香港。“我们大概什么时候会到香港?”这是晋然最后抱着的希望了,警察看到他的纸条一定会来香港懒人,他也可以借此机会回到大陆,正常生活,而不是去往什么银狮子的新世界16号。

“你怎么知道?”杀手很讶异,“不过那是原来的计划,现在我们不经过香港码头了。”

“什么?”晋然大惊,蹭地站起来,却忘了自己头顶还有个上铺床位,脑袋狠狠地撞上了铁杆。他哦哟一声,觉得倒霉透顶。摸着脑袋,“怎么就不走香港了?”

杀手看他撞到了,很开心的样子,吃吃笑着说:“就是不走了嘛,计划改变!”

晋然依旧揉着头,满脸惊恐。金政宇本来已经准备要走了,又看了看他,继续说:“因为关律师和哈维教授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就不用途径香港,送走杨小姐了。这样的话,旅途时间可以大大缩短,要不了几天,我们就可以到达新世界16号了。”

不说还好,说完之后,晋然连死的心都有了,去!你!妈!的新世界,什么银狮子金狮子,老子是人,正常人!还要在海上航行几天,是要去南极吗?

“为什么不在车上的时候就揭穿我?”

金政宇笑了笑没回答,走了两步又回头说:“放心,以后哥们儿罩着你。”说着捶了捶自己胸口的心脏位置,还把下巴向晋然扬了扬。

接着,杀手同翻译者一起走了出去。晋然则一屁股瘫坐在床上。

这是一艘大船上的某间卧铺房,有四张床位,分上下铺,分列在小房间的两侧,中间还有一扇透明玻璃小窗,可以看见外面湛蓝的海水。

这间房里只有晋然一人。是杀手“特意”给他安排的“单人间”。反正那韩国棒子是这样讲的。但自己并不感激他。上船之后,他就好茫然,身边没有其他人可以jiāo谈,他就更加茫然。

不是说好了去香港吗?他跟着那群神经病经过几小时的货车之行,来到一处不知道是哪里的鬼地方,静谧的海港,周围一户人家都没有。如果早知道不去香港,他在那时候就应该拼命条跑了,而不是跟着队伍乖乖上船。

当时他们依次下车排队上船。在排队的时候,这个杀手就走出来,拎着自己到了这间房。说是老熟人,给他优待。

什么鬼!都是什么鬼!自己跳进自己挖的坑里了,就不该偷这身病服,就不该上货车,就不该上这艘船……晋然乱抓着自己的头发,“啊啊啊啊!”地大吼。

实在是太烦躁,晋然走出了房间,沿着走廊,他看到一间间其他格局相同的房间。但是,他再也没了好奇心,丝毫不关心其他房间到底怎样,房间内的人到底怎样。话说好奇心害死猫,他就是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