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6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应过来,“啊?”然后又“哦”一声,接着,他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小纸条,递给他。

他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四个潦草大字:“去bàozhà点”。就这四个字!简单,有效!不光字迹不同于师弟,留言的风格也不像。如果是师弟,他一定废话极多,把知道的所有都写下来。

师兄又把纸条还给院长。

院长疑惑,“警官为什么突然要看这个?”

“我以为会是我师弟留的。”语气中带着一些遗憾。

“这样啊,这个还真不是。”院长很肯定地说。

“看样子,院长您知道是谁留下的纸条?”

院长点头。接着像是陷入回忆里一般,“因为……很久之前我们也收到过这个人的纸条信息。无论字迹和语气都是一样的。”

“嗯?”

“以前……”院长顿了顿又把话匣子关上了。

“总之,这张纸条不是你师兄留下的。”院长的脑海里出现的是另一张同样字迹潦草,jiāo代简单的纸条:“找刘护士”。

去年,杨小姐刚上山来不久,就被嚣张的刘护士,现在已经不在人世的刘护士,不知为何地关进了号楼。当时,他们带领所有人把整个病院翻了一转也没找到杨小姐。就在他与程主任焦头烂额之际,门缝下,有一张纸条塞进来。

“院长,院长……”当时的程主任这样叫他。

“什么?”

程主任指向门的方向。

他们跑过去打开门,“谁?谁在外面……”

无人应答。

程主任捡起纸条,上书几个潦草的大字:“找刘护士”。

香樟山 第118章

院长想到此处,低头看看如今的这张纸,“去bàozhà点。”同样是四个字,同样的指使语气。当初他们都以为是某个不敢得罪刘护士的小姑娘举报的,现在,他有了答案,留字条的人就是:黄寅。

其实,除了这张纸条,早在昨晚bàozhà发生之时,黄寅就提醒了他们下面有人。当时bàozhà发生之后,反贪局的王队长曾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会选择在那个时候bàozhà呢?为什么不在前晚运输病人离开的时候?而是要等到昨晚?”今天警察来了,有人说zhà弹是定时的。为什么会定在那个时候。院长自己同程主任讨论了一下。最后的结论是,他们想让我们知道下面有活人。

bàozhà的效果有二:第一,当然是毁掉无名白色仪器,第二便是提示他们到bàozhà点看看,如果bàozhà一发生,自己就下去查看的话,就能看到不同于当年防空洞的地下室,自然也就会找到下面有人。至于时间为什么会选择在那个时候,案发当晚自然是不能引bào的,因为bàozhà声会吵醒熟睡中的他们。

为了以防万一,黄寅还是在自己的枕下留了一张纸条。事实证明,纸条帮了大忙。否则这些人就会被活活饿死在这里。他们早已失去了求生yù,好像一群没了脑子的木头人。

师兄背着那男人一步步跟着同事,最后好不容易爬上出口的梯子,将其jiāo给抬担架的工作人员。还没喘过气来的他,立刻被同事叫住,说是重要人物来了,赶紧到前院去。看同事的样子,就像是学生粉丝要跑去看偶像一般。

师兄被拉着,快步跑回前院,途中,竟看见院长和程主任也不不知何时从何处爬了上来,也是往前赶着。

王队将老叶的死讯告知了所有同事,当然,还有老叶的妻子。此时此刻,他的耳边还萦绕了弟妹接电话后说的第一句话:“可是……我昨天留给他的腊ròu粽子,还在冰箱……”他简直没法面对弟妹,更没法面对老叶那可爱的女儿。

听搜救队的人说,在他上山来之前,天蒙蒙亮之时,就有一波警车路过,朝香樟山病院开去,看车牌号应该是姜堰市室内的警察。

上司的行动力真是强啊,王队不禁感叹。什么是权力的力量,这就是!

此时已到正午,老叶的尸体和jeep车都已找到,同事和家属都通知了。是该下山去料理后面的事情,还是上山去看看调查进展?正在他犹豫之际,听见背后传来鸣笛声……

“师傅,挪一挪……”有人朝他吼,是后面的车要下山,但是自己的车停在此处,他们过不去。

他把头伸出窗外,回头一看,是警车,而且是樟县的警车。他立刻将车挪到右边,挪完之后却不见后面的车动。此时,车窗闪出一个人,他正是晋然的师兄,他正敲着自己的车窗,王队会意将车窗滑下。

师兄的脸略显尴尬,“那个……”他低头后才说:“搜救队那边告诉我们了,您请节哀。”他是特意过来给自己打招呼和宽慰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话要说吧,很难想象,几天前,自己和下属还对这个年轻警察和他的师弟拳打脚踢。

他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那个,你们这么快就要下山了。”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他虚着眼睛说。

这次轮着师兄点头,“是啊,市里面接手了。我们就……”

“嗯。”

双方都尴尬一阵,最后,师兄说:“我想,以后我们樟县大概是不会有这件案子的消息了,王队您的信息比我们广。如果,您那边有这个案子的最新进展,或者有晋然的消息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下。”

王队欣然答应,最后两人jiāo换了电话号码。

师兄下山后向局里请了几天假,同事们也知道他与晋然的关系最好。他来到晋然的家门口,从地毯下熟悉的位置摸出钥匙。打开门,屋内依旧一片狼藉。当时他看到纸条,那小子居然让自己帮他收拾屋子,他笑着将那张纸条收起来,“靠!”自己收拾去吧,小子。

而现在……那小子不知所踪。而这则消息,好像不用告诉其他什么人了。他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从小一个人艰苦长大的小子,你倒是回来啊,师兄会替你将屋子收拾干净。你小子倒是回来请师兄吃顿饭,我不能白白帮你打扫啊。师兄一边捡起那些垃圾,一边在心里默念。

王队听说上司请求各方调动了相当大的警力,无论jiāo通部、刑事部、特警都卯足了劲儿要抓捕那批货车。但是最后查到香港,甚至调动了特区的警力,最后却一无所获。

上司质疑他的情报说目的地是香港,是怎么来的。在被训斥一顿后,那件案子便不了了之了。

一个月后,他在网页上看到一则关于樟县的新闻,大致内容是:香樟山精神病院院长侵吞公款,对病院大楼偷工减料。5月31日,病院两栋大楼突然坍塌,导致4人死亡,23人受伤。王队盯着手机屏幕,忍不住吃吃发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死亡4人……”笑完之后,他心中又升起一股对晋然的愧疚,与此同时,老叶的脸也浮现出来。接着便是他葬礼上的一些画面,弟妹的崩溃,老叶女儿的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