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5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王队也不知自己呆立了多久,看见搜救人员带着一个满头是血的男人上来了,那些血都干了,贴在他的脸和额头上,他几乎不能认出那就是老叶。他手足无措地看着搜救人员将老叶……老叶的尸体,放在地上。接着用一块白布盖上了。

“车还要吊上来吗?……啊?车要吊上来吗?”旁边的人问。

听语气,好像对方已经问了他很多次了,王队脱口而出,“要!”

“车已经不成样了,吊上来……”他想说吊上来也是一堆废铁。

“车一定要捞上来,警察那边还需要做些取证。”

那人发出不理解的表情,小声嘀咕,“不就是开车失误坠崖咯?”

好在王队根本没听见,他的双腿慢慢失去了支撑他的力量,不知怎地就跪在了白布之前。

香樟山 第117章

师兄从晋然的车里回到精神病院内,此时天色尚早,不到五点。他心想,无论是病院的工作人员或是留宿在此的同事,应该都还在休息。毕竟昨晚的调查还是进行地比较晚了。

但回到院内,就觉得氛围不对,再往里走,慢慢就传来嘈杂的人声。沸沸扬扬,许多人在忙碌的样子。

声音是从后院传来的,应该就是昨日的bàozhà点位置吧。师兄快速奔到那里,看见许多人抬着担架床来来往往,却又不集中于bàozhà点,却是从4、5号楼的后边进进出出。担架上抬着些人,奇怪的是,他们身上都没有外伤,却又全部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可能他们全是老人的缘故,师兄才稍觉合理。

不过,这些半死不活的老人是从哪里抬出来的?

师兄顺着人群一直往前冲,一路过去,才发现,后面还有三栋病房楼,分别写着7、8、9号楼。抬担架的人似乎就从那里过来,他加快脚步跟上去,进到位于中间的8号楼。却发现,他们是从不同的房间出来。他走进其中一间房,看到他的一个同事背着一位老人,从房间的地板下钻上来,旁边准备着担架的人迅速接过老人,将其抬走了。

他叫住那位同事,“怎么回事?”

同事喘着粗气,“你去哪儿了?”说着又向他招手,“快快!来帮忙!院里的男医生少,我们都在帮忙,你跑哪儿去了?”接着,他又钻下地板去了。

“怎么回事儿啊?”

“跟我来,下去就知道了。”

师兄疑惑地顺着同事消失的地方向下望,看见一架铁皮阶梯延伸下去,他也跟着踩下去。落地之后,跟着同事七拐八绕,来到一个很大很大的地下室。他不禁张大了嘴,“哇……”

同事在前面走得很快,师兄左右环顾着,要小跑几步才能跟紧同事。

“这上面,有很多个像我们刚刚下来的出入口。”同事一面快步走着,一面手指头顶介绍。

一路上,又有一个个背着老人的男医生或者警察向不同的出口走去。直行了一段路后,师兄看见前面出现了一道铁栅栏,同事看他有些诧异,说:“你向后面看。”

师兄转头,果然,他看见后面的远处也有铁栅栏。

由于下面灯光太暗,之前他都没注意到,此时经过同事的提示,师兄仔细打量才看到身后密密麻麻的黑铁栏杆。而黑栏杆之后的地区,好似什么挡住了视线,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尽头。他猜测那块地方应该就是bàozhà导致地下室坍塌的地方。这么说的话,这下面就是一大片连贯的地下室,真的是超级大。

“好像就是用这些铁栏杆把人关起来,现在只剩下所谓的第四区的人还在。”

“第四区?”

“一个被救出来的病人说的,他说他们那里是第四区。这整个地下室,的确是被分成了四大块,就像一个扁平的‘目’字。”同事指着面前横着的铁栏杆,“前面这块,就是他们说的第四区,里面全是奄奄一息的老人。单是这些人,目测都不下100人。”

“可是院长昨天说,院里一共失踪了98人。”

“很明显,那老头说谎了。”他将手一扬,“看看!这么大的地下室。”师兄看到,一排排一列列的空床还摆放着。

师兄点点头,又想起怀里那张晋然留下的纸条,是昨日那位反贪局的王队长jiāo给自己的。上面写着晋然最后的话,他说他看到了几十辆货车在运走这家病院的病人。几十辆货车!怎么可能就失踪了98人?现在看看这地下室的面积,还真是需要几十辆货车!

“这件事情大咯!”身旁的同事感叹道,“张队天没亮就开车下山赶回去了,市里的领导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到时候,应该会全部移jiāo给市里的警察,就不关我们事咯。”

“怎么天还没亮突然就发现这个地下室呢?”师兄问。

“是院长发现的,他三点左右就把我们叫醒了。”

同事咂咂嘴,继续说:“院长说昨日发生bàozhà后,他们就讨论过这里原本就存在的防空洞问题。这个地下室,原本是两个防空洞,不知何时,被打通了,从那边延伸到那边。”同事指指前面,又指指后面,像个幼稚鬼。

他继续解释,“昨晚呢,院长睡不着,才发现自己的枕下放着一张纸条,说是提醒他前往bàozhà点看看。他才发现了这个地下室,一路走过来,他看着和以前的防空洞不一样了,觉得很蹊跷,越走越远,才发现这下面呐,原来还有许多病人。”

他们一路说着,很快来到第四区内,里面许多的简陋床位,有的还躺着老人,有的已经空出。

院长和程主任也都在,他们的眼睛充满血丝,都像是没睡觉的样子。

程主任在一个床位前,突然惊呼:“这……这不是刘护士的老公吗?”

院长见罢也奔过去,“还真是!”

“苍老了好多……”程主任低头朝那躺着的男人说话:“你还认得我吗?”

躺着的人半翻着眼睛,并不做回应。

院长长叹一口气,“先把他救出去再说吧。”接着做出招人来抬走的姿势。

就在此时,师兄感到肩膀有股力量推向自己,他一个趔趄扑到院长身前,他转身看看推他的同事,他已经跑向另一张床位前,准备背起一个大概只有八十斤的老太婆。

院长看师兄主动扑过来,“啊,辛苦了。”

师兄尴尬一笑,看看床上的男人,好家伙,起码一米八的一个壮汉,虽说满脸都写着衰弱,可他这身骨架子,再瘦弱也有120以上吧。师兄吞了吞口水,咬咬牙,缓缓蹲下来……

“啊!等一等,等等……”师兄此时想起刚刚同事说的纸条,他很想看看,院长所得的那张,是不是也是师弟晋然留下的,如果是的话,他想珍藏起来。

“院长,冒昧问一句,我可以看一看,你昨晚得到的那张纸条吗?”

院长一时没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