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4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么静静坐着,车外的大树,被风吹得呼呼响。

回到市里,已经是深夜,王队向上司的秘书打听了他的去向,说是应该还在某家酒楼吃饭。正当他要赶去酒楼,秘书又急急忙忙来电说,上司回到了办公室。

王队长又调转车头,向上司的办公室驶去。来到办公室外,秘书很快迎出来,想必在他来之前,秘书就已经告诉上司他要来了。

秘书脸上的颜色并不好看,想想也是,那人应酬到这么晚还要回到办公室来,秘书无奈地也只好跟着加班,上司不让她先走,她就得一直在外面陪着。秘书麻木地告诉他可以进去。

他轻声地“喔”了一声,然后深吸一口气。毕竟,进去之后,还得卑躬屈膝。

秘书帮他打开门,站在一旁请他进去,王队踏步走进去,扑面而来的酒气,即使距离那么远,还是能闻到。

“你先回去吧。”满身酒气的人对秘书说道。

“好的。”秘书高兴地替他把门关上退出了。

里面精致的皮沙发,低调而质量上乘的办公桌,上司就坐在那里。他明明知道是自己进来了,却也不抬头。当然,也不会请自己坐下。他得先听听自己要说什么,如果是有利于他的好消息,他会笑呵呵的抬手,“呵呵……小王,先坐,坐下说。”接着,秘书会给他端来茶水。(今天肯定是没茶了,秘书都走了。)但如果是废话、对他而言毫不关心的消息,他便左右言他,或是训斥他几句,脸色沉下来,让客人自己也知道该走了。

第116章

王队默默深呼吸了一下,他想,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说服上司行动。就算是为了老叶!

他站着,看着他伏案不动的头顶,眼睛不知在看什么文件。

王队就像小学生念书一般,不带任何感情地,将香樟山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出来。之后,他便默不作声,静静等待对方的反应。

上司听了并不高兴,也丝毫不对那些消失的精神病人感兴趣,更不用说要抬手请他入座了。

“所以呢……”许久,上司才问了这么一句,可是头依旧低着,翻阅着文件。

“我想,可以马上派人手追查这些货车车辆。”

一听这话,拿着笔的上司立刻将文件关闭,抬起头来审视着他。“我们反贪局去向上面申请派人?”上司满口的嘲讽,“别人问,抓谁?”

上司将笔啪地拍在桌上,自问自答,“抓精神病!”接着大笑两声,“小王,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

王队知道上司接下来想告诉他什么,无非又是些他们反贪局的职责是什么之类的话,但他不想听,直接打断说:“可是老叶因为追查这件案子死了!”王队的嘴唇颤抖着,他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努力抑制自己的激愤。他知道,即使车辆打捞上来,老叶也是凶多吉少。

上司抿了抿嘴,“哪个老叶?”

“我的下属。”

“你们监视组的跑到精神病院干什么?”

上司这话,像是在说老叶自作自受。王队的喉咙像是塞了一块石头,肺部也鼓胀了一般,他紧咬后槽牙,不说话。

“这种事情jiāo给公安就好了,你要是不甘心,可以亲自到那边找老秦帮忙。”老秦是检察院刑事部的部长。

“可是时间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上司重新拾起笔,又翻开文件。

“今天凌晨,运输的车辆就出发了,到现在为止已经行进了一天了,再不行动,就很难追查了。”

上司还是不关心。

气急败坏而又隐忍的王队忘了一个关键点,此时突然想起来,立刻道:“杨宇的独女杨木木也在运输车之中!”

此话一出,上司立刻站了起来。他怒视着王队,像是在问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但他没说出口,这样或许显得他很丢份儿!他咬了咬牙急切地问:“还有其他什么线索?”

“车队会去香港!”这是他唯一知道的。

“知道走哪条线吗?”

“不清楚,但是一定会去香港。这是一个一直在调查这件事的警察留下的线索。”

“香港?”上司略微想了想。

王队知道他在想什么,赶紧说:“从姜堰市到香港,一天是到不了的,如果马上展开行动,申请向深圳那边的警力帮忙,应该还来得及。”

“好!你先去忙。”说着,上司已经提起了座机的电话,“对了,好好安慰安慰你下属的家人。”

正踏步向办公室门口走去的王队一听,转身来点了点头。在关上门之时,他听见上司对着电话叫出了一个政治大人物的名字,那是中央纪委的一个重要官员。至此,他丝毫不担心,追不回那批货车了。

5月的最后一天,天刚蒙蒙亮,王队在车里睁开眼睛,一眼看见头上的车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两秒钟后,脑海中浮现出昨日得到的所有信息,老叶的脸和晋然的脸瞬间闪现在他眼前,他坐起来,看见窗外写着香樟山入口的指示牌,那个大大的方向箭头将他拉回现实。

由于自己的过失,他的下属或已不在人世,被他囚禁的小警察随着许多精神病人一起消失了,一切情况都十分不好。

然而这些都是真的!

昨日,他连夜赶回市里向上司汇报了情况,上司在听到杨小姐也在消失之列后,终于决定行动。

出了上司的办公室后,也不知道是自己在逃避,还是破案心切。按理,他应该去到老叶的家,通知老叶的妻子才是。但他好似掏光所有的勇气,也没法拨打那个电话,更无法去到老叶的家中。他又立刻向樟县的方向驶去。“等搜救队的把车和人都找出来后,再告诉弟妹吧。”他这样告诉自己。

到达香樟山脚下的上山入口处时,他实在是很困了,便仰躺在驾驶座上睡着了。

同样在车内醒来的,还有晋然的师兄。昨日同他一起找到晋然车子的同事早已不知去向,他打开车门,在后视镜中看见自己那双又红又肿的眼睛。然后默默走出树林,向病院的大铁门方向走去。

王队驾着自己的车,重新盘旋上山回到昨日他痛哭的地方,搜救队的人看样子是忙活了一晚上。他下车后默默站在一旁看他们忙活,就那么一直静静等待,不时有工作人员和他搭一句话,他只是简单回复一句,眼睛就直勾勾看着山崖下了。

一直等到太阳已经有些晒人了,下面传来消息说,找到坠毁车辆了。

上面的人震了震,问:“需要叫救护车吗?”

听到这个提问,在一旁的王队连呼吸都凝住了,他紧张地等待回复。

“不需要……”

收到回复的人小心翼翼转头看了看王队,看他两眼的期待瞬间化作死灰,整个人的灵魂仿佛也被掏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