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3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来的呼救声一般。

他担心这下面再发生塌陷,也急着赶下山去,胡乱照了照整个地下室的环境,便按照原路,重新爬回了黄寅的房间。

王队又在房间查看一阵,除了装在自己兜里的晋然的纸张,没有再发现其他什么重要物件,便走出了1号楼。此时,办公室方向的楼里,出现了身穿制服的警察。他见罢,也朝那边走去。

看样子院长与那些警察已经很熟了,想必是之前的凶杀案打过jiāo道。

“失踪了多少人?”警察问。

“98人。”院长回答完看了看王队。

听到这个数据,王队心中一震,真没想到他们会谎报到100人以下。他不打算庇护他们,但也不想就在此刻拆穿,他走向一个院长叫他张队长的人,应该是警察中领头的人。王队走过去,拿出证件向那人简单自我介绍一番后,立刻问:“搜救队的到了吗?”

“是同僚啊,你好,我姓张,是队长……”

这人像是还有心情寒暄,王队长不想理,那人咂咂嘴,回答说:“他们已经在你放路锥的地方展开搜救了,可是你也知道,天黑了,加上悬崖峭壁的,可能一时半会儿很难连人带车找上来。”

王队点了点头,又扫了扫其他的警员,他有些讶异,怎么就来了这几个人,“你们……都是樟县的警察?”

“是。”

“这个事情很严重,还没报告给市里吗?”

“呃……呵呵,我们先看看情况,等了解清楚了,再向上面汇报,到时候也好说。”

“时间来不及了,必须马上组织警力,开会拟定方案,要不然那伙人就跑远了,追查难度也会增加。”

“对对对!”对方敷衍着。

王队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自觉深呼吸一下,“还有……方才后面发生了bàozhà,需要取证。”

“bàozhà?”

“是的。另外……我想你们需要找到一辆车,所属人应该是你们的同事,一个叫做晋然的警察……”他还没说完,突然蹿出一个小伙子,王队顿觉面熟,小伙子很紧张地接过话:

“晋然?……”

王队立刻想起来了,这人就是晋然的师兄,与此同时,对方也立刻认出了他,脸上马上带了一份仇意。方才他想问自己的问题也生生噎了回去。

双方都像被按住了暂停键,隔了几秒,王队主动说:“前几天的事情,是我的不对!”他点着头,最后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第115章

师兄暗暗咬了咬牙齿,没打算回应,一旁的张队长倒出来接受道歉,“呵呵……没事没事!”

王队在心中说了句:“神经!”

师兄也翻了个白眼,随后脸上的狠意又变作了担心,他最后还是开口了,“刚刚我听你说到晋然,又说找车,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很有可能随着消失的病人一起……失踪了!”

“什么?”师兄都快哭了一样,张大了嘴,连接下来还要问什么都不知道了。

王队看着他的样子,想起那日在晋然的家里,面前的这位年轻人是多么地在乎他师弟的安危。他心中的歉意又加深了几分,他从兜里掏出那张纸,打开来递给师兄,“你看看,是不是晋然的字迹。”

呆立的师兄一看字迹,立刻点头,“是是是!”他快速读起来,一边看,一边念叨着,“他这个傻子!总是这样!他这个傻子!”

看完信,师兄茫然地将纸还给王队。

“你收着吧。还有,我想你们应该马上报告市里,抓紧时间追查,晋然说车辆队伍会到香港,不妨就按照去香港的路线来实施追捕行动。”

“是是!”张队长敷衍着点头。

师兄将那张纸折叠起来,“其实我知道他上香樟山了,我该第一时间就跟上来的。”

王队发出疑惑的表情。

“他在家里给我也留了一张纸条,”说着他将另一张纸条拿出来,“这是昨晚我去他家看到的。”

王队接过来,字迹和之前他发现的那张纸条一模一样,上面写着:“师兄,我已经逃出来了,不用担心我。我的东西还在反贪局的人手里,有空帮我要回来。哦对了,你看到纸条的时候,顺便帮我打扫一下房间吧。我先去香樟山一趟,详细情况,等我回来再说。”王队心想,他的东西都在老叶那里,而老叶……坠落山崖,生死未卜。

“当时我还长舒了一口气,说他从你们那儿出来了,我就放心了。没想到……其实,他跟我说过,说这家病院非常奇怪,说这里有什么大yīn谋,我都没当回事儿!精神病院当然会很奇怪啊!都怪我太大意了!我应该看到纸条就追上来的。”

王队却在心里反驳,好在你没有跟着追上来,说不定,会落得和老叶一样的境地。

“晋然是昨天傍晚从我们那里逃出去的,后来老叶一路追踪,在上山的入口看到了晋然的车。老叶最后一次向我汇报说,他跟着晋然的车上了山,后来就再也没有了回信。我以为……只是因为山上没了手机信号。”说完他长叹一口气,眼睛看着地面,继续说:“今天我发现路口有坠车的痕迹,但应该只有一辆。但是山上除了院里的车辆,没有再发现其他车辆。现在需要找到另一辆车,确定坠崖的是我的兄弟老叶,还是你的师弟晋然。”

许久之后,师兄轻轻“嗯”了一声。带着一个同事,立刻就去找车。其他的警察问询了大致情况,也拿到了程主任赶出来的失踪名单,便去了后院4、5号楼的bàozhà点。

而王队长则是快速驱车下山,他要将运走精神病人的去向告诉上司,这边樟县警察的动作太慢,等他们通知到市里,市里再组织警力行动的话,就来不及了。

夜色越来越晚,警察们忙活一阵,连突破口也没找到,商议说是下山回家还是就在山上休息一晚,讨论到最后,一部分人下山,明早去局里汇报,一部人留下来,继续第二天的勘察。

师兄一直在找车,山上虽说大,但是道路只一条通向山下。可以十分肯定路上没有停放车辆,院内也没有,最后他把目标锁定在枫林大道旁的树林之中。

果然,在深夜12点左右,他找到了一辆破旧的二手车,师兄一眼认出了,“这就是晋然的车。”他从车尾走向车头,一路抚摸车身,“他的生活一直很枯燥,不打游戏,不泡妞,也不讲究吃饭,兢兢业业破案。这是他最大的一笔开销,花了几万块买了辆二手车,也是为了做搜查时能方便些。”

他向另一个同事碎碎念,然后在旁边找到一块大石头,砸碎玻璃,打开车门。两人坐进去,自说自话,说晋然的过去,说他如何很小就失去了爸爸,如何一个人长大,如何不容易考上警校。说着说着……两人突然沉默了,就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