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2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中一定充满蹊跷。并且与他们昨晚的计划有关,他们常年累月地做着什么,才会留下那条印记。

查看完房间的大致情况后,他很快又忍不住思考司机的路线,始终觉得不对劲,便顺着那条枯黄的草地路线,拐到5号楼建筑的一端。果然看到了一个不同于其他房间的屋子,里面没有床位,门外牌子上写的是杂物间。他走进后发现房屋中除了放置着许多杂物之外,地板上翘着一块木板,他扯掉木板,向下仔细一看,木板空出的地方下别有洞天,有一架铁皮梯子延伸下去。

“原来下面还有一间房。”当时的王队踩着铁皮梯子下去之后,只是这样想。要是他提前知道下面有防空洞的话,当时他会再找找看,那间房子会不会通向其他地方。当时他看到的情况是,下面是一个封闭的大房间,房间的条件极其好,干净整洁,打开所有的灯后,明亮宽敞,简直像是实验室。不!应该说,就是一间实验室。因为,其正中间,放着一台很大的洁白的仪器。他一个搞搜查工作的,还真没见过这种高科技的东西,仪器上也没写中文名称。他当时就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但除了那台仪器之外,也找不到其他什么资料、文件之类的有效物品。想必,在那群人消失之前,就将可以消灭的一切消灭了吧,这台仪器,他们搬不走所以才留着。

王队在那间房里转来转去毫无收获,突然,他灵光一闪,既然这里有这么不一样的东西,这还只是顺着司机的路线来找到的。那么,黄寅的房间呢?他想起刚刚进去他的房间,怪异的椅子,绳子,还有被他踩到的毛巾,还有地板的颜色,就与这上面那间房里撬起的地板无异。会不会?黄寅的房间有更多的值得搜查的证据?

他赶紧爬上去,离开了五号楼。所幸当时的自己,立刻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否则,此时此刻,他估计与那台白色仪器一般,bàozhà发生后直接变成碎渣。

当他回到黄寅的房间,在他刚刚拿起那条毛巾之时,便传来了bàozhà声,透过黄寅房间的窗户,他看得很清楚,从建筑物的毁坏程度来看,一共有两个bàozhà点,分别在4号楼的侧面,和5号楼的侧面。5号楼的位置,他十分肯定,就是那台仪器的地方。想必,唯一剩下的东西:白色仪器。也被毁灭了!

可是,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bàozhà呢?

为什么不在离开的时候?而是要等到现在?

bàozhà发生后,他并没有像程主任院长众人一样,立刻跑来这里。因为,他看见了真正重要的东西:毛巾内藏着的纸张。

那是那位被他囚禁的晋然警察留下的,他写下了他知道的所有东西,用极其细小的字体写在纸上,用毛巾包裹着。他拿起毛巾时,纸张掉落下来还被他踩了一脚,好在并没有抹花那些小字:

“我是晋然,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请相信我下面写的每一个字:

第114章

“我是樟县的警察,现在是5月30日的凌晨。我追查到此处,看到了几十辆货车在运走这家病院的病人。主要策划人便是住在这间房的人,他不叫黄寅,真名叫做Ney!是真黄寅生前的爱人,他本人应该已经死了。在黄寅死去之后,Ney便一直用他的身份潜伏在这家病院。虽然我还不知道他们要将病人们运去何处,做什么。但是,这是一起有组织有计划的yīn谋,虽然具体目的地还不清楚,好像是个叫做新世界16号的地方,但是车队一定会途经香港。另外,关于背后的主使者,最大的嫌疑者是关锦年和他的美国同学哈维教授。这个组织,团体庞大,经济雄厚,人员众多,来自全球各地,他们持有qiāng支武器,需要格外小心。另外,这间房下有地下室,我将下去,悄悄潜伏其中,装作病人上他们的货车。地下室的入口,就在你脚下的地板,在靠近桌子腿儿的地方,仔细观察地板缝隙,你会找到答案。请帮我告诉警方,如果将来,收到某人奇怪的信息,请不要将此当做恶作剧,那一定是我在发回信息!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王队大致把他的经历的用简短的话说给院长,“照你说的,我们踩在脚下的地方,是没有防空洞的,可是,晋然却说,黄寅房间的下面,就有地下室。”他拿起那张写着晋然字迹的纸。

“怎么可能!”

“这样说,晋然警官也随同那群人消失了。”

“他说他会跟着那群人上车,如果顺利的话,他混进去了,并跟着那群人去到了某个地方,说不定警方还能收到他的消息。如果不顺利的话,或许,晋然警官已经……遭遇不测!”

大家纷纷摇头叹息,王队还是仍不住把自己心中的疑问吐出来,“可是,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bàozhà呢?为什么不在昨晚离开的时候?而是要等到现在?”

正说着,听见了警车鸣笛的声音,一路传来,院长和程主任等相互看了几眼,最后都把目光投向王队长。

“是,我下山报的警,该来了。”

院长等人深吸一口气。

他立刻指挥,“你们……跟着程主任,去把数据对一对,出一份失踪人员名单。”接着又指其他人,“你们……跟着我出去见警察,都不要乱说话。”

众人听着连连点头,跟着分成两拨人,向不同方向走去。还拿着纸张站在原地的王队长看着他们离去,“如果……给大家和病院带来了麻烦,我深表歉意。”

众人回头看了看他,毕竟灯光昏暗,也不知他们是用怎样的表情看自己。所有人拐过食堂后院,不见了。

王队长呆立一会儿,重新向黄寅房间的窗户走去。他从窗户翻身进去,按照纸张上的指示,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脚下的地板,果然……有一大块的缝隙都和别处不同。他摸索一阵,顺利抠起了那块木板,又看到了和5号楼房间一模一样的铁皮梯子。

他用手机电筒向下照,以为会像之前一样看到一间实验室,但并没有。下面是泥巴地,不干净也不整洁,也不宽敞。他慢慢爬下去,来到一处狭窄的拐角,漆黑一片,他用手电上下左右照shè,也没看到照明设置,沿着墙壁也没发现灯的开关。拐过转角之后,王队长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偌大的地下室或者说防空洞,却没想到,只走了几步,在手机亮光的照shè下,只见前方碎石乱泥塌了一片。

“想必是方才的bàozhà导致了这下面的坍塌。”王队在心里猜测。

他站在离坍塌三米开外的地方,用手机电筒从左到右把地下室的顶上及四周照了照,挖掘的表面粗糙,没有镶嵌任何石块砖瓦,就像用啃石头的机器胡乱啃了一大块地方出来。同他印象中那些挖掘精致的防空洞不一样,简直就像个万人坑。想到万人坑时,他后脑勺一个激灵,像是听到了从远处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