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_第10章

小说:究竟,我在哪里见过你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6 21:09:28

项庞大的工作,加上又要保密,进度相当缓慢。

一个个人问下来,眼见落日就要下山,一点头绪都没有,没有人见过杨木木,好像她根本没有出现过。

医院的工作人员分为两队,一队是张护士的人,一队是刘护士的人。张护士资格老练,人品好,善良负责,工作服人心,听她话的人更多。而刘护士呢,脾气大,跋扈,但是也是香樟山的老人了,二来,她与程主任有些特殊的关系,于是人人怕她。

杨木木失踪那日,见过她的人大多以为她是医生,不是病人。知道她是病人的,刘护士提前打了招呼,不让她们jiāo代半句。加之,知道的那几个护士,也怕自己担责任,毕竟是她们几个把杨木木送进去的,要是怪罪下来,刘护士有程主任那层关系护着,肯定是安安稳稳的,她们几个就完了。

所以,程主任打探一日,毫无所获。

程主任急得挠头,“一个人明明上了山的,怎么会一个人都没见过呢?”

眼见着天色暗下来,程主任正与院长商议。Harvey教授与黄寅进来。

Harvey教授说,“院长,关律师与我是同学,ofPrionUy,普林斯顿大学。我们虽然不是一个major,但是我们是很好的friend朋友。我听说,他有一个很疼爱的侄女在香樟山度假,我在美国见过那个女孩,soabeautifulgirl!她在哪里,我们可以一起吃顿晚餐?”

院长正不知如何回答,黄寅却问了一句,“教授您认识杨小姐?”

“是的,我和她爸爸还有叔叔是多年的好朋友了。院长,杨小姐住在哪里呢?”

好在黄寅的问题拖了一些时间给他编借口,院长答道:“这件事情我今天一大早就去和杨小姐说过,本来是要安排和教授您一起吃午餐的。可惜杨小姐进来香樟山后,水土不服,不知您懂不懂水土不服的意思,她今日身体很不舒服。所以……”

“really?那我需要去看看她的。”

程主任摆手,“教授,杨小姐今晚已经休息了,我们现在去打扰……”

“yeah,yeah……”教授点头。“yht,她需要休息。那我们明天再去找她吧。”

教授和黄寅走后,院长与程主任陷入了更深的焦虑之中。商议半天,毫无对策。

“无论如何,明天太阳落下山之前,你必须把人给我找到!”院长怒吼!

就在这时,程主任看见门缝下,有一张纸条塞进来。

“院长,院长……”

“什么?”

程主任指向门的方向。

他们跑过去打开门,“谁?谁在外面……”

无人应答。

程主任捡起纸条,上书几个潦草的大字:“找刘护士”。

第10章

“可能是哪个小护士塞的。”程主任说道,他大致猜出是小护士们都怕刘姐,所以调查的时候才没有问出。这个刘护士,仗着自己的身份,已经不止一次这样目中无人了。

“管它是谁塞进来的,把刘护士请来吧!”院长声音里有些不悦,他也知道这其中有程主任的关系,才会导致有人只有通过塞纸条才敢传递消息。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刘护士走进来,倒是神色不改。

“杨小姐在哪儿?”

“杨小姐?哪个杨小姐?我不认识。”

程主任又把杨木木的面貌描述了一遍。院长咬紧牙齿,眉头紧锁,恶狠狠盯着刘护士。

刘护士也有些怕了,假装回忆的样子,慢吞吞地说道,“唉呀,想起来了……那个女孩儿啊?那天她送黄寅来医务室包扎。黄寅被张护士放的人打了嘛,不知道病情就瞎放人……”

院长怒拍桌子,“后来呢?后来你把杨小姐怎么了?”

刘护士吓了一下,“后来……后来我包扎好了,她和黄寅就走了啊。”她摆弄指甲说道。

“院长,我们要把黄寅叫来吗?”程主任问。

“不行,黄寅现在和教授在一起,不能惊动教授。”他恶狠狠盯着刘护士,“我不管那天发生了什么,我再问一次!你把杨小姐怎么了?”

刘护士还是怕的,心里不停盘算,补上一句,“好像……我看见她出了医务室就被几个小护士拦住了,把她们叫来问问就知道了。”

程主任深吸一口气,“好,把那天的几个护士叫过来。”他知道,不是那几个小护士的主意,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就如那张纸条写的,是她刘护士安排人把杨木木关了起来。

当天的几个小护士战战兢兢来到办公室,大致也知道是那件事情,夹在刘护士与院长之间,又不敢说出实情,又不敢不jiāo代,正不知如何是好。

众人支支吾吾许久,其中一个聪明的说道,“当天有人举报病人偷穿医生衣服,我们才抓了杨小姐,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加上当时她奋力反抗,确实像精神不正常的病人。”

这话漏洞很多,但是院长给程主任面子,也不继续问下去,现在他只想找到杨木木,其他的都不重要。

偏偏刘护士还呲牙咧嘴问一句,“谁给你们举报说杨小姐偷穿医生衣服的?是不是张姐那边儿的新人不懂事啊?”

几个小护士张着鼻孔,把气吞在肚里,“忘了是谁!”

程主任实在看不下去,“够了!这不重要,杨小姐被关在哪,马上带我们去把她接出来。”

屋外已是漆黑一片,今夜也没有月光。一行人点着电筒来到8号楼外,6、7、8楼的外面都没有安装路灯,在整个病院最偏远荒芜的地儿。

院长仰望这片黑漆漆的楼,它还没有粉刷,就像城里郊区的清水房,墙壁只是水泥,不知道屋内是什么情况,他身为院长几乎从来没有进过一级病人的病房。走进漆黑的楼梯,扬起的灰尘使他咳嗽,刺鼻的腐臭味令他窒息,他现在满脑门儿都是冷汗,杨小姐在这样的环境可还好?就算安安全全的,她那么金贵的人,怎受得了这样的屈辱?她会在杨总面前怎么说?

饭菜已经送来很久了,杨木木还是不肯动,墙上的月牙已经有六颗了。

“第四颗的那晚,黄寅来的,两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肚子在咕噜咕噜叫,杨木木摸摸肚子,看门后角落的那盆饭,“不!坚决不吃,黄寅马上就来救我了。”

可是好饿,她倒下,躺床上,“那晚我会不会是做梦啊?”她坐起,“对啊!我他妈不会是在做梦吧?他怎么会来这儿呢?他哪儿来的钥匙啊?我猪脑子?”她敲头,大声喊:“杨木木,你他娘的什么时候了,还在犯花痴,做春梦也不会挑时候的呀?”

她屁颠儿颠儿走到门后,端起那盆饭菜,盘腿坐到床上,“娘的,还是得吃!”她大把大把抓起饭菜往嘴里送,吃得满嘴都是,可香了,人啊就是贱,饿得慌了,什么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