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9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中,他就被幻阵送了出来,却少有几人注意到洛凡离开幻阵与他人略有不同。

他是被送出来的,而他人是被弹出来的,虽然,这个送与弹并不好严格区分。

洛凡一离开幻阵,就立刻端坐在地下,这一刻他内心一片祥和,长久以来内心的煎熬就此消失,他这才是真正经历了幻阵,度过了心魔,从此之后神识修炼一路平坦安康。

接下来是御兽宗的孙长久,他也是面带微笑,一离开幻阵就就地打坐,向来在幻阵中他也解决了困扰颇深的问题,然后是yào王谷的小女修,她一直在做着炼丹的动作,离开幻阵后嘴里还念念有词,很快也沉浸在感悟中。

一个个修士被幻阵送了出来,直到幻阵内仅余一人。

简若尘。

幻象内,父母蒙难的一幕早就过去了,简若尘的内心却没有得到任何解脱,她清楚地认知到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象,是早已经消逝的,时光不会倒流,一切都不可能回到初始,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挽回。

父母的蒙难,是她心头的刺,她能理智清醒地明白,哪怕她已经亲手报了大仇,可永远也不会对之释然,忘却。

这,并非问心幻阵所要达到的目的,问心问心,就是拷问幻境内修士的内心,或者醒悟,或者坚守,或者迷失,而这幻阵内生出的一切,在简若尘的眼里一直就是幻象,她既没有迷失,也没有从中醒悟什么,就如一个局外人一般清醒。

这是任何人在幻阵内都不曾遇到的。

无法问心,幻阵就再无任何作用,渐渐的,简若尘的周围重新成为黑黝黝灰蒙蒙的,她就端坐在黑暗中,而黑暗,正可以让她沉思。

过去的永远都过去了,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弥补,所以最重要的是做好当下,不再犯相同的错误。

十二年的总裁生涯,已经将简若尘的心智锻炼得无比坚韧,这也是问心幻阵为何只接受练气期和筑基期修士的道理,只因为进入到结丹期之后的修士必定阅历颇深了,心智也锻炼坚韧了,问心幻阵就难以拷问其内心了。

幻阵对简若尘失去了功效,她坐在黑暗中,如同局外人一般,她能看到自己的过去,可过去正在一点点远去,她并不懊悔过去的离开,也不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心存侥幸。

渐渐眼前重新黑暗,任何幻象都不再出现,内心就一片安宁,安宁得几乎要入定般。

无所事事之下,灵力蠢蠢yù动,修炼已经成为她穿越之后的常态,大约,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问心幻阵内修炼的修士,不是在幻阵的幻象中修炼,而是真真正正地修炼。

灵力流转间,周围的黑暗忽然消退,露出石林,简若尘诧异地停止修炼,观看着石林内的一切,端坐的她被石林挡住了视线,无法看到幻阵中的一切,她干脆就站起来,踱了出来。

山腰上围观的人惊呆了,从来没有人可以在幻阵内自行移动的,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简若尘在幻阵内走了一圈,眼珠和头随着简若尘身体的移动而移动。

所有人看得都是分明的,简若尘不是迷失在幻阵中,她是清醒的,清醒着在问心幻阵内移动。

然后,就在寂静和目瞪口呆中,简若尘抬头环视山腰,她的面色平和,视线波澜不惊,好像做的事情极为简单、平常,然后,她仿佛看到了山腰环视的所有人,接着将视线移到阵法外打坐的数人身上。

她好像有些意外,又有些了然,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外走来,每一步都是轻盈的,但每一步落下,阵法外的修士都感觉到那脚步落下,就好像踩踏在自己的心上。

简若尘就在寂静与目瞪口呆中,旁若无人地走出了问心幻阵,在她离开问心幻阵的一刻,幻阵的护罩蓦地消失,问心幻阵正式关闭。

周围寂静极了,所有的视线都落在简若尘的身上,好像在看着一个怪胎,简若尘的视线却望向赌局。

结束这个寂静的是叶水泉,他代表赌局,高声宣布了赌局的结果,简若尘与徐林的赌局,简若尘胜出,同时,简若尘成为最后一个离开幻阵的修士。

除了压在简若尘身上的赌注,再没有任何人赢得了赌注,这一次,最大的赢家就是朱雀堂和简若尘,而实际上,究竟谁在问心幻阵里获得最大收获,未来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才可能有最后结论。

第112章 收获

最后一个离开问心幻阵的修士,本来要得到郑皇的赏赐的,可简若尘的离开太过诡异,让人一时无法承受这般结果,且现场还有十几位修士还在打坐,郑皇留下话来,待到所有感悟之人全都结束修炼之后,再一同到皇宫内领赏,就匆匆离开。

赌局前稍稍出现热闹,却是安静的热闹,大家凑趣压在了简若尘身上的赌注竟然赚了,虽然,越是往后压的赚得越少,但赌注都是要兑换的。

所有人都保持了安静,各个宗门的结丹修士也给自家感悟弟子布上禁制,亲自守候,唯有柳随清守在洛凡身边,却一直神态诡异地看着简若尘。

简若尘最后领取了自己赢得的赌注,也承受了所有人费解的眼神,可她也确实不后悔她押得自己赢的赌注,总要确定赢定了才离开不是。

胜利者本该有的祝贺被忘却了,简若尘并不介意,经历过辉煌的人不会在意形式,并且,清晰地记着问心幻阵内一切的她,不会希望得到他人的祝贺的。

问心幻阵旁的人渐渐都离开了,除了打坐的,就是守候一旁的结丹修士,然后就是所有人中的唯一一个异类简若尘,她站在洛凡身旁,正在听柳随清低声讲述幻阵内发生的一切,她的,还有所有人的。

柳随清并没有问她在幻阵内发生了什么,这是不成文也是心照不宣的,没有人愿意将内心最酸楚的一幕分享出来,忍受剖析,尤其在刚刚经历了对内心的拷问。

简若尘还是不明所以,她没有感觉出她与之前有何不同,但这是一个机会,正好可以与结丹期修士请教神识的修炼。

“每个人生来就有神识,只不过修士可以将神识单独分辨出来修炼,其实,在练气期阶段,修士已经在无意识地修炼神识了,比如说最灵力的控制,还有御物,这些都是要心念掌控的,而这个心念掌控,就是神识的雏形。

筑基之后,神识也跟着提升,神识修炼开始容易,神识也如我们的另一双眼睛和耳朵,可以离开身体到更远的地方,看到和听到更远处发生的事情,这就是外放神识。

但神识不是无所不能的,它无法穿透障碍,无法穿透禁制,据说也有大能能将神识修炼得穿越房屋、阵法。”

柳随清的讲述,在简若尘的眼前掀起了修炼生涯新的篇章,神识如此奇妙,让她充满了憧憬,而联系到进入幻阵之人的表现,简若尘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