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9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若尘是不同的,尤其是简若尘,要让她不参加赌局,怎么可能,并且,叶非那个少爷,一定一定会将有关简若尘的赌局至于最高的。

果然,简若尘和洛凡看到那个“赌”字之后,都露出玩味的表情,简若尘的唇角更是勾了起来,显然,是兴趣盎然了。

柳随清深知堵不如疏的道理,若是此刻拦住了简若尘和洛凡,那更是会让他们心底留下遗憾,增加心魔反噬的危险,在心内长叹一声,将叶非骂了个狗血喷头,表面却和颜悦色询问道:

“叶少爷开设了赌局,大家如果觉得道心稳定,可以去看看。”

好奇心人皆有之,看看并不一定参赌,自然都有此想法,众人下了宝船,全都向那赌局处走去,一路柳随清不停地向山腰处打着招呼,好在山腰上的人都知道其他修士要进入幻阵的,谁也没有冒然与这些弟子招呼。

第108章 问心赌局

赌局开设之处,叶非懒洋洋地坐在后面,回到皇城,他仍然是不受宠的六皇子,修为最为低微,他干脆就摆足了纨绔的样子,将赌局大张旗鼓地开到了幻阵之外。

赌局的所有构思都有叶水泉管家一手承办,皇城之内要几个办杂事的小厮他还做得到,他本以为这个赌局开起来会受到父皇的申饬,没有想到,父皇竟然也饶有兴趣,也下了赌注。

此刻,他毫无形象地歪斜在椅子上,心内却不像表面看着那么悠闲,见到天道宗众人前来,眼睛一亮。

赌局的榜首就是简若尘和徐林的赌局,他开出的赔率是一比八。

首先,简若尘是五灵根,徐林是三灵根,其次,简若尘是练气四层,徐林是筑基后期,谁能坚持到最后很是明显,但他心底却认定了,简若尘一定能赢。

参与赌局的双方是可以下注的,但只能赌自己赢,他很是好奇简若尘会压她自己多少灵石,也希望所有人都压那个徐林会赢,好让他大大地赚上一笔。

还有一个榜单,从上到下,按照修为是所有进入问心幻阵修士的名单,每个修士名字的后面都备注上宗门、修为、灵根,还有从一到一百之间的名次,对应的是相应的赔率。

简若尘的名字赫然在最后一位,坚持时间最长的赔率也是最大的,一比一百,就是说,如果压中简若尘在问心幻阵坚持的时间最久,压上的每一枚灵石,就可以带来一百枚灵石的收获。

而呼声最高的是洛凡,赔率也是最低的,一比一,不赔不赚,毕竟,进入问心幻阵的只有这么一个天灵根不是。

天道宗众人来到榜单前,叶非还是规规矩矩地站起来,与柳随清见礼,也向众位筑基期师叔行礼,简若尘修为最低,自然也是师弟的身份向叶非行礼。

与叶非眼神对视的时候,看到这个还未完全长大的少年眼神里的一本正经,简若尘之后直接看向了榜单。

从头到尾细细看了一遍,在自己和徐林的赌局上只象征xìng地压上了一枚灵石。

一枚灵石的投注惹来了剑宗和水云宗弟子的嗤笑,让天道宗的几人面有愧色,而其它宗门弟子早就听说了这个赌局,对简若尘都投以不屑的目光,反而是洛凡认真地看了看,压上了一个锦囊。

这个举动让天道宗的修士们都精神一振,对洛凡不由钦佩起来他们实在也没有看好简若尘,简若尘怎么可能赢得三灵根的筑基期修士呢那可是一千灵石啊,就这么白白扔掉,只是为了给简若尘一个信心。

倒是叶非向简若尘点点头,算是承了简若尘的情,不然简若尘真压下去几万灵石,他也要有些难受。

不过看到简若尘的视线投到大榜之后,他就知道他放心得早了,简若尘的视线从上到下看得很快,在兰魅儿、水纤纤和徐林的名字上停留了会,接着又看看相应修为几人的赔率,直接就滑到了最下边。

最下边赫然就是她的赔率,坚持时间最长的赔率,一赔一百。

他看着简若尘的表情,不独是他,叶管家也看着,还有半山腰上越来越多的人,甚至有议论的声音传过来,而本来,这般声音是不该传到简若尘耳朵里的。

大概是因为她修为实在低微,低微到没有人会介意影响她的道心,甚至还有人指指点点的,波及到天道宗众人。

简若尘自然听到了这些议论,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她在心里盘算了下,一比一百,要赚叶非多少灵石才好。

两个人也算是熟悉了,尤其还借助了他的灵果进的阶,可要是不买,就是不捧场了,也对不起他辛辛苦苦计算的赔率,想了想,才拿出一个锦囊,唤来打杂的小厮,压在自己身上。

一比一百。

赌注被唱出来之后,整个山腰都安静了一瞬,接着就是哄堂大笑,笑声惊天动地,不少人都笑出了眼泪,唯有天道宗众人面色难看,柳随清更是脸色发青。

却在笑声中,忽然唱出了第二个一比一百的下注,同样一千下品灵石,压在了简若尘的一比一百的赔率上。

笑声戛然而止,接着是议论纷纷,然后传来第三声唱注,却是因为接连两次的投注,简若尘胜出的赔率被下调,从一比一百下调到了一比八十,而她名下的其它赔率,反而开始上升。

这就是说,开设赌局的人也开始看好简若尘。

议论声再一次响起,却不似前一番声音那般,简若尘不以为然,她已经下好了赌注,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赔率的变化,顺便也看着其他人的赔率,这般镇静自若,更引来众多关注。

柳随清作为天道宗的带队修士,怎么能不给自己宗门修士撑腰,当下也一摸储物袋,在简若尘与徐林的赌局压上五千灵石,在大榜上再压简若尘和洛凡各五千灵石。

赔率再一次被下调,因为压在简若尘身上的所有赌注都是她同门的,甚至还有结丹期带队修士。

山腰围观众人再一次哗言,就连已经就位的几宗修士都侧目而视,天道宗这些年来,一直以地位滑落成为关注对象,这一次再受关注,却是被以为,天道宗的修士从上到下全都失心疯了。

一个五灵根的练气四层弟子,妄图成为问心幻阵停留时间最长的人,她不知道幻阵反噬的厉害,作为结丹中期的柳随清也不知道吗?

天道宗余下的八位弟子面面相觑,赌局到这等时候,简直就是掀起了一个高潮,作为被高潮波及到的同门修士,他们却完全无法理解柳随清的所为。

就算是支持自己弟子,也就是该将赌注压在洛凡身上的,压在简若尘的身上,整个赌局中最不被看好的修士,这有灵石也不是这么扔的吧。

“这个小仙子有趣得紧啊,对自己如此自信,我也压她一注。”声音明明不大,算得上轻言细语,可是却传遍全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