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9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9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然传来“咦”的一声,接着几位筑基修士都在蜈蚣的身上微微移动了下,向一侧身后望过去。

简若尘缓缓运行灵力,也极目望去,不多时,就见到身后出现彩云,彩云中光彩炫目,两个黑点正在逐渐接近。

接着就听到身后修士的抽气声,那飞行的黑点也看得清晰了,发出彩光的竟然是一只巨大的孔雀,孔雀的双翼展开,足有百米,尾翼长长在身后,宽阔的后背上端坐的是水云宗的一众女修。

另外一个飞行之物看着更加让人震撼,竟然是一柄长有五十余米往上,宽有近十米的黑色巨剑,这柄巨剑巍峨如山岳般,释放着震撼人心的气势,和这两种飞行之物比起来,天道宗的飞天蜈蚣简直就是玩具一般。

无怪天道宗的修士们震惊。

柳随清将蜈蚣上众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见到唯有洛凡和简若尘露出好奇之色之外,并没有羡慕,心下稍安,其实他心里也对水云宗和剑宗的飞行之物羡慕不已,只是他城府已深,不会显露。

当下摸摸蜈蚣的头,这只灵虫是他最早收服了,陪伴了他多年,被这孔雀和飞剑气势所压,已经有些烦躁,他安抚了一会,水云宗和剑宗就追了上来。

“柳道友,久违了。”水云宗的雪灵儿端坐在孔雀后背,轻笑着道,声音如银铃划过,而她身后一众女修都花枝招展,与孔雀的彩翎jiāo相辉映,华美异常。

“几年不见,雪道友又年轻了几分。”柳随清在蜈蚣身上站了起来,朗声笑道。

“柳道友还是那么会说话。”雪灵儿掩口轻笑,眼波流转,就看向飞剑道,“丰师兄,你们剑宗的弟子要是有柳道友的口才,我们水云宗的女弟子可就留不住了。”

这话听着是玩笑,细想起来,隐藏的意思就多了,既讥讽了柳随清只会阿谀奉承,又不漏痕迹地捧了剑宗修士一把。

至于她水云宗的弟子,当然不会被甜言蜜语勾走的,水云宗的女弟子自来都不外嫁,就是有了双修道侣,要么入赘到水云宗,要么只能两地相思了。

剑宗弟子哄笑起来,丰智鸿在笑声中朗声道:“雪道友说得是。”接着又道:“柳道友这么急着赶路,一早我和雪道友还要约了你,不想你早出发了,紧赶慢赶我们才追上。”

简若尘眨眨眼睛,跟着就移开了视线,果然上梁不正,才一见面,就字字机锋,比较而言,还是天道宗淳朴得多。

柳随清好像没有听到雪灵儿和丰智鸿话中有话般,笑着道:“在商会里也是打坐,赶路也一样修炼,反正都是修炼,在哪里都一样,就不如早出来一刻了。”

“天道宗的弟子果然勤奋。”孔雀追了上来,与飞天蜈蚣并驾齐驱,同样的花枝招展的孔雀圆溜溜的大眼睛乜斜着蜈蚣,好像要一口将它吞到肚子里一样。

蜈蚣抖了下,忽然就龇起嘴来,简若尘几人在蜈蚣后背看不清楚,柳随清可是将蜈蚣的心念读得一清二楚。

“这位就是天灵根的洛凡小道友吧,果然是丰神俊朗,一表人才,洛小道友,你看看我身后的女孩,都是我水云宗的楚翘,喜欢哪一个,就过来追。”

简若尘眼睛睁大了些,简直不敢相信这话会是一宗的结丹修士说出来的,这哪里还是修仙之人,分明是古时候的老鸨,好像在给自家女儿拉皮|条般。

洛凡也颇为不适应,哪怕在上个世界经历过影视电脑荼dú的,这么活生生的面对,也一时扭转不过来念头,张口结舌好一会,才扭头对柳随清道:“师叔,水云宗的仙子们,全是这么豪迈?”

豪迈这词一出口,饶是简若尘涵养足够深,也忍不住了,抿嘴一笑,身后的众位修士都被洛凡的形容惊呆了,仔细一想,可不是如此,一时面色古怪,全都是想要笑又不敢笑,又忍不住的样子。

柳随清哈哈一笑道:“洛贤侄这词形容得好,豪迈,哈哈,哈哈!”

第104章 郑国西城

雪灵儿眨眨眼睛,她明明是结丹期修士,可面貌还是如少女般娇美,这个动作做起来,还带着天真,她听到豪迈这个形容,也是楞了一愣,然后就娇嗔地瞧了洛凡一眼。

在外人看来,这一眼就是娇嗔,可洛凡却感觉好像两把利刃从眼神中传递过来,直接就顺着他的双目穿到识海里,识海一阵剧痛,不由低低地哼了一声。

“雪道友!”柳随清喝了一声,无暇多说,一伸手抓住洛凡,洛凡摇晃了下稳住,面色惨白。

“这是给小辈一个教训,提醒他声不要出言无状。”雪灵儿轻笑一声,全不在意般说道。

“你……”柳随清怒气勃发,“你一个结丹期修士欺侮晚辈,真当我天道宗无人了吗?”

“柳道友还是稍安勿躁的好,别一不留心,伤了你们宗门的宝贝,哎哎,总是听说天妒英才,这位洛小道友可别应了这句话。”丰智鸿yīn沉沉地在一旁道。

真是欺人太甚了。

柳随清站在蜈蚣的头上,气得简直要发抖,可看着雪灵儿和丰智鸿两人虎视眈眈地望着他,再看看身后这十位弟子,只能一咬牙忍了下来。

他不再言语,一催脚下蜈蚣,蜈蚣的身体忽然浮现出一层暗褐色云雾,陡然加速,蜈蚣身上众人身体也向后一晃,随即就在云雾中稳固了。

眨眼间,蜈蚣就将另两宗修士甩在身后。

柳随清面色yīn沉地站在蜈蚣头部,背影萧索,身后,洛凡脸色还是发白,闭目端坐,其他人这是第二次感觉到天道宗在郑国的地位,而这一次,身为大总管的结丹修士柳随清都无可奈何,只能一走了之。

没有人吱声,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每个人都有种屈辱感,面对另外两宗的挑衅,天道宗竟然无力抗衡。

简若尘只觉得奇怪,天道宗该是明白这个状况的,也该预料到此行会有些麻烦,怎么就不多派一个结丹修士?难道天道宗内的结丹修士也是稀缺的?

就是再稀缺,派出两个人也可以的吧。难道是因为天道宗如今在郑国的地位?简若尘沉吟了一会,想到了不受宠的六皇子,觉得自己略微找到了点真相。

天道宗不是出不起人,在不受宠的六皇子身居天道宗时期,天道宗出了洛凡这样的修炼天才,早晚会凝婴,让天道宗重新跻身在一流宗门的前端。

那么,就没有必要再耀武扬威了,而早早地将洛凡宣扬出去,大张旗鼓地带往皇城,要是深究起来,目的就多了。

柳随风心里真是苦不堪言,此行他早有心理准备,可欺到头上却无法还击,还是始料未及,一腔怒气直冲向并不在眼前的六皇子,简若尘所料不错,如果叶非不在天道宗,天道宗在郑国,也不会如此地位。

蜈蚣提速飞行了半日,速度就再降下来,柳随清的火气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