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9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气,洛凡将玉简放在桌上就站起来:“回头叶少爷的赌局开起来,我可是要赌你赢的,唉,手头啊,真是不宽绰啊。”

想起上一次的赌局,简若尘忍不住笑起来,若没有那次的赌局,大约也就没有这次的皇城之行了。

这人生啊,真是各种的巧合和机缘还有机会,机会总是有的,关键是能不能抓住机会,把握住机会。

不得不承认,上个世界的阅历,给了她在这个世界充分施展的可能,虽然,她才牛刀小试。

第三个前来拜访的竟然是水纤纤,这更是让简若尘意外了,好在这里是天道宗的商会,不然,简若尘真不敢请水纤纤进入到她的房间。

水纤纤是独自来的,看到简若尘大大方方地请她进来,仿佛是为了避嫌至少,水纤纤没有在简若尘脸上看到除了意外之外的任何表情简若尘并没有关上房门。

“我希望你能赢了问心幻阵。”水纤纤直截了当道,当然,说话之前她布上了禁制,房门打开,外边人可以看到房门内的一切,却听不到二人的言语。

简若尘淡淡地道:“不为赌局,我也会尽力的。”

“不是尽力。”水纤纤逼视着简若尘,从进了房间,她的脸上就没有了笑意,此时更显出怨恨来,“我要看到那个贱人输,看到他道心不稳,再没有前途可言。”

他?她?或者二者皆有?简若尘在心里画个问号,却并没有太往心内去。

“若是将输赢放在前列,已经是输了。”简若尘是真没有将输赢放在心上的,她对自己的定力一向有信心,且以她的心xìng,很难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受到影响。

“你拿什么这么自信?”水纤纤的眼神发冷,“你手里有抵御心魔的法器?”

简若尘楞了一下,“什么?”

水纤纤冷哼一声,“你以为单qiāng匹马安坐在幻阵里,就能躲过幻阵的心魔?哼哼,天道宗连一件抵抗心魔的法器都无法借给门下弟子,简直……”

她看了简若尘一眼,收回口中刻薄的言词。

简若尘想想道:“我想,宗门总不至于连一件法器都拿不出来,不拿,总有不拿的道理。”

对着简若尘这么个油盐不进的模样,水纤纤一时愣住了,简直无话可说,好一会才眨了眨眼睛,简直要气急败坏:“我说了这些,难道是空手而来?”

简若尘抬手止住了水纤纤接下来的话,温和而又坚决道:“我和剑宗徐师叔的赌局是公平的,我也会为此竭尽全力的,凭借自己的能力,师叔如果没有其它事情,还是请回吧。”

水纤纤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人这般将送上门的好处推掉的?若是在她的宗门她的地盘上,少不得要一个巴掌甩过去,可这里不是水云宗,简若尘也不是水云宗的修士,她怒气上涌,又强行忍住。

“简若尘,别人都有抵抗心魔的法器,只有你两手空空,赌局还没有开始,你就落了下层,我与你又无什么瓜葛,就是不想看到那个忘恩负义的贱人得意,你……”她一咬牙,手还是摸上腰间的储物袋。

“师叔的好意我心领了。”简若尘的手再一抬,接着稍稍一按,所有的动作都在表示着拒绝。

水纤纤终于拂袖而去。

简若尘再等了一会,这次不见人来,才放心关上房门。

水纤纤回到水云宗在景山城的商会之后,面上的不渝就加上了忐忑,直接进了后院的二楼,最大的房间内,雪灵儿和兰魅儿正等在那里,水纤纤恭敬地上前施礼道:“见过师叔。”

雪灵儿人如其名,已经是结丹期修士了,面貌还是如雪般白皙,眼睛里也透着活泛的灵动,她一抬手,让水纤纤起身,问道:“送出去了?”

这声音更是如空谷幽兰般,哪怕是水纤纤也闻之内心一dàng。

水纤纤面露羞愧之色道:“辜负了师叔期望,那简若尘不肯收。”

不仅是雪灵儿呀然,兰魅儿也露出不相信的神色来,chā言道:“怎么可能,送上门来的法器,怎么不收?”

雪灵儿面色也微微一沉,“你将过程细细说来。”

水纤纤不敢隐瞒,将见到简若尘之后的一切相信说来,包括简若尘的动作表情,雪灵儿越听心内就越是惊讶,水纤纤所说的哪里像是一个练气中期的修士,分明是渊岳峙的大家风范。

“在气势上,简若尘确实是胜出了,不过问心幻阵,需要的不仅仅是气势。”雪灵儿转向兰魅儿道:“你专心你自己的,徐林的事情无须放在心上。”

兰魅儿乖巧地答道:“是,魅儿也是这个想法。”

雪灵儿就露出慈爱的笑容来,看着兰魅儿好像是看女儿般:“你是我们水云宗最出色的弟子,只要想好你自己就好了,其它的,有师门呢。”

第103章 豪迈,哈哈

简若尘若是知道雪灵儿对兰魅儿的这番话,一定会撇撇嘴,对这般的教育方式绝对是不赞成的,但她人在天道宗的商会内,自然不会知道这些的。

待确定了无人再来之后,她就拿出了洛凡给她的玉简,抵在额头,不多时,玉简的内容就都记忆在脑海里。

御物,就是隔空取物,从捡起一张纸、端起一杯茶,到可以肆意指挥飞剑,说白了,就是对灵力的掌控锻炼到随心所yù的地步。

洛凡的玉简内还有一些他初始锻炼时的心得,字里行间,偶尔流露出对上个世界的向往,如果不是同为穿越之人,是无法觉察的。

简若尘的心智却是坚韧的,一旦定下目标,就会心无杂念,感觉到洛凡一点淡淡的感伤,很快就从心念中摒除。

御物是个很有趣的练习,有点像现实版的游戏,简若尘兴致勃勃地练习了一个晚上,已经可以让水杯随着她的手势上下翻飞,可惜她至今还没有给自己准备一个法器,御物也就截止到这些静物了。

天才亮,柳随清就招呼了他们离开景山城,再次见到简若尘,大家对简若尘都没有了小觑的心理,嫉妒或许是有的,但正在向羡慕和钦佩转移,毕竟在前一天那个局面下,只有简若尘上前接住了针对天道宗的所有一切。

当然,洛凡不是没有出面,只是天灵根的修士,胜之不武。

大家也都知道水云宗的水纤纤找来的事情,可谁也没有过问,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至少,柳随清要过问一二的。

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离开城池一段距离之后,柳随清放出了飞天蜈蚣,当先坐到最前边,洛凡和简若尘依次上去,这次身后的众人谁也没有不满。

飞行仍然是寂寞沉闷的,这种寂寞沉闷对简若尘正合适,她正好可以恢复夜间消耗的灵力,并且缓慢压缩灵力。

她想要安静,但安静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只过了不到半个时辰,耳边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