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8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8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长生,只为享受人间乐趣,实属正常。

简若尘对这般争风吃醋之事无感,知道事情的起因竟然不是因为宗门之间的矛盾,颇不以为然,可叹她还以为自己所为是为了宗门争口气,却无意中成为谢慧兰嘲讽水纤纤的一把qiāng。

“难怪谢师姐囊中羞涩呢,原来全都搭在了心上人身上,小妹我这可就要劝劝师姐了,咱们修仙之人,不能太沉迷于凡尘的男欢女爱,尤其师姐马上就要进入问心幻阵了,别在其内求之可能,那时候……”

水纤纤素手掩口吃吃笑着,十指纤纤,艳红的指甲与红唇jiāo相辉映:“据说问心幻阵之内,虽然外面的修士不能知道你心中所想,可是能看到一举一动呢。”

在口舌上,谢慧兰哪里是水纤纤的对手,水纤纤一开口,就将谢慧兰说得极为不堪,谢慧兰被气得都要发抖,却什么反驳之言都说不出来。

水云宗和剑宗的修士全都笑模笑样地看热闹,天道宗众人有心要替谢慧兰出头,可这话男修要怎么接口?女修,除了简若尘和谢慧兰,就还只有一个练气后期的女修,她在筑基修士面前根本就不敢言语,只半低着头,恨不得根本就没有进来。

简若尘微微叹气,终于道:“水师叔也是修仙之人,也是要进问心幻阵的吧,就不知道水师叔这般争强好胜,会不会在幻阵中被引发了心魔,所谓求之而得,总要比求之不得心安得多了,水师叔才该是更为担忧的那个吧。”

第98章 赌还是不赌

天道宗十人中,为谢慧兰开口解围的竟然是练气期的弟子,不单单解围了,还对怒了水纤纤,水云宗和剑宗的修士都脸色不渝,他们是巴不得看天道宗弟子的笑话,却看不得水云宗的女弟子受半点委屈。

徐林面色一沉,瞪着简若尘道:“没规矩的东西,师叔们说话,有你chā言的?”他虽然拒绝了水纤纤的追求,却也不愿意看到水纤纤受人欺负。

徐林直接呵斥简若尘,天道宗的弟子终于有了反驳的由头了,廖凯从进入千宝阁后头一次开口,他冷哼一声道:“师叔没有师叔的样,还要师侄教训才明白事理吗?”

徐林这话说得理直气壮,连水纤纤到徐林全都顶撞得梆梆的,徐林怒道:“难怪天道宗堕落到末流门派,原来是弟子越来越不成器了。”

“你说什么?”廖凯也大怒,两宗不合是事实,可弟子之间向来是冷嘲热讽,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当面斥责的。

徐林话一出口也有些后悔,却收不回来了,当下干脆也不顾面子了,硬邦邦道:“不是么?我们剑宗和水云宗都是各派出二十名弟子参加问心幻阵,只有你们天道宗是十个弟子,不是你们不成器,天道宗能到如今这地位吗?”

廖凯张口结舌,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徐林的话是事实,对事实,谁也无话可说。

“这么说,廖师兄是剑宗成器的弟子了?”在天道宗所有弟子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时候,洛凡说话了。

廖凯头一昂:“如何?”

“不如和,就是我这个天道宗不成器的弟子想要与剑宗最成器的徐师兄下个赌注,就赌赌你我二人停留在问心幻阵内的时间。”洛凡冷然道。

“你?”徐林眉毛一挑。

“怎么,不敢吗?”洛凡追了一句。

“哼,谁不知道你洛凡是天灵根,你天灵根的资质进入问心幻阵,只有一个灵根会诞生出心魔,与我这三灵根的修士对赌,亏你开得了口。”徐林冷笑道。

洛凡还真不知道幻阵内引发的心魔还与灵根有关,当下一怔,奇怪道:“神识还分灵根?”

“神识当然不分灵根,可心魔一旦出现,灵根越多,受到的反噬就越多,你是天灵根,师门长辈自然不用说于你,你不知道这点,我不挑你毛病。”

对洛凡,徐林客气多了,毕竟,天灵根资质的修士前途不可限量,谁也不愿意无故给自己添这样一个敌人。

见洛凡真的不明白,廖凯解释道:“灵根越多,在问心幻阵中经历的幻想就越多,洛师弟你火系天灵根,就只会经受火系幻想的反噬,像简师侄这样五灵根的,就要经历五种幻想的。”

洛凡奇道:“都知道是幻象了,怎么还会……”他并没有把话说完,但显然,是真的对幻阵一无所知。

廖凯摇摇头道:“每个人在幻阵经历的都不同,大家也都知道进入的是幻阵,但幻阵就是幻阵,谁都想在其内坚持的。”

洛凡恍然点头,忽然瞧到简若尘正专心听着,心念一动,嘴角浮现出一抹坏笑来,简若尘见到洛凡看着她的笑容微微一怔,刚觉得这笑容肯定是不怀好意,洛凡已经开口了。

“徐师兄,刚刚是我唐突了,委实不清楚问心幻阵还有灵根区分,冒然开口求赌,是我错了,在此向徐师兄陪个不是。”

洛凡说着,带着歉意向徐林拱手,徐林忙还了一礼道:“洛道友不知道详情,我怎么会怪罪。”

洛凡就笑着放下手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想剑宗是一流门派,剑宗弟子更都是栋梁之才,在问心幻阵内坚持的时间想必会是很久的。”

洛凡这话说得剑宗弟子都傲然地抬起头,水云宗的几名女弟子就冷笑起来,天道宗的几人被自家弟子贬低,面上都下不来,于学友怒道:“洛师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洛师弟的意思自然是除了他这个天灵根之外,你们自然都不是我们剑宗弟子的对手了。”剑宗另一位修士抢着道。

于学友一怒,刚要反驳,洛凡已经抢先开口:“这位师兄说得可不尽然,我刚刚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是要说,剑宗弟子在问心幻阵内会是坚持很久的,自然是不怕赌赌在问心幻阵停留的时间。

我是天灵根,要是与徐师兄做赌,有作弊的嫌疑,而我们天道宗本来就是三宗末流的,那也只好派出末流中的末流来和徐师兄对赌,徐师兄这回可不能拒绝了吧。”

话说到这,几乎就是明明白白的了,这末流中的末流,论修为,论灵根,除了简若尘还有谁,简若尘在洛凡看着她坏笑的时候就觉得洛凡在打她的主意,听到这,才知道主意打到了这里。

心念一动,却并没有吱声,摆正了练气期修士的身份,可她心里却已经在盘算了,刚刚被徐林呵斥了一句,这个账是一定要找回来的。

徐林冷不防听到洛凡这么说,也是一怔,下意识向简若尘看过去,就见到简若尘不言不语地看着洛凡,面无表情,其他人也没有想到洛凡会这么说,一时视线在简若尘和徐林之间逡巡。

廖凯怒道:“洛师弟,别说简师侄才练气四层的修为,就她还是五灵根,怎么与三灵根的徐师兄做赌?”

洛凡脸上的笑容也缓缓消失:“徐师兄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