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8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就转身将符重新放置在阵法中央。

徐林的眼神是热切的,同时也是怅然失望的,好像与瑰宝失之jiāo臂一般,不独是徐林,其他人都是如此,怅然若失地看着这张被阵法保护的符,连水纤纤都忘记了再找简若尘的麻烦。

好一会,才听到叹息的声音,却是徐林忍耐不住,那伙计笑着对简若尘道:“这位仙子,可选好购买哪种符?”

大厅内众人恍然惊醒般,竟然谁也没有兴趣再理会水纤纤对简若尘的挑衅,徐林忍不住道:“见识了剑仙的剑意符,哪还有符再能入眼。”

这大约是剑宗的修士太过在意剑道,天道宗和水云宗的修士颇不以为然,兰魅儿脆声道:“剑仙的符自然是我等仰望的,但也不能说就再没有符能入了人眼。”

那伙计只那眼睛来回瞄着几人,他虽然是凡人,却也不惧这些修仙之人,只因为景山城附近的这三大宗门修士一见面,总是这般yīn阳怪气吵来吵去的,好在他们只是吵,在景山城内,还没有修士敢动手的。

水纤纤一口气一直没有出来,气也一直不顺,当下就冷哼一声道:“问了这许多时间,要是不买,也别耽误了伙计的生意。”

简若尘笑笑道:“烦劳小哥将你刚刚介绍的那几种都报个价,价高了,我可买不起。”

水云宗和剑宗修士都暗暗撇撇嘴,只有天道宗的修士微微露出羡慕的表情,那伙计口齿伶俐地开始报价,这些能对筑基修士构成威胁的符,竟然也都价值不菲,一次xìng的也要七八十,有时间限制的,可以在制敌之后收回反复使用的就要一百三四。

符是纯消耗品,每一个制符师制作的符在品质上都有细微的差别,品质越高,符的价格自然也是最高,听到千宝阁的符如此价钱,于学友忍不住道:“小哥,你这符的价格也太高了吧。”

伙计的脸色就有些骄傲了:“谁不知道我们千宝阁的符品质都是上层的,我们根本就不收购下品符,每一张的质量都是有保证的,至少是上品,要是极品符,也不在这一层出售了。”

第97章 争风吃醋

伙计这话一点都不假,景山城百宝阁、千宝阁的声誉,都是有目共睹的,他们主要做的就是这三个宗门修士的生意,价位确实是高,可品质也确实胜于普通不出名的坊市。

尤其是他们的货源,可不是来自这三个宗门,既然主要做的是这三个宗门的生意,货源自然是来自整个三级文明国家,甚至是二级文明。

于学友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吱声了,听着伙计的介绍他也想购买几种了,可是也只是想想,一张防御符最低也要七八十下品灵石,用了一次就再用不到了,不是迫不得已,他是不会购买的。

简若尘考虑得却是相反,什么也不比安全重要,她在上个世界,早早就学习了跆拳道,接手世纪大厦不久,身边虽然不离保镖,也没有荒废了锻炼,甚至连qiāng械都学习了,到这个世界之后,也深谙武力的重要。

她如今财已经露富,在天道宗自然不惧,离开了天道宗,尤其是离开柳随清,就要有自保之力了。

而穿越这件事情本身,也给了她一个警示,不能将安全全都寄予他人身上。

她心内早已有了主意,就道:“小哥介绍的这些,都让人爱不释手,可我们天道宗的修士手头都不宽绰,没有几块灵石……”

说到这,那伙计脸上的笑容就勉强了,可也不敢对修士无礼,只是有些讪讪的不满,而水纤纤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了,剑宗的修士都露出不屑的表情。

简若尘好像没有看到般笑笑,话锋一转就接着道:“那个金刚符和护体盾,听着很好用,一样就给我来一张吧,还有那个隐身符。”

修仙界的符,同等的,防御要比进攻的贵上几分,简若尘谦虚地说着手头不宽绰,出手却很是宽绰,三张防御符加起来就要近五百灵石,简若尘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伙计讪讪的笑容立刻就转为热情,手脚麻利地将三张符送上来,还不忘记奉迎:“仙子真是好眼力,这三种符是我们千宝阁卖得最快的,仙子只要将灵力稍稍输送进去一点,就能看到符的威力。”

简若尘一边漫不经心地拿出一个锦囊,数出灵石放置其上,一边好像随口问道:“你不是修士,却比修士还要懂得多。”

“不敢说比仙子知道得多,可只要是我们千宝阁一层出售的所有法宝,用途我全能说得出,这是我们基本的培训。”伙计颇为骄傲道。

简若尘叹息一声:“看着这么些法宝,真是眼馋。”却也没有试验符的作用,直接收了起来。

水纤纤睁大眼睛看着简若尘手里鼓囊囊的锦囊,那里还剩下一半多的下品灵石,她怎么也不相信简若尘这样的练气期修士能眼睛都不眨地拿出这么一大笔灵石,这手笔,仿佛是她们宗门最受宠的兰魅儿也不能有的。

天道宗的修士心里也都酸溜溜的,被水云宗和剑宗一路挤兑着,却要靠新进门不久的练气修士才扳回了局面,可也是高兴的,毕竟在那两宗面前,头一次扬眉吐气。

洛凡到没有太大的感觉,于学友和谢慧兰头都抬得高高的,谢慧兰藏起心里的嫉妒,笑吟吟地道:“简师侄,你也可以给自己买一件法器的,你都练气中期了,可以御剑了,待会我陪你道到百宝阁挑一件趁手的。”

简若尘很是规矩地点头道:“那就烦劳师叔了。”

水纤纤没有琢磨成简若尘,很是不甘心,眼珠一转,笑容就又挂在脸上了,“谢师姐,你的师侄都能买上几张符,你这个做师叔的,就只眼巴巴看着?”

谢慧兰才好的心情又被水纤纤一句话说得大落,冷笑一声,反唇相讥道:“水师妹,这里还有上好的符,尤其是那张剑意符,你就不替你心上人买一张,也好解了你的相思之苦?”

谢慧兰这话说得太过直白,大厅内立刻安静下来,水纤纤的笑容终于挂不住了,眉毛都要立起来,那个伙计此时就当自己不存在一般,安安静静地站在大厅一角,厅内多数人的视线都不由瞄了水纤纤一眼,再偷偷瞟了徐林下,徐林避开大家的眼神,可面色也颇为不自在。

简若尘恍然大悟,也不由打量徐林一二,她实在看不出徐林有何吸引人之处,也不懂大家都是修士了,怎么还会如凡人一般儿女情长的。

不是说修士就不能谈情说爱了,可眼下这几人的表现,也实在不像个修士,至少和她在外门看到的修炼心得上的修士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大约是她将修士想象得太过理想了,郑国的修士,少有能凝婴的,结丹修士也不过四五百岁的寿元,比照凡人是多了数倍,但花在修炼上的时间也着实不少,这么想来,一般资质的修士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