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8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道宗的代表了,无论内部有何矛盾,都不能落在外人眼里。

谢慧兰得了简若尘的面子,头一抬,当先迈步,简若尘立刻跟上,身后传来另一水云宗女修的声音:“这位小师侄还不了解谢师姐的,一会有得苦头了,你们这些做师兄师叔的,就眼看着这位娇滴滴的小师侄遭罪。”

最后的声音堙没在轻笑中,但还是清清楚楚地送到简若尘的耳朵里。

谢慧兰气得脸色都发白了,她却是说不过水云宗这些女修的,这是身后传来洛凡的声音,声音也不大,却压过了一众的莺莺燕燕。

“谢师姐人很好的,就是不善言辞,各位师姐们有礼了,我先告退。”

洛凡的话好像提醒了天道宗众人,廖凯也摆脱了水云宗女修的纠缠,追上来。

一众天道宗的弟子又走在了一起,却也夹杂着水云宗的女修,她们好像很自然地就跟在了天道宗几位男修身边,于学友chā空看了洛凡一眼,嘴角撇撇。

简若尘和谢慧兰走在前边,一进了坊市街面,速度就都慢了起来,街面两侧店铺门户大开,但只能看到外边的装修富丽堂皇,其内的物品只能从招牌上辨认。

“百宝阁啊,洛师兄,这里据说有景山城最全的适合练气期修士用的小玩意,小师侄不知道,可就错过了。”水纤纤的声音好像有魔力一样,总是能在后边就传到简若尘和谢慧兰的耳朵里。

“简师侄,你要看看不?”谢慧兰也才想起来,对简若尘说道。

“前边好像是千宝阁,师叔,那里经营的是什么?”简若尘指着前边一座更高大的建筑道。

“那里都是适合筑基期修士用的宝物。”谢慧兰回答道。

“那,我陪着师叔一起看看?”简若尘话是问句,脚下没有停,好像没有听到水纤纤的话一般。

“哎,洛师兄,你真的不到百宝阁看看?”水纤纤这么说着,脚下也没有停,也根本就没有给洛凡回答的机会,一群人就涌到了千宝阁前。

简若尘才觉得水云宗的女修缠人,岂不知,柳随清也是因为不堪水云宗女修纠缠,先一步躲进的宗门商会内。

好在进入千宝阁之后,水云宗的女修们终于闭口了,十几人一起涌入到千宝阁,其内还是宽敞的很,并不拥挤,简若尘回头看了一眼,见到本宗的几位练气期弟子也都跟了进来,心中叹气,果然,天道宗在郑国的地位委实不高。

这千宝阁内还有不少修士在,就有之前的剑宗几人,当然也有那位被追了十年没有追到手的兰师妹,还有几位陌生的散修,见到这一群人来都瞟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那兰女修好像和水纤纤有矛盾一般,明明是同门修士,互相看一眼就移开了视线,连两群女修之间也都互相漠视。

水云宗的女修终于三三两两地散开,天道宗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般,只是这一口气松不了多少,因为战场好像刚刚出现。

“洛师兄,你看这个玉钗,秀雅大方,可以防护筑基初期修士三击,后期修士全力一击,配着简师侄的秀发,一定好看。”水纤纤转头对着简若尘笑着,她仿佛是打定了主意,不让简若尘和谢慧兰亲近。

洛凡看看水纤纤说的玉钗,又看看简若尘,眼睛里就带着丝询问。

可水纤纤这话既不是与简若尘说的,简若尘需要什么东西,也没有水云宗修士做主的道理,因此简若尘只是礼貌地对水纤纤笑笑,干脆也撇了谢慧兰,一个人踱到了一边。

果然,她一个人了,水纤纤也就放弃了她,转而瞧着谢慧兰道:“这副耳坠更趁谢师姐的,谢师姐,要小妹帮你打扮打扮?”

“不敢烦劳。”谢慧兰冷淡地道。

“伙计,麻烦你给我看看那个吊坠,蓝色水滴的,是蓝灵石炼制的吧。”水纤纤也不气恼,巧笑着,“我忘记了,你们天道宗的弟子,手头都不宽绰。”

第95章 顺水推舟

天道宗的弟子手头不宽绰这话一出口,就惹来剑宗和水云宗弟子的一阵窃笑,谢慧兰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偏偏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就如她说的那样,临离开天道宗之前,她用所有的灵石和贡献点兑换了法器,如今囊中羞涩,连一块下品灵石也凑不出来。

不仅仅是她这样,他们几个筑基期修士几乎都是如此,可能不算洛凡,但洛凡满打满算到天道宗才三年半,修为提升得如此快,对灵石的消耗比他们还要大,也没有离开过宗门做任何任务,那真是储物袋里比脸都干净的状态。

水纤纤就笑吟吟地接过伙计捧上来的吊坠,有意在脖颈处比划了下,其实这个水蓝色的吊坠并不适合现在的她,她的衣裙太显眼了,非得素气些的颜色才好搭配。

可那伙计却是极会说话的,见水纤纤一比划,就奉迎道:“这个避水吊坠是咱们郑国的大炼器师吕仙师的大弟子、无崖子仙师亲自炼制的,名字就为碧水,仙子真有眼光,一眼就挑中了无崖子仙师炼制的法器,仙子也极衬这枚碧水吊坠,这吊坠在仙子手中,波光潋滟,真美。”

水纤纤本来是可买可不买的,被这伙计一说,略一犹豫,就看到谢慧兰的眼里露出羡慕的颜色,眼珠一转,娇声娇气道:“谢师姐,你觉得这吊坠我带着好看吗?”

这吊坠本来是法器,可她非得做出是装饰品的样子,瞧着谢慧兰的眼神狡黠中带着活泼,还有一丝轻视。

谢慧兰忍无可忍,可水纤纤的话她又挑不出毛病来,除了那一句“天道宗地弟子手头不宽绰”,可她还偏偏说得对,一口气怎么也忍不下却还要忍着,想要甩手离开,但整个坊市内这千宝阁的物品才是适合筑基期修士的,她就是不买,也想见识一下。

水纤纤见谢慧兰瞪着她却无话可说,心内得意,一转眼就看到简若尘独自站在货架前,眼珠一转就又道:“简师侄,你年轻,来帮我瞧瞧,这碧水吊坠,可适合我?”

水纤纤一直招惹着谢慧兰,简若尘看着心烦就躲了,可水纤纤不依不饶地非要也找上她,她连自己宗门修士的面子都不卖,哪里又管什么水云宗的修士,况且出门在外,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宗门,好歹她也是天道宗的弟子不是?

于是就转过身来,见到水纤纤貌似纯粹的笑容,认真地打量一下她手里的吊坠道:“师叔若是将碧水吊坠看做法器的话,只要看它的功效适用不适用就可以了,若是当它只是一个装饰品,说实话,师叔的衣裙已经够鲜艳了,这水蓝色的……”

简若尘向货架上看了看,指着一个月白色吊坠道:“这个月白色的,瞧着素气,但既不夺了师叔衣裙的鲜艳,还会有种水润透彻的感觉,就不知道这个法器适用不适用师叔了,不过这是千宝阁,这里的一切都适合筑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