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8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属于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态度,如此动心之前三十来年根本就不曾出现过。

耳边传来洛凡的轻笑:“师姐这一笑,简直让师弟我要魂飞魄散了。”这声音徐徐送到简若尘的耳朵里,那种心神一dàng的感觉立刻消失,简若尘望着谢慧兰的侧颜,她的眼神依旧含春,半面侧颜依旧美貌,却不是之前那般让人心动了。

“我就喜欢师弟这油嘴滑舌,师弟啊,一会见到水云宗的女修,千万莫要忘记了简师侄。”谢慧兰也轻笑一声,眼神向简若尘瞟了过来,随即又落回到洛凡身上。

“水云宗的女修哪里比得上谢师姐的风情。”洛凡奉承了一句。

“哼!”随着洛凡的话音,一声冷哼传了过来,“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井底之蛙也只会坐井观天。”

侧街,四五个男子身着青色长袍转出来,他们衣袍的右肩都绣着一把飞剑,剑尖斜指肩部,说话的人神情倨傲,一双丹凤眼斜斜地瞧着洛凡,其他人也都傲气十足地藐视这他们这一伙人。

这一句只说得谢慧兰粉面涨红,怒色渐涌,哪一个女子被人当面说美貌不如她人,都相当于直接打脸,更何况谢慧兰美貌本就不逊。

“原来是剑宗的徐师兄,不知道十年了,徐师兄可与兰师妹说上一句话没有?”谢慧兰怒意一闪而逝,换做一幅冰霜面容。

简若尘打量一下对面几人,那修为都不是她能看出来的,与谢慧兰称兄道弟的,想必是剑宗派到问心幻阵的筑基弟子,这般最没用的冷嘲热讽是她最不喜欢的,当下视线就转移到左右街面。

他们正站在一处路口前,前边一座高大的门牌,里面一条大街宽敞,左右建筑林立,门前不是门楣高挂,就是旌旗招展,显然是最繁华的街面了。

她不想参与这种无谓的口水仗,可别人却不愿意放过她,那徐修士追求水云宗的兰师妹十年未果不是秘密,却不愿意被别人挂到嘴里,当下眼睛里就露出狠意,眼神却往简若尘身上一瞄。

“谢师姐还是这么口齿伶俐,难怪这位小师弟会愿意追求一个练气期的小师侄,谢师姐这是打算一心问道,免除俗心了?”

剑宗的几个男修一个个就都露出了然和轻视的笑容来,那笑容看在简若尘的眼里,简直就是讨打。

奇了怪了,天道宗也是不小的宗门,怎么剑宗一上来就要怼这么两句?忽然想起不受宠的六皇子,就了然了,天道宗不是她所想象的一个大宗,在郑国,可能只属于一流中的末位。

身后的于学友抢上一步,站在谢慧兰身边:“这一大早地就看到一只耀武扬威的孔雀,差点被晃瞎了眼,师姐,咱们上前边看看有没有清明水,洗洗倒霉的眼睛。”

简若尘瞧着那徐修士头上的青色的头冠,正中也是一支向上的飞剑,又看到他衣袍下摆一圈飞剑绣花,再加上倨傲的神色,真有点孔雀的风姿,不由唇边勾起笑意来。

于学友说了一句,就侧身瞧着谢慧兰道:“师姐,我就晚了一步,追得你老辛苦了。”

于学友这两句,可说到谢慧兰的心里了,她转怒为喜,嗔视了于学友一眼,这一眼几乎让于学友矮了半边肩膀,酥了半个身子。

“兰师妹,真的遇到你了。”那徐师兄忽然抬头,从众人身前大步而去,几人都看过去,从另一街面上转过一群少女,一个个服饰如盛开鲜花,美艳如九天玄女,立时吸引了所有的视线,连正在对谢慧兰献殷勤的于学友都痴痴地望过去。

正中一个女子,明眸皓齿,出落得如出水芙蓉一般,偏偏眼色冷若冰霜,但即便这样,也不掩她的魅力,她瞧也不瞧那徐修士一眼,脚步未停,带着几人直接走进街市,剑宗几位修士立刻就跟在了身后。

简若尘望着眼前一幕,简直是碎掉了三观,他们都是修士吧,修士修得是修为,据说还有道心什么的,能进入到问心幻阵的修士无不是宗门的栋梁弟子,这,怎么看都不像呢?

“简师侄,开眼界了吧,哪一次剑宗的弟子都这么追在水云宗的女弟子身后。”谢慧兰不无嫉妒地道。

“是……有些意外。”简若尘笑笑道。

“也就是剑宗这些没有骨头的贱人。”于学友跟上一句,“洛师弟,你要小心,水云宗那些女修,可不喜欢剑宗那些贱人。”

洛凡愕然了下,不知道矛盾为何转移到了他身上。

第94章 同xìng相斥

于学友话音才落,又是一群衣衫鲜艳的女修走来,不,不能说是走来,就是如彩云一般飘过来,见到路口几人,彩云停下来,一串串目光落在天道宗几人身上。

“天道宗的师兄师姐们,你们是去到皇城的吧。”当中一位容貌娇小的女修说道。

简若尘的耳边忽然传来洛凡的低语,“她们都是筑基中期和后期的。”

简若尘眼角余光看到洛凡口唇只是微动,声音直接作用到耳边,知道这是筑基之后才能掌握的神识传音,再看这些女子的服饰,与之前的那些女子一样,这两群女子就都是筑基期的了。

“正是,水云宗的师姐们也是中途休息?”谢慧兰代表大家说道。

“是啊,我们才到,师叔就将我们扔到这里了,我们姊妹几个都是第一次到景山城,几位师兄师姐若是不嫌弃,就一起走走?我是水纤纤,师姐尊姓为谢?”水纤纤很自然地上前,虽然是与谢慧兰说话,人就站在了洛凡身边。

马上,于学友身边也站过去一位女子,其他人就跟在身后,一时莺莺燕燕的好不热闹,水纤纤的问话就湮没在热闹中。

“小师兄很面生啊,听说天道宗新收了一位天才弟子,是万中没有其一的天灵根,看小师兄相貌出众,气宇轩扬,就是小师兄你吧。”水纤纤也没有等谢慧兰言语,就噙着笑意,对洛凡打量着道。

简若尘总算是知道于学友话里的含义了,见于学友已经被另一位水云宗的女修拉过去说话,谢慧兰不当不正地和她撂在当地,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就笑着解围道:“师叔,我也是第一次离开山门,前边好像瞧着很热闹。”

谢慧兰巴不得赶紧离开,得了简若尘这话,马上就到:“这里就是景山城的坊市一条街了,热闹得很,我们一起去看看。”

“这位小师侄才练气中期,就能参加问心幻阵,也是天道宗的天才修士不曾?今天看到要称一声师侄,下一次看到是不是就也该小师姐了?”水纤纤好像看不得谁搭理谢慧兰一般,笑吟吟地对着简若尘。

这谢慧兰是把水云宗和剑宗的人都得罪遍了?简若尘心下嘀咕着,口里只道不敢,接着转向谢慧兰,一副等着她拿主意的样子。

在外人面前,简若尘一向分得出远近,出了天道宗,他们就是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