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7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7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助的,可是他不得不伸出手,不仅是因为简若尘做生意的才华,还因为这个做了宗门生意的人,正在用她的方式为宗门培育了人才。

而最重要的是,她在一次次以灵石吸引了宗门的视线之后,开始显露的是天才的进阶。

柳随清绝对相信,若没有何雨春几人的离开,简若尘绝对不会选择这个速度进阶的。

“十年结丹,你至少就要在一年之内筑基,你现在是练气三层初期,若是赶在问心幻阵开启之前进阶到练气中期,我就信了你能十年结丹,肯定不会误了你的修行。”

柳随清说了这话,却不相信自己是一时冲动,做大总管多年,对宗门,他早已经有了一份极深的责任,他站立起来,微微俯视着简若尘,微微释放了属于结丹修士的威压。

就好像潜入深海,周身被束缚被挤压,简若尘微微蹙眉时,威压忽然就收了回去。

柳随清拂袖而去,水慕言依言留下,他跟随柳随清多年,早已经锻炼得八面玲珑,当下含笑道:“简小姐,我叫水慕言,是柳总管的仆役,简小姐有何要求,尽管吩咐。”

简若尘当然不会将水慕言当奴仆看待的,在她以为,水慕言的身份该相当于柳随清的助理,还是高级助理,在某些时候可以替代柳随清决定一些事情。

于是就笑着说道:“水少爷这么说,可折煞我了。”

水少爷这个称呼,对水慕言也很新奇,他微笑了下却道:“简小姐这么称呼可不敢当,简小姐就叫我慕言好了。”

简若尘怎么能当真,一笑道:“论修为,我还要称一声师兄的,那就请师兄多多关照了。”

这番话简若尘是信手拈来,和助理打jiāo道多数是她助理的事情,但她也偶尔有要接触对方总裁助理的时候,因此深有经验。

这话真的讨喜了水慕言,简若尘与柳随清jiāo谈的时候,也还是平起平坐的样子,与他,既不曾有半分傲气,也没有轻慢,更没有有意的奉迎,言词中透着的亲热,就好像他们本来就该如此亲热。

水慕言的笑也不由深了些:“简小姐真是客气了,柳总管将我留下来,就是听凭简小姐吩咐的。”

“水师兄若是这么说,我可就不敢开口了。”简若尘亲热地笑着,口里说着不敢开口,可一点都不再客气了该客气的都客气过了,再这么客气下去,就过了。

“说来我还真有些麻烦事,要请水师兄帮忙,水师兄知道,何师姐几个人累了一个月,昨天晚上就闭关了,善后的事情就都留给了我。”

何雨春几人因为什么闭的关,简若尘心里清楚,水慕言自然也明明白白,但简若尘只字不提她们的错处,水慕言当然也不会说出来,闻言配合着点头道:“是啊,本来五个人的事情,留给一个人就捉襟见肘了。”

简若尘顺着道:“可不,何师姐发下宏愿,要闭关到筑基,我平生最佩服的就是肯用工努力的修士,自然不能拖了何师姐的后腿,所以尽可能地将灵石都给了师姐几人。

师姐们闭关了,我才想起来,今天该归还从朱雀堂借的灵石了,可我手里材料不少,这灵石,就不够用了,不瞒师兄,昨晚我愁得头发都要白了,冒险吃了聚气丹,还真是进阶了。”

“聚气丹?”水慕言失声道。

“是啊。”简若尘点头,“简直,死去活来。”

这说话,也是一门技巧,上个世界的简若尘是久经锻炼的,从水慕言的自我介绍中,简若尘就感觉到他并非是心甘情愿一直作为柳随清奴仆的,哪怕在这个位置,能得到很多人的奉迎。

所以,她在组织语言的时候,就避开了何雨春主动离开,也坦诚自己昨夜的心焦,暗示自己提升修为的不得已和险状。

简若尘对待柳随清的时候,不卑不亢,显示了强势,和水慕言的jiāo谈,却称得上肺腑了,两方对比,简若尘越是轻描淡写,落在水慕言的耳里就越是同情。

“简小姐,这聚气丹却是是练气期不错的灵丹,但yào力霸道,你以聚气丹进阶,着实……”水慕言轻叹一声。

“多谢师兄了。”简若尘轻声说道,目光柔和了些。

她听得出哪一句是真心话,水慕言这时被触及了什么。

第86章 套中有套

“简小姐手里还有灵石,若是吸收灵石,就不用受那个罪了。”水慕言摇摇头,说了这话之后忽然恍然,简若尘就是缺了灵石,才不得已如此的。

话说至此,该说的就说得明明白白的,剩下的就是水慕言能做到什么程度了。

水慕言也不等简若尘再开口,就直接道:“田鼠的晶体,宗门可以给你换成灵石,却只能给你八成的灵石,还有尾毛,若是按照宗门给你的福利,就算是都给你兑换成灵石了,估计你还完朱雀堂,手里也就不剩什么了。”

简若尘苦笑了下,可不是如此,她之所以赚得了灵石,就是因为利用外门修士渴望成为符笔制作师的心理,得到了成品符笔,才换得了巨大的利润,若是只卖田鼠尾毛,她一倍贡献点从外门弟子手里换得的,再加了一倍从宗门换取湘竹笔杆,赔也要赔死了。

“所以,柳总管能给你的,也只是以宗门的名义,接了你手里余下的任务,还有你本来打算签订的后续契约,这些收益,宗门会根据最后收益,还是给你八成。”水慕言接着说道。

简若尘不用计算,就知道自己这次占了绝大的便宜,而宗门,却未见从这个jiāo易中得到更多的好名,当下就将怀里的储物袋拿出了一个,水慕言神识向里一探,就数出了其内尾毛数量,连带着晶石,接着就拿出一个储物袋抛给了简若尘。

简若尘看了一眼储物袋,微微心惊,其内的灵石,竟然与她给过去的尾毛和晶体数量极为相近。

“就是不知道这些灵石,够支持简小姐修炼到何种程度?”水慕言好奇了一句。

简若尘勾唇笑笑:“自然不能就依靠这些了,总要有机会到外边看看,才能琢磨着下一笔生意的。哦是了,我手里还有些没有分解的田鼠,也一并烦劳师兄了。”

然后简若尘就将她下一部分的计划说给水慕言,连同签了名字的合约,水慕言仔细地听了,简若尘说得明白,竟然无须再问。

水慕言至此在简若尘心里也算有了一席之地,拜上个世界的习惯,每个与简若尘打过jiāo道的,逢年过节简若尘都会奉上一份礼的,此时这个念头在脑海里转了下,不得不暂时压下来。

上午的时间才过去一小半,简若尘送了水慕言离开,就再回到工棚,阿力正将全部的失落化为力量,狠狠地折磨着手里的那块生铁,忽然就看到了简若尘站在他的身边,眼眸瞬间亮起,差一点就将大锤扔到自己的脚上。

简若尘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