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7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可我呢?”简若尘缓缓道,“修士最注重的就是信誉,连十天的时间你们都等不了了?甚至无需十天。天道宗如此可怕?在宗门内就可以直接强取豪夺?”

“我们不是你,简小姐。”郑强站了起来,许坤也站了起来,孟嫣然也跟着站了起来,好像是不经意,也许在进来的时候就有意的,或者根本就无须有意,他们四个人不论什么位置,都正好将简若尘包围。

“我们要求的不过分,我们只要一半,甚至还不到一半,在这个任务中,我们四个人每天都守在灵田旁边,提心吊胆,既害怕有人来抢夺贡献点,又担心承包灵田的修士失误,还要守着凡人杂役分解田鼠,一件件核对。

这一个月,我们夜不成寐,不得有一刻时间放松,而这一个月,简小姐你提升了一层的修为,还能够修习淬体之术,我们要求的,只是我们该得的。”

简若尘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郑强,看到他的手放在他的储物袋上,然后,眼角的余光看到何雨春也站了起来。

她,就在他们的包围中,而本来,这也算是众星环绕。

第81章 无计可施

“一万五千灵石,加十五万粒晶体,我们只要这些,到了明天中午,你还有接近两万的灵石还给朱雀堂,十五万粒晶体,也值一万五的下品灵石,就算差,也差不了多少了,简小姐,我们,没有难为你。”郑强的语气强硬起来。

如果不是他们的手,抚摸在她送给他们的储物袋上,真是言辞恳切,迫不得已,或者,他们本来也是迫不得已的。

简若尘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可是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她怎么也不相信何雨春他们等不了这十天,甚至无需十天,她和他们同样都明白,如果他们保不住灵石,她凭什么能保住灵石?

他们确实想要马上闭关,可他们也确实在逼迫她还不上灵石,甚至计算得相当准确,灵石加上贡献点,差得不是很多,但只要差一块,也是差。

郑强三人都站了起来,他们的手都放在了储物袋上,这是一个威胁的手势,何雨春没有那么做,只是因为,在两个练气三层两个练气二层修士的围攻之下,简若尘根本就没有胜算。

真要动手?简若尘几乎马上就否定了,她动不起手。

不单单是实力,从那一方面,她都动不起手。

他们的合作还没有结束,在这个中午,还会有外门弟子前来完成合约,还有一大部分制作符笔的材料在他们的储物袋内,而她,真的没有想到会出现现在这个局面。

十五万晶体的兑换,简若尘和何雨春全都知道,这些田鼠的晶体在宗门换不出灵石,它们最多是换取贡献点,无论如何,简若尘在明天都拿不出还给朱雀堂的灵石。

灵光一闪,一个念头忽然出现,何雨春的目的,就是让她还不上灵石。

何雨春没有任何道理要这么做,可她就这么做了,只有一个原因,朱雀堂。

那么,一切就都明显了。

简若尘的眼皮微微下垂了下,接着抬起来,平静地道:“决定了吗?”她要最后确定一次,虽然,她已经不抱希望了。

“抱歉,简小姐,我们只是外门微不足道的弟子。”郑强沉声道。

简若尘点点头,一言不发,一手扯下腰上的储物袋,扔到桌面上。

郑强抬头看看何雨春,上前拿起储物袋,从中拿出十五个装有灵石的锦囊,接着何雨春也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几个小口袋。

所有人,都从自己腰间的储物袋里拿出属于自己的那一点东西,他们,原本也没有什么东西的,然后,将他们的储物袋和简若尘的放在了一起。

灰扑扑的储物袋堆积在桌面上,何雨春最后看一眼简若尘,好像要说什么,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四人沉默地离开了房门,离开了院子。

简若尘出神地看着他们的背影,一直到看不见,才慢慢地伸手,先将自己的储物袋抓在手里,然后再一个个查看其它储物袋,晶体、尾毛、湘竹笔杆、田鼠的毛皮,还有没来得及处理的田鼠,简若尘相信,其内任何一种物品的数量都不会缺少的。

但这些都换不来灵石,至少,在明天天黑之前,她无法凑齐三万六千枚下品灵石。

中午,小院内迎来了一个外门修士,看到大开的房门内只有简若尘的时候,他怔了下。

他是来完成合约的,虽然所谓的合约上只有他的名字,领过了几分材料。

他归还了报废的材料和符笔,第四次的二十份材料中,他炼制成了六支符笔,其中一支符笔的品质达到了上乘,他激动不已,他已经能成为一个符笔制造师了,而以后,他还可以练习制作符纸,甚至制符。

他jiāo还了符笔,领取了第五份材料,没有去想为什么今天只有简若尘一个人,只是开心地急匆匆地离开了。

没有多久,又一个修士走来,能坚持到领取四份材料的,都是很有把握完成要求的,甚至在要求之上,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而简若尘给他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午时的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简若尘的储物袋里多数了百余支符笔,少了几十份材料,这些符笔,对于她所需要的灵石,杯水车薪。

过了午时,简若尘离开了院子,仔细关好了院门,回到自己的小房间。

盘坐在房间内,简若尘伸手按了按眉头,何雨春出乎意料的倒戈,带给她的不是一般的麻烦,真所谓计划不如变化快。

可她并不十分埋怨何雨春,被朱雀堂找上了,别说是何雨春,就是她,也要退一步,让她费解的是,朱雀堂究竟想要什么?

她不想承认,可也不得不承认,朱雀堂想要的,可能是她这个人。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在赚取灵石方面,她小小地露了两手,就成了“渔”,她在钓朱雀堂,朱雀堂何尝不在钓她,而在决断上,显然是她低估了对手。

实际上,她并没有将朱雀堂当做对手,潜意识里,她当朱雀堂是合作的伙伴,未来扶植的对象,她所做的,是在向对方展示自己的能力,准备换得一个可以被高看一眼的地位。

但她错了。

这个世界在某些方面与上个世界一样,它承认个体的才华,也会给个体一个充分发挥的机会,但它更为强调的是控制,这个世界毕竟还是修士世界、皇权世界,是有主仆之分的世界。

她想要的是尊敬,可它想要给她的,是奴xìng。

呵呵,在静室里,简若尘难得冷笑了两声。

她没有这个世界的任何思想,却不妨碍她理解这个世界的思想,皇权并不能让她心存敬畏,朱雀堂,更不能让她惧怕。

她也并不怨恨朱雀堂技不如人,就不能怪朱雀堂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