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你一个凡人女子,没有自保之能,切记以后不可心狠手辣。”

在储物袋里寻找了下,摸出几块银子扔到洛凡手里,大袖一拂,二人不觉就落在地上,就见宝船忽然加快速度,倏忽就消失在天际。

仿佛梦中一般,简若尘和洛凡怔怔地望着宝船消逝好一会,才收回目光,不觉对视一眼,只一眼,简若尘的心就狂跳起来,面色再次大变。

“你怎么了?”洛凡吓了一跳,简若尘这一眼与之前在宝船上一样,在夏晨问话之后再看他就是如此,好像十分惧怕他一般。

洛凡的询问对于简若尘,就好像上司对下属的询问,甚至还超越了这个关系,简若尘下意识就要张口回答,她已经张口了,却在脱口而出之时及时控制住了自己。

这一次对洛凡的抗拒,比前一次要轻松很多,简若尘强迫自己盯着洛凡,审视的眼神差点将洛凡看得毛骨悚然了,哪怕以洛凡良好的心理素质也受不了了,不由后退了一步。

洛凡的后退,对简若尘来说就好像是胜利了一场战斗,内心对洛凡的畏惧再消散了些,她也终于确认了一点,不论夏晨做了什么手脚,只要她坚守意志,一定能摆脱。

却丝毫不肯放松神智,冷冷道:“我哪里心狠手辣了?”

说话的简若尘,又恢复了些人气一般,洛凡长出了一口气,坚决地摇摇头道:“简小姐哪里心狠手辣了,是那修士看走眼了。”

简若尘冷笑了声,并不与洛凡分辨。

第8章 也被催眠

洛凡勾勾嘴角,和简若尘并肩而行:“简大小姐,简大总裁,你这一失踪,那一大摊子家业会便宜给谁?”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简若尘冰冷冷地道。

“哎,我就是好奇,上次那个凤凰烧香的病dú到底是不是你们世纪大厦编写的?”洛凡再问道。

“要想知道,能回去了再说。”若不是要继续克制心内异样的感觉,简若尘都不想回答。

抬眼望去,这个小山村只有不足百户人家,地理位置接近妖兽森林的边缘,山村建立在这里并不安全。

妖兽森林顾名思义,就是有大量妖兽存在的,森林边缘,即便不会有高阶妖兽,也会不时有低阶妖兽或者野兽出来祸害村民,可看着小山村宁静祥和,并无安全问题担忧,简若尘思忖了一会,按照总裁的思维,她认为这个小山村内至少有一个修士常驻。

就如她在原本世界的企业,不可能只有一座世纪大厦,每个省都有分公司,分公司下边还有子公司,至少分公司内会有总公司下派的人,子公司内有分公司的人。

岂不是能有机会测试灵根?

还有数百米,就有村民数人迎来,当中一人慈眉善目,须发皆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自称是村长,寒暄几句,听说二人是从妖兽森林内出来的,就客客气气地请到村内的一座高大建筑内,奉上了香茶。

也不待旁敲侧击,洛凡就将他们受伤被营救简单地说了一遍,但绝口不提修士的名讳,也不提他和简若尘之间的恩怨,村长一直听得很是专注,不曾chā言,只是在洛凡结束之后详细询问了夏晨的相貌,祭出的飞舟,然后请二人稍坐,自己先行离开。

简若尘猜测这村子里是有修士坐镇的,默默地捧着香茶,忽然想起来,她从穿越过来到现在,时间上已经过了不止半日了,还受过伤,可却一直不饿不渴,那半枚灵丹并非辟谷丹,也有如此效果,真是新奇。

洛凡说了好半天,虽不觉口渴,也捧着香茶喝了几口,他对茶是不大了解的,见简若尘只喝了一口就放下,心知这茶在简若尘眼里算不得什么好茶,于是也就跟着将喝了半盏的茶放下。

大门外有脚步声传来,进来的是一位女子,这女子大约有四五十岁,风韵犹在,入门后视线落在简若尘脸上的时候,简若尘心里就是一抖,这女子的视线与夏晨那般相似,一眼就好像要看到她的心里般,到此时她终于再次亲身尝试体验到了,这就是所谓的修士的震慑,不经意中一个眼神就能流露出来。

好在女子的视线只在她脸上转了下,就径直走上前坐在上手其一位置,村长跟在身旁好像陪着小心,亲手奉上茶,侍立在另一侧,洛凡和简若尘心知这女修一定就是村里的修士了,全都站起来。

女修锐利的视线落在洛凡脸上,简若尘心中一跳,不由跟着望过去,看到洛凡眼睛里一闪而逝的警觉化作茫然的过程,这个过程如此明显,简若尘从来没有见过洛凡如此茫然无助甚至带着畏惧的表情。

“说说你们遇到的修士。”

女修轻柔却不容拒绝的声音让简若尘心一抖,内心里隐藏的回忆被勾起了般,她和洛凡都还站着,没有人请他们坐下,他们却感觉不到尴尬,简若尘的心全被恐惧占据着,而洛凡迷茫畏惧的眼神显然已经迷失了自我。

可洛凡一开口,简若尘就安定下来,洛凡的声音机械单调,可是内容却毫无破绽,与之前说得并无两样。女修的视线一直落在洛凡的眼睛上,待洛凡机械的声音停下来,冷冷地哼了一声,这一声之后,洛凡好像猛然清醒了般,面色发白,冷汗涔涔,女修已经站起来,一句话都没有,径直就出门,村长忙跟出去相送,留下洛凡和简若尘面面相觑。

二人已经初步了解了这个世界的规则,此时却都被森森地打击到了,这就是修士与凡人的区别。

简若尘身居高位已久,习惯的是众星捧月说一不二,一进入到这个世界里先是被夺舍,然后被修士莫名打压,在神识里做了手脚现在她与洛凡对视,倒是能坦然了,可心底还是有与之前不同的感觉接下来又被这个女修完全无视,在简若尘二十八年的生命中,这是第一次遭遇到如此对待。

而洛凡,似乎也遭遇了她遭遇过的,但只是被强迫地回答问话,像是审问般,对他这个曾经的警察来说,更难过吧。

二人被安排着到一处空的院落里,一日之内遭遇了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此时终于有了独处的机会,洛凡快速地检查了一遍所有的房间,回到中间的堂屋,见到简若尘还是站在进门就站立的位置,低头若有所思。

不得不说,两个人的心里全是心乱如麻,再好的抗打压能力,在这一连串的匪夷所思面前都要崩溃,洛凡重新站在简若尘的面前,简若尘抬起头。

“你刚刚……”简若尘审视了下洛凡的脸色道:“是被……神识……”她还不习惯修士的用词,也说不好这些词汇。

“简大小姐,你总是这么冷静?”洛凡伸手擦拭下头上的冷汗,“我的腿都软了,你不知道那感觉多么……”可洛凡的话忽然停下,手保持着擦汗的样子停在头上,“你也是被……”

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