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6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6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越是思索,越是明白,就越是佩服,简直是五体投地地佩服,简若尘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又怎么做到这么大气的。

简若尘的条件太简单了,每一份都是制作二十支符笔的材料,第一份,她完全不要求成功率,也就是说,任何修士都可以从她手里取走二十份的材料,然后jiāo给她二十份废料。

但第二个二十支符笔的材料,简若尘要求的一成的成功率,就是说,只要你还想炼制符笔,就是在第二个炼制过程中至少要保证成功制作两支符笔。

这个要求委实不高。

四十支符笔的制作材料,就算以外门贡献点来计算,也是四千贡献点,价值四枚下品灵石的,只要有两支成品就可以了,要求真的不高。

如果制作了四十支符笔,连一个成品也出不来,就证明你不适合制作符笔了,就无法再从简若尘这里领取第三份材料。

而第三份材料,要求是一成半的成品率,第四份是两成,第五份是两成半。

简若尘这么做,收益呢?

第一份材料,尾毛两千外门贡献点,笔杆从宗门领取,每支五百贡献点,按照灵石计算,二十支笔杆就是十枚下品灵石,加起来就是十二枚下品灵石,就这么白白地扔出去了。

第二份材料,同样十二枚半灵石,但得到了两支符笔,以初学者的手艺,也就可以卖得六枚灵石。

第三份材料,同样卖得九枚,第四份十二枚,第五份十五枚,也就是说,简若尘以赔掉十八枚下品灵石的代价,为宗门培养的一个入门级别的符笔炼制师,这还不包括浪费了两份材料就无法继续下去的损耗。

这还是因为尾毛简若尘只有成本价,这要是也以宗门的价格,就不是赔掉十八枚灵石的代价。

然后呢,简若尘肯定会有另外一份要求了。

已经达到两成半成品率的修士,谁也不会轻言放弃的,只要能达到五成的成品率,就算是一个初级符笔制作师,要知道,这是不需要给宗门卖身十年就得到的技能。

只要,只要三个修士中有一个能在简若尘这里完成到五成,简若尘至少能将之前消耗的成本灵石全部收回,而三个中不会只有一个吧。

不不,如果是自己,在经过这么多材料的消耗后,能成为初级符笔制作师,对简若尘肯定的感激不尽的,之后,一定会对简若尘在制作符笔过程中有求必应,因为成为初级符笔制作是,就还想成为中级的,然后是高级的。

这,还只是最保守的计算,成品以最低品质考虑,而成品,不会总是最低的。

朱和痴住了。

第70章 这一手漂亮

这一会时间,就接二连三有修士过来,有练气中期的,也有练气初期的,每一个,简若尘都很耐心,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发出去了五份材料,然后,仿佛突然间,摊子就被围住了,水泄不通。

朱和后退了一步,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怔怔地看着简若尘,看着摊子前的修士们。

他只计算了简若尘的灵石收益,这是表面的,还有内在的看不到的收益,作为一个管事,哪怕只是外门最小的一个管事,他也知道,简若尘这番举措,在宗门内的意义。

一个宗门最需要什么?一是高阶修士,二就是掌握各种技能的炼制师。

简若尘在宗门内大张旗鼓地承包了灵田,囊括了整个一年度所有的田鼠,要说不被宗门注意是不可能呢,这些田鼠的材料简若尘自己本来是无法消化的,拿到宗门之外也不无不可,但就是彻底得罪了宗门。

投靠朱雀堂?朱雀堂也在天道宗内,朱雀堂会因为一个练气一层的修士得罪宗门?哪怕用脚后跟思考也是不可能的,利用之后,肯定会一脚踢开。

但简若尘这手玩得是太漂亮了,她以明面上赔本的事情,不但赚回了灵石,还给宗门培养了一大批的符笔制造师,如果她真想做些什么的话,也给自己拉拢了一大批帮手。

并且在最后,按照投入与产出整体计算,简若尘根本无需投入全部的田鼠尾毛,甚至一半都不到。

真……可怕。

朱和的脑海里反反复复都是这两个字,他想起了索道,看起来不值一枚灵石,不过是节约了凡人的劳力,而凡人的劳力是最不值什么的,但简若尘犹豫都没有犹豫,就将功劳让给了自己。

索道,还可以说是她为了赢得赌注做的努力,为了九十八倍的赔率,可现在呢,她的背后还有朱雀堂,没有人比他更知道简若尘在叶非心里的分量了。

“可不可以直接领两份材料?”

“啊?只能一份一份的?”

“知足吧,能白给你一份练习这机会多难得,要不是制作师的料,也别多糟蹋人家的材料。”

“对对,这材料也都是贡献点换的,浪费不得。”

“诶,简小姐,田鼠的尾毛你是两个贡献点得到的,这湘竹笔杆呢?”

后一句话一出,围观的人忽然就是静下来,是啊,尾毛的成本低当然这是以简若尘得到田鼠的过程来看,可湘竹笔杆在外门,也要五百贡献点一支的。

“所以,还请大家珍惜手里的材料,我希望大家都能早日入门,让我少赔些灵石,接着与我签订另外一份契约,再尽快成为初级炼制师,我就收支平衡了。”

简若尘笑着,和煦的笑容里含着隐隐的无奈,谦逊的大度,仿佛在用宽广的胸怀来包容一切。

“还请领到材料的各位师兄师姐们多多替我宣传下,多谢各位了。”简若尘说着拱拱手。

“简小姐你这是为我们打算,是我们该谢谢你的。”有人马上就道。

“简小姐,你为啥要赔着灵石干这事啊?”

“对啊,田鼠卖到外边的坊市,一只也要……”话没有说完,好像被旁边人拉走了,声音也湮没了。

“其实只要三人中有一位成为初级制造师,我就不赔的,再说,能和未来的符笔制造师jiāo好,是多少灵石也买不来的。”简若尘还是笑着道。

“哈哈,哈哈。”人群中传来笑声。

“简小姐仗义,咱们要是真能成为符笔制造师,一定不会忘了简小姐的恩义。”

“对!对!”

水慕言身着外门灰色长袍,站在距离简若尘摊位不远处,吃惊地看着这个摊位,修士们议论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简若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不但他没有想到,柳随清总管也没有想到吧。

看着两个个练气初期修士结伴高高兴兴地从摊位前离开,水慕言跟了过去,在那修士离开之前拦住了。

“师弟,前边怎么那么热闹?”水慕言招呼了声。

两个修士站下,看到眼前修士虽然面生,修为却高过自己,急忙施礼,其中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