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6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6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子,多少都会在任务中获得些额外的收益。

比如说简若尘,完成砍伐银松任务的同时,可以获得银松的一些残枝,那些从主树干上砍下来的枝杈,宽度不够,很难炼制成符纸,一向被当做废料,但是,也不是完全不可用的。

可以用这些银松的树枝,练习炼制符纸的过程,如果手艺足够,从中也可以制作出来几张真正的符纸的。

再有制符师,宗门提供符纸、朱砂、符笔,却因为制符的成功率,要求上jiāo的成品符通常在三成到六成之间,多余的,宗门会以贡献点收回。

但,几乎没有制符师会将多余的成品上jiāo换取贡献点的,因为这些被宗门收回的俘虏,会以几乎增加一倍的价格反过来出售给宗门弟子。

于是,就有制符师将多余的成品留下来,要么自己用,要么再坊市内以低于宗门的价格出售。

宗门对此心知肚明,却不加干涉,因为越是这样,制符师们的制符实际成功率会越高,还会促使制符师们向更高级的符挑战。

毕竟,宗门需要的是门下弟子实力的提升,而不是将他们当做奴隶般压榨。

还有,不论是外门弟子还是内门弟子,都可以申请到妖兽森林内历练,当然,外门练气初期弟子是不会冒然进入妖兽森林的,历练期的收获,宗门从来不强制收回的。

所以,坊市内摆摊的虽然不多,但总是会有人的。

有朱和在,一路的安全就似乎有了保障,毕竟也是管事,不同于普通练气中期弟子。

先简单转了一圈,简若尘没有计较位置,只找了一处还算宽敞所在,拿出了一个纸板,却是写好了字的宣纸贴在树枝做得框架上,框架的后边还有好几根横条,做工简单,却也实用。

朱和就看过去,自己清秀不足,大气有余,并非毛笔书写,反而像是某种硬物写上的,一勾一撇都极为有力。

树枝?碳?朱和很快就辨认出来。

提供制作下品符笔材料田鼠尾毛和湘竹,无成品率要求。

朱和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视,无成品率要求,还提供制作符笔的材料,这是疯了?

朱和使劲地看了一下宣纸上的字迹,确定没有看错,他迟疑了下移开,站在一旁,脑袋里一时有些乱,试图以简若尘的角度考虑,简若尘到底要做什么,以至于他都忘记了何雨春的存在。

不要求成品率是什么意思,哦是了,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不可能白白拿出材料给人练手的,肯定还有具体要求,只是不方便直接写下来的。

那,会有什么样的修士来问呢,要是自己,总要好奇的,只要有人好奇,就会有人询问,才一步步将要得到的解释出来,至少,这个摊子的人气足够了。

朱和还没有想明白,已经有人站在面前了。

“朱主管,这个摊位是你的?”来的修士朱和认识,同是练气五层的王立。

“王道友,”朱和点了点头,都是一样的修为,无所谓师兄师弟,很多时候也以道友相称,“不,摊子不是我的,是这位简小姐的。”

第69章 赔本的合约

不觉,朱和对简若尘用上了简小姐的称呼,出口之后心里也是一愣,他这是不愿意简若尘被别人看轻了?

是的,他马上就在心里承认了,他都对简若尘低头了,自然也不愿意别人在简若尘面前趾高气扬。

“简小姐?”王立诧异了下,视线移到摊位后的简若尘身上整个外门,大约是没有人不知道简若尘的,但简小姐三个字,却陌生得紧。

“简若尘。”简若尘自我介绍道,这要是在上个世界,是要握手的,可惜整个世界,连缓和尴尬的举动都没有。

“师兄是对制作符笔好奇吧。”简若尘接着道,“这写得没有错,我提供炼制下品符笔的材料,不要求成品率。”

王立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带到符笔制作上了。

“没有成品率?”他狐疑地重复了句。

“当然,但是,制作出来的废料,我也要收回的。”简若尘笑着,从身上又摸出一张纸来,“你看看,这些是具体的要求。”

王立下意识伸出手看了几眼,又抬头看看简若尘,再低头看了一会。

朱和的心痒痒的,他知道简若尘会有后续的要求,但到底是什么要求他自然不知道,他也想要看看,可身为修士,他不可能做到凑到王立身边一起看这种举动的。

“如果我只领取第一批材料之后,就不做了呢?”王立终于从纸张上抬起眼睛,研究着简若尘的表情问道。

“这个是自愿的。”简若尘回答道。

王立的眼睛眯了下。

朱和不由有些紧张,他心实在是痒痒的,简若尘到底有什么样的条件,能让王立如此犹豫。

据他所知,外门的符笔制作师根本就没有几个,确切地说,只有那么几个练气后期的修士是符笔制造师,还只是初级级别的。

符笔制作师的门槛其实不高,但再不高,宗门也不会白白花费材料培养的,从一个完全不懂得符笔制作的修士,到一个合格的符笔制作师,期间不但要耗费大量的制作材料,还有时间,更主要的是,并非下功夫,就一定能成为符笔制作师的。

这个理论适用于所有炼制职业。

朱和曾经也想走炼制师的路,毕竟,只要乘为炼制师了,不管是炼丹还是制符,或者是炼制符笔符纸,就等于有了一个赚取灵石的固定渠道,但是,要想经过宗门的培养,就要与宗门签订下至少十年的契约,这十年内的时间,大半都要给宗门。

一个资质不好的修士,一个筑基无望,不,可能或不可能之间的修士,这一生还会有几个十年?损失了一个十年,真的还有机会筑基?

所以他退却了,这也是大多数修士退却,整个郑国,整个大陆各种炼制师都缺乏的原因。

王立的犹豫没有多久,很快就领了第一份材料,大庭广众之下,何雨春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二十份田鼠的尾毛,和二十根切割成笔杆大小的湘竹,还有一块兽皮。

“王师兄,请在这里写上你领取的材料数量,十五之前,你可以到我在乙庄的住处,jiāo回所有炼制过的材料。”何雨春道。

王立很快按照要求写下来,拿了材料,对朱和点点头,匆匆离开。

朱和想要问,可是又不知道该问不该问的时候,简若尘开口了,“朱师兄,我想起来了,你在工棚那里平时也有时间,要不要来一份玩玩?”

简若尘说着将那张宣纸递过来,朱和犹豫了不到一瞬,就接过来了。

一目十行地先看个大概,朱和就心惊了,跟着又详细地看了一遍,就再有修士过来询问了,朱和将宣纸放回去,脑海里飞快地思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