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5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5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就算我找人替我买,朱雀堂的规矩,人与玉符必须同时出现,二位,你们觉得,朱雀堂会为我破例吗?”

“你说你认得叶少爷,骗我们呢吧,叶少爷会认得你这个练气一层的五灵根?”另一个人讥讽道。

“这个不假。”简若尘嘴角勾起,从怀里拿出一个白玉玉符,上面红色的“朱雀堂”三个字极为醒目,她晃晃玉符,又慢条斯理地收在怀里的储物袋内,笑吟吟地看着面前二人。

她就不信,敢有人明目张胆地在外门得罪朱雀堂。

能够借势自然要借势了,这就是简若尘要了朱雀堂玉符的原因。

在天道宗内的凡人杂役,外门修士本来是无权驱使的,但外门修士却有一个特权,就是可以雇佣凡人杂役做仆役,简若尘找了管理凡人杂役的管事,不多时,就得到许诺,从后天开始,一个月的时间,有十个凡人杂役可以供她驱使。

她需要给管事的,在简若尘看来是九牛一毛的贡献点,而给凡人杂役的,不过是些修士眼里不值钱的金银。

第59章 主人的风采

外门再一次zhà了,比照朱雀堂有人赢得了一比九十六的赌注,zhà得还要厉害。

先是外门四庄杂役处都发布,所有灵田都承包出去,今年捕捉田鼠的任务发布完毕,接着就是四庄餐堂外贴出了告示,招收外门修士看守灵田,最最主要的是,捕捉的田鼠,每只以二个外门贡献点的价格回收。

朱雀堂内,叶管家站在叶非身边,恭敬而又带着赞赏的神情道:“那四个修士开始也都是战战兢兢的,尤其是最小的那个丫头,除了咬死了合同,必须要签字画押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个时辰后,简小姐过去了,在旁边站了一会,那丫头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似的,然后简小姐就回答了几个问题,都是关于贡献点的,简小姐的回答也干脆,只说合同受到了外门的承认和保护,完不成自然由外门负责。

也就回答了几个问题,就有人上来签订了合同,我们的人看了,最先签订合同的两个人是三公子的人。”

说到这,叶非抬头瞧着叶管家一眼,两个人的眼睛里都露出了笑意。

“少爷,这位简小姐很不一般,我打听了,她在接取银松砍伐任务的时候,就和何雨春有过接触,后来何雨春不过是接了五百亩灵田的承包,这个计划该不是简小姐提出的。”

叶非点点头:“索道那般手笔,她轻易就送出去了,一枚筑基丹都不放在眼里,想必经营之道在她眼里都不算什么,两倍的贡献点,她也真敢。”

“是啊少爷,我估计着,简小姐还会找我们朱雀堂做生意的,这生意接是不接?”叶管家询问道。

“在商言商,有利就接着。”叶非慢悠悠地道。

“少爷,我们倒是无所谓,只是这一次外门会小小地损失一笔,以后简小姐在外门就不很容易了。”叶管家提醒道。

“外门损失的不过是个五灵根的修士,不过,我倒是觉得,简若尘不会考虑不到这点的,若是连朱雀堂和天道宗之间的平衡都把握不到,再能敛财,也会招祸。”

叶管家点点头,迟疑了下接着道:“我总觉得简小姐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偶尔流露的气质,与少爷您……”

叶非瞄了叶管家一眼,叶管家收住了口。

柳随清是天道宗总管,在天道宗并无多大的实权,却是天道宗谁也不肯得罪的人,只因为这个总管,是总管整个宗门财权的人,也算是高位之人了。

这个位置的人,只有大事才亲自出面,寻常的,自然有手底下人去cāo办,只是现在,他正负手站立,一个面色伶俐的小修士正口齿清晰地汇报着。

寻常宗门小笔的灵石jiāo易,柳随清要是全都管着,也不必修炼了,能跟在柳随清身边的人,也一向知道宗门内不是什么些微小事都无须回报的。

比如说刚在外门引起柳随清关注的简若尘。

小修士水慕言眉清目秀,年龄也不大,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别看他年纪小,人却是难得的聪慧,跟在柳随清身边也有十年的。

在柳随清身边,他只是个仆役的身份,端茶倒水,铺床叠被,侍奉笔墨,但整个天道宗,能接近柳随清的,可没有人将他看做柳随清的仆役。

若说柳随清是天道宗的总管,水慕言就是柳随清的管家,能做了柳随清的管家,在天道宗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柳随清挑挑眉毛,很是感兴趣,“两倍的贡献点,也只有朱雀堂能拿出来,朱雀堂未必看得上这点蝇头小利,就是说她手里还有朱雀堂看得上眼的东西了。”

“可她只是练气一层,有什么东西能让叶少爷看上呢?”水慕言也思索着。

“当初我看中你,你也是练气一层。”柳随清瞄水慕言一眼。

“是我的福分。”水慕言谦恭地道。

当初他还不到十岁,修炼了两年,才进入到练气一层,那时候还小,却也知道没有靠山仅凭借自己,是无法尽快提升修为的,所以就进了内门做内门修士的杂役,竟然就因为口齿伶俐被柳随清看中了。

十年,若非跟在柳随清身边,又怎么仅仅十年就进阶到练气后期呢,这还是他几乎耗费了一半时间在各种事情上,有柳随清的贴身琐事,他懒得做的宗门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事情。

水慕言停顿了下,知道柳随清不是想听这个,想想又道:“据说简若尘已经三十出头了,这个年纪,在凡人里是年岁稍长的了,她的眼界似乎也很高,肯将贡献点花在传功堂内,还有那个所谓的索道,朱雀堂的赌注,寻常凡人,可难有这样的魄力。”

柳随清也点点头,他和水慕言都看不上千八百的下品灵石的,但一个练气一层的修士,大约都没有见过灵石是什么模样的,一个念头就帮别人赚了九十八倍的灵石,这可少见,不,是几乎不见。

还有索道,他有意将奖励直接给了朱和,当做不知道索道的构想来自哪里,也是想要看看简若尘的态度,可反馈回来的,却是简若尘真的全不介意。

她确实是把这份功劳直接送给朱和了。

“说起她还是凡人的时候,就是富贵人家,家里是做生意的,可越是生意人家,越看中灵石吧,从她赚取灵石的手段看,确实像,可对待灵石的气度……”柳随清沉吟了会。

柳随清用的是气度这个词,水慕言眼神里忽然划过一丝灵光,yù言又止。

“你想要说什么?在我面前还要藏着一半?”柳随清睨视了水慕言一眼,转身到桌边,水慕言抢上一步,到了一杯热茶,这茶却是盛在特殊炼制的茶壶里的,可以保持灵气和温度,自然还要照顾口感。

“哪里敢欺瞒主人,只是觉得这个说法有些放肆。”水慕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