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喜欢了,就失去了对待洛凡一样的温和。

见简若尘眼神迷茫,连他视线一眼都承受不住,刚要转头,忽然想起洛凡肩上的大洞,当下眉头微蹙,眼神更加锐利地盯住简若尘的双眼。

简若尘只觉得心内一寒,眼前忽的一变,她诧异地睁大眼睛,就看到她正置身于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内,这房间布置好生奇怪,好像极为华丽却又看不清晰,只在正前方摆放着一个靠背椅,她眨了眨眼睛,就看到靠背椅上忽然多出一个人来,正是洛凡。

洛凡还是一身骚包的白衣,只是这白衣样式奇怪,分明是古装,端坐在椅子上威严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简若尘的心里升起心悸的感觉,看着洛凡,好像看到的是……她无法形容她的心情,只因为她的心里有个念头一直在驱使着她跪拜下去。

跪拜?她简若尘除了逝去的父母,不曾跪拜过任何人,更何况他洛凡,可心底,那个催她跪拜的念头愈加强烈起来,而肩膀也是一沉,好像有只大手按了下来。

“这是你的主人,你要臣服于他!这是你的主人,你要臣服于他!”威严的声音回响在耳畔,简若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不!不是!

可这声音直接就出现她的脑海里,带着强势与镇压,肩膀上的压力也在增加,好像千钧重量落在肩上,她的双腿在发软,脑海里全是跪拜的念头,洛凡就是他主人这几个字好像与生俱来般刻在她的心上。

她的肩膀矮下来,双腿也好像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分量弯下去,她看着洛凡威严地望着她,她虔诚地张开口,可就在双膝接触到地面的前一刻,从心底忽然升起一声大叫:不!简若尘忽的跳了起来,眼前一花,她发现她正安安稳稳地坐在宝船上,脑海里一片混沌,正对的是夏晨锐利的视线。

“简……简小姐,你怎么了?”洛凡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你脸色很不好。”

不用洛凡说,简若尘也知道她的脸色肯定很是难看,只因为她现在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心悸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冷汗遍布全身。

夏晨盯着简若尘的眼睛,心里微微诧异,一个凡人女子竟然抵抗了他的神识烙印,他不是不能强行将烙印刻在简若尘的识海内,只是在遇到强烈抵抗的时候,会引起神识崩塌,不过简若尘的脑海内已经留下印记了,会潜移默化影响她的想法。

“简小姐大概是回忆起了什么?”夏晨接着洛凡的话,很自然道,“无须担心,只要你记得你是谁,洛凡是谁,就可以了。”

洛凡怔了下,看着简若尘蹙起眉头,好像若有所思,接着视线从夏晨处移开向他望过来,带着狐疑,还有丝莫名的感觉,接着眼神一凛,洛凡的心砰的一跳,只觉得要不好,抢先说道:“简大小姐……”

他背对着夏晨,和夏晨一般都是面对着简若尘,只不过他和简若尘全是坐在宝船上,比夏晨要矮上几分,不敢在夏晨的眼皮子底下有任何异动,只是拼命地眨眼,用的称呼也是原本简若尘就熟悉的“简大小姐”。

简若尘盯着洛凡,脑海里一阵恍惚,心内油然而生一种畏惧,她缓缓眨了一下眼睛。

第6章 社会构成

怎么会畏惧?她简若尘何尝畏惧过任何人?

她是谁?是简家大小姐,执掌世纪大厦十二年,杀伐果断,这一次yīn沟里翻船先是被撞,然后就莫名跑到这个地方,差一点被夺舍,又遇到这么个对她隐含敌意的修士,伤倒是好了忽然又出现畏惧洛凡的心理,这是怎么回事?

洛凡,不过是一个网警,二人之间的地位云泥之别,她简若尘惧怕洛凡,简直是天大的玩笑,可简若尘自己的心理她是完全清楚的,对洛凡的畏惧好像已经根植在心里。

与夏晨有关,只能与夏晨有关。

她一直是边听着夏晨与洛凡的对话边吸收脑海里的记忆,加上之前的,已经差不多七七八八的了,对修士的手段多少有些了解,她之前正是被夏晨询问,可记忆里却仿佛没有自己的回答,忽然间就心跳如鼓,听到洛凡担忧的声音,她百分之百肯定是夏晨对她动了手脚。

她还是一动不动坐着,只有她心里才知道她要用多大的意志才能掩饰对洛凡的畏惧,紧握着拳头指甲深陷在手掌中,靠手掌的疼痛才抑制住要匍匐在洛凡身前的想法,拼命将视线从洛凡的身上移开。

心猛然一松,虽然洛凡还在身前,但只要不看,畏惧的感觉就淡了许多,心中油然而生的是对夏晨的愤怒。

她明白人在矮檐下的道理,她一介凡人,根本没有资格可以和修士硬碰硬,就好比以前,她也是根本不把一些人放在眼里一般,不过是风水轮流转罢了。

能成大事者都是能屈能伸之辈,执掌世纪大厦这十二年来简若尘什么样的事情没有遇到过,身体的反应做不得假,心里的反应却不是夏晨能够看到的,她也不可能做到夏晨所希望的那样,一瞬间脑海里纷纷杂杂,她不敢看洛凡,也不敢看夏晨,她怕她看着夏晨就会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洛凡与简若尘面对面,简若尘脸上的表情变化看得是一清二楚,从回答夏晨问话的茫然到与他对视时候的凛然到眼神的退缩,这不是他了解的简若尘。

极快地从头思考了一遍,却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他绞尽脑汁也想到夏晨会根据他的几句话和肩伤,还有简若尘的动作先入为主地对简若尘失了好感,急切间道:“简大小姐,仙人在询问,你还没有回答。”

简若尘的视线落在她扶着宝船的手上,她深吸了一口气,顺着洛凡的话道:“仙人相问,不敢不答,要说奇怪的事情,没有什么比这半日经历更奇怪了。”

洛凡前一句询问,简若尘马上就跟着回答,就好像是回答洛凡的询问般,落在夏晨的眼里,便是简若尘对洛凡有意识的臣服。

这一开口说话,简若尘就镇静下来,她避开洛凡的眼睛不看,站起来向夏晨躬身一礼,道:“承蒙仙人相救,心中感激不尽,小女子只是一介凡人,无以为报。”

夏晨轻笑了声,和颜悦色道:“简小姐多虑了。”

简若尘慢慢解开手腕上的坤表,这是她在侧头避开洛凡视线的时候才想到的,这表质量颇佳,穿越与撞击都没有半点损坏,她解下手表就双手托起道:“它可以随身计时,一共有三个指针,其中最短的指针每六个时辰旋转一周,是我父亲送的礼物,还请仙人收下,以表我对仙人的感激。”

夏晨微微诧异,可马上就明白简若尘的心理,她是觉察到什么了,至少,她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些变化,而这变化是和他有关的。

聪慧,心智坚韧,夏晨在心里对简若尘做了判断,有些后悔对简若尘做下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