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其下的巨石基座,在简若尘还没有到的时候就已经放置在合适的位置上了。

一个上午,都不时听到杂役们的欢呼声,仿佛被感染了似的,简若尘的嘴角也一直微微扬起,一直到叶非再一次站在她的面前。

“你很在意凡人的开心?”叶非站在旁边好久了,他要是诚心不想让简若尘注意到,简若尘还真没有发现。

简若尘实际上只站了几分钟,但是她脸上的笑意太明显了。

“很多时候,付出比索取还要快乐。”简若尘回头看着叶非,“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难道你看着他们那么开心,你不开心吗?”

“不知道。”叶非摇摇头,快乐吗?他体会不出来,他好像很久没有快乐的感觉了。

简若尘瞧着叶非,好像在他身上找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就好像十六岁那年,虽然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可永远也忘不了。

明明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可能也就这么大吧,但是神态和举动就仿佛成年人一般,也是,十七八岁的时候,她也已经撑起了世纪大厦的担子,虽然她并不想担起那个担子。

可只有一瞬间的心软,随即,简若尘就将心软抛到脑后。

“你本来可以自己独占这份功劳了。”叶非忽然道。

“那只是表象,蝇头小利。”简若尘摇摇头,没有否认索道是她的提议。

“长远?”叶非不由加了句。

“付出总是有回报的。”简若尘侧侧头,看着横卧在地上的银松,“比如说,大家只以为砍伐银松就是为了几个贡献点,却不曾想到自己的身体也得到了锻炼;只想着提升修为才能增加实力,没有想到控制灵力与控制ròu身的力量,同样都是实力的一种。”

“你不论看到什么事情,都会挖掘出更深层的含义?做哪一件事情,都要有并存的利益?”叶非问道。

“不是绝对的,但既然有这个可能,为什么不那么做?”简若尘反问了句。

“那你的灵力呢,也是因为挖掘更深层含义找到的并存利益?”叶非终于问了出来。

“应该是这样的,枯燥漫长的过程,然后带来了意外的惊喜。”简若尘点点头,毫不在意就承认了。

两个人之间再次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叶非对简若尘的坦诚并不惊诧,他沉默,是想要等待简若尘的条件,可简若尘竟然也就此沉默了。

到了下午,索道的安装基本就完毕,包括滑轮也各就各位了,钢丝的炼制还需要些时间,然后就是沉水石炼制的桥厢。

沉水石不算什么特别的修炼材料,除了做成砍伐银松的斧子,就是炼制成能密封住灵力的容器,但索道需要的量不少,再加上朱雀堂的参与,宗门想要装作不知道也不现实了。

洛凡站在索道高塔下的时候,心下的吃惊不比炼器堂堂主范长利小。

简若尘她还真敢啊。

洛凡在筑基之后,已经将宗门上上下下的各个关节全都打听了,职业习惯而已,虽然太深的内幕打听不到,但是看到的、听到的东西再想想,就能够联系到一起了。

简若尘的外门任务、朱雀堂的赌局,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娱乐,作为修士茶余饭后修炼之余的谈资,结束了就会被遗忘了,可现在生生被简若尘不声不响地弄成了大事。

所有的指向都是朱和拿出了图纸,朱和想到了为宗门分忧,但这瞒得了谁,也瞒不过来自同一处的洛凡,简若尘的手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叶管家,你也在这里。”范长利笑呵呵的与叶管家打着招呼,回头对洛凡道:“来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朱雀堂的管家叶水泉,筑基后期修为,叶管家,这位就是我们掌门的亲传弟子洛凡。”

“见过范堂主。”叶管家对范长利拱手施礼,视线跟着放在洛凡身上,“这位就是天道宗修炼天才洛道友,失敬失敬。”竟然也是与洛凡施个平等身份的礼节。

“不敢,见过叶管家。”洛凡也施礼道。

“叶管家在这里,叶少爷也不远吧。”范长利客气了一句就步入正题道。

“少爷接了外门任务,正在山上砍伐银松。”叶管家道。

“啊?”范长利显然没有想到,不由回头看了看山上。

“少爷说了,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找点事情做做。”叶管家补充道。

范长利的视线从山上转移到近在眼前的高塔,然后又回到叶管家的身上,“所以,顺便将索道也帮着完成了?”

第54章 局太大了

范长利的视线从山上转移到近在眼前的高塔,然后又回到叶管家的身上,“所以,顺便将索道也帮着完成了?”这话稍显咄咄逼人。

叶管家不苟言笑道:“少爷也是天道宗的弟子,这里理应的。”

范长利被不软不硬地噎了下,却不能翻脸,哼了声道:“宗门自然也不能让叶少爷白白受累。”

说着拂袖要走,看到在一旁恭候的朱和,只像在看着个傻子一般,不yīn不阳地道:“朱和,你这可是给宗门立了一大功。”

朱和脸上一喜,刚要说什么,范长利却早转过头去,对洛凡道:“洛师侄,和你一起进门的简若尘就在山上。”

洛凡张口接上道:“从入门才见到一次,正有些想念了。”

范长利这才回头看着叶水泉道:“叶道友一同上去?”

叶水泉微笑道:“好。”

三人扔下脸色发白的朱和,一起向山上走去,边走,范长利边给洛凡介绍银松,也和叶水泉闲聊几句,好像没有看到凡人杂役兴奋地在高塔爬上爬下,还有朱雀堂的修士在来回飞行调试。

神识一扫,已经找到简若尘砍树的地方,却是越过去了,对洛凡道:“先给你介绍叶少爷去,叶少爷是皇族六王子,在我们宗门历练,对了,听说你也买了赌注,还赌了最高赔率的三倍。”

洛凡也神识向简若尘看了下,就笑着应道:“是的,一赔九十六。”接着看先叶水泉,“现在看,叶管家,这笔灵石我要赚到了。”

叶水泉也微笑着道:“洛道友的眼光一定是不差的。”

叶非所在与简若尘不远,相隔三百米不到,三人一路前来动静不小了,简若尘感觉到神识扫视,便放下斧子观望了下,透过树影,可见范长利正在与洛凡说话,三人谁也没有向这边看来。

简若尘将斧子放下,后退几步靠在一棵叫不出名字的树上她很注意自己修士的身份,轻易不触碰到银松树上。

那位中年修士她不认识,可叶管家和洛凡她都认识的,和洛凡在一起,还让叶管家也恭恭敬敬的,也只有内门修士了。

索道弄出的动静好像大了点,朱雀堂都参与了,内门的炼器堂不可能不过来看看,以叶非俗世的身份,寻常的修士就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