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这一餐相比前一天的两餐,不仅是膳食的质量,就是气氛也好了许多,叶非还是食不言,这样吃饭的时间就缩短了许多,只是吃水果的时候,简若尘稍稍为难了些。

“怎么?”叶非终于开口了。

“在考虑以什么样的姿态吃掉这枚灵果,会显得有风度。”简若尘打量着果盘里的灵果,叹口气。

“什么?”叶非愕然了下,显然没有明白简若尘的意思。

“水果的吃法一共是两种,一种是切成块用果叉文雅地吃掉,另一种是抓在手里吃的汁水连连,前者注重形象,后者注重滋味。”简若尘叹口气。

“你想要用哪一种?”叶非沉默了下道。

“人前自然是第一种,虽然不够爽快,好歹也能吃到,人后么,”简若尘想了想,再叹口气,“还是第一种。”

看着叶非诧异的目光,解释了句:“我讨厌手上全是汁水的感觉。”

“你的做派真不像修士。”好一会,叶非才道。

“所谓人前。”简若尘只用四个字做了总结。

简若尘不知道真正的修士该是什么样子的,想来这个世界修士和俗世的权力并无分开,那修士其实也就是有地位有权利的长寿者而已。

不过她见到的,最高修为的也只有夏晨,想到那个给了她一个下马威的修士,简若尘在心里摇摇头,真正的修士?何为真正呢?

当天回到乙庄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简若尘想要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房间,却还是被冯阳拦住了。

“冯总管。”简若尘在心内叹息着,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

彼时,两个人回到了冯阳的院子内,站在宽敞的客厅里,谁也没有落座。

“你知道叶非的身份吗?”冯阳皱眉,直接问道。

简若尘自然摇头:“除了朱雀堂的叶少爷,可以说一无所知。”

“那你就敢投靠!”冯阳压低了声音咆哮着。

简若尘觉得很奇怪,她投靠什么人冯阳为什么要生气,她和冯阳,也不过就是乙庄管事和外门弟子的关系,莫不是洛凡来过两次,他就在自己身上打上了洛凡的标签,替洛凡看着自己了?

“你不过是个练气一层的小修士,还是五灵根的,有洛师叔还不够,还非要再给你自己找个靠山?你怎么就以为叶非会容忍你这种修士?就因为索道?”冯阳气得嘴唇都在发抖。

简若尘莫名其妙地看着冯阳,怎么也看不出冯阳的好意来,直到她要是再不吱声,冯阳就能跳起来的时候,才开口:“第一,冯总管哪里来的消息,我在投靠叶少爷。”

她停顿了下,接着道:“第二,就算是我投靠叶少爷,冯总管这气也莫名其妙些了吧。”

“我这是为我吗?”冯阳说了这一句忽然停住了。

简若尘意味深长地笑笑。

“他,叶少爷,在俗世的身份,你就一点也不知道?”冯阳瞪着眼睛道。

简若尘坦诚地摇摇头。

“那叶姓,你总该听说过吧。”冯阳退而求其次。

简若尘的神情有些意外,叶姓,不会就是那个叶姓吧。

“现在知道害怕了?呵呵。”冯阳冷笑两声。

简若尘叹了一口气道:“冯总管,就算叶少爷是皇室的人,在天道宗也只是个外门弟子,好吧,就算我投靠了叶少爷,可我这修为,连台面都上不去,不至于会影响到什么吧。”

“是,是,你是影响不到什么,洛师叔呢?”冯阳怒道。

洛凡?和洛凡又有什么关系了?不会是因为她和洛凡一同进入天道宗,洛凡来找过她两次,就以为她会把洛凡牵连进来吧。

简若尘带着狐疑的眼神看着冯阳,缓缓说道:“我不懂冯总管的意思。”

“叶少爷是不受宠的六皇子,不然能在天道宗的外门一呆就是七八年?练气后期三年了都无法筑基?他好歹也是三灵根,也是皇子,你以为叶少爷是看上你了吗?你是在给洛师叔招惹祸事。”冯阳压低了声音道。

简若尘眼皮垂了下,再抬起来的时候,看着冯阳就略微带着怜悯了,他想要通过自己牵上洛凡的线,可惜,用错了方法。

不过叶非竟然有这般的身世,到要好好考虑了。

“冯总管都说了,我就是个练气一层的小修士,怎么敢攀附洛师叔做靠山呢,不过是洛师叔高抬贵眼看我一眼。”简若尘慢吞吞地道。

“你……”冯阳气道,“怎么如此不识抬举,自不量力。”

简若尘嘲讽地勾勾嘴角,她其实不很介意被人利用,但是利用了她,还要明目张胆地来告诉她,甚至理直气壮地干涉她的行为,还要给她安上一堆乱七八糟的罪名,她就很介意了。

不识抬举和自不量力,呵呵,真说不好是形容谁的了。

只是,果然叶非不受宠到这个程度了啊,连天道宗一个筑基期的内门弟子都比不上,嗯,她倒是忘记了,洛凡不是普通的内门弟子,还是掌门的亲传弟子,还是天灵根的修炼天才。

叶非一个皇族,练气后期巅峰修士,竟然放低了身段来接触她,大约还真是洛凡的原因。

第53章 她还真敢

难怪冯阳只做到外门乙庄的总管,只想着锦上添花,就不懂雪中送炭永远要比锦上添花让人感动,记忆深刻。

就不想想,天道宗好歹也是个不小的宗门了,怎么就肯收留不受宠的六皇子,还容忍他自己弄个朱雀堂在外门玩,果然是眼界局限身份地位。

简若尘还不至于将自己身份放低到与冯阳计较的地步,纵然冯阳说话不好听,她也没有放在心上,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先将叶非的身世再琢磨了一遍,觉得叶非不至于是因为不受宠不敢进阶的。

她还是了解高位人的思想的,什么也比不上攥在手心里的实力,木火土三灵根,三年没有进阶筑基,看到自己灵力充沛时候的眼神,莫非,也是一个想要多灵根都进阶的人?

或者,是想要在相生相克上做些文章?

这个晚上,简若尘拿出了叶非的灵餐,还是那种不知名妖兽的ròu,这一口简若尘准备得充分,慢慢地咀嚼,灵力先随着汁水流入到喉咙一部分,吸收了,再是ròu块本身的灵力。

好几天看不到明显增长的灵力终于出现了变化,简若尘从来没有这般速度地吃过东西,灵力不断增加,终于在进阶之后第一次饱胀在经脉内,经脉隐隐出现的酸胀带给简若尘的是欣喜。

修仙,真的要有充足资源的,不然只凭打坐修炼,一年也不会有这一晚上的效果。

果然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索道的几座高塔在很快就全立起来了,凡人杂役们兴奋地欢呼着,高塔由修士运到山上,也着实轻松,那么沉,有数千斤吧,叶管家单手拎着就直接飞过去,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