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3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修士,却完全没有考虑自身实力,只身向着危险进发。

半个月之后,他们开始感觉到妖兽森林内的异动了。

森林内开始出现妖兽,仿佛是拦截修士的第二道屏障,哪怕是有石妖,他们前进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而此刻,妖兽森林之外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在元婴修士忽然全面压上之后,妖兽们开始败退,修士们开始突进妖兽森林。

简若尘和洛凡再一次出现在地面上的时候,已经在妖兽们第二道防线内部了,森林内再一次出现安宁,但这个安宁内却无时无刻不蕴含着危险。

他们感觉到四面八方强大的震慑,只要有一点灵力泄露,就会引来追杀。

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徒步行走,洛凡从来没有放弃过身体的训练,而简若尘经过淬体的身体,也经得住森林行进的考验,而只要遇到山石,依靠石妖速度就更快了。

随着深入,石妖也兴奋起来,几次想要脱离简若尘,又舍不得,他们便也知道,很快就要到了他们想要到的地方了。

远远的,他们感觉到灵力异常的波动,越往前行,越能感受到灵力带来的威压,他们的身体内竟然出现战栗的感觉,那是低阶修士面对高出自己修为数倍修士时本能的惧怕。

这种威压下的惧怕和心智无关,只和修为有关,感觉到这种威压的时候,两个人站下了。

这已经不是他们修为所能够面对的了,也不是元婴修士的威压,就连血煞在玄铁母刀内,都感觉到了。

只有石妖还兴奋着,只有它无惧这种威压。

远处的森林上空,出现了一个尖顶,只能看到是金色的尖顶,可却给人以无比庞大的感觉。

若是寻常修士,在这般威压下该会萌生退意了,但简若尘和洛凡,却是遇强则强。

庞大的威压压迫的是修为,却不是他们的心智,已经到了近前,必然要看到全貌,才会决定放不放弃。

生死对二人来说实在是不会放在心上了,更何况还有石妖在。

再一次被石妖包裹住,穿行与地下,当他们重新回到地面上的时候,不禁仰望。

面前是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式的建筑,强大的威压便是这个建筑散发出来的,而他们二人,距离这个建筑,不足千米,刚刚可以看到这个建筑的全貌。

巨石金字塔,莫不如说是巨石封土堆,难道这里埋藏着这个世界的上古文明。

回头看去,身后数千米寸草不生,而寸草不生之外,竟然伫立着十几个人影,那十几个人影分明是被这巨大的封土堆的威压阻拦在外的。

简若尘和洛凡面面相觑,他们就这么容易进入到上古建筑的范围内了。

是的,石妖直接将他们送到了这个封土堆封印内,封印之外,十几个大妖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其内。

猛然,天空好像摇晃了下,是封印之外的大妖继续出手,攻击封印,封印不断变化着颜色,简若尘和洛凡再对视一眼,默契地掉转头,看着面前的金字塔。

第488章 不是我们的世界

石妖脱手离开,仿佛带他们到此地,便是完成了任务一般。

玄铁母刀也脱离了简若尘的cāo控,连与血煞的联系都几乎没有了。

简若尘和洛凡仰望着金字塔,在这般雄伟壮观的建筑物面前,个人渺小得近乎不存在一般。

他们能感觉到上古文明的威严,感觉到面前巨大建筑带来的心理上的压迫,甚至感觉到危机,也感觉到内心的兴奋,对上古文明的渴望。

生命在这一刻都显得渺小了,不重要了,仿佛这世上,也没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东西了。

他们看到石妖轻易就没入到这个巨大的建筑中,也看到玄铁母刀义无反顾追随而去,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接着,也向这个建筑走去。

他们围绕这金字塔盘旋了一圈,金字塔没有入口,从上到下,就是四面光滑的石壁,两个人慢慢地停留在一面石壁之前,简若尘试探地伸出手。

石壁仿佛有水波纹散开,手轻易地没入到石壁内,简若尘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石壁,然后转头看着洛凡。

洛凡呀然,缓缓伸手向前,他们的手臂同时没入了进去,另外一只手臂握在一起,两个人的身影缓缓没入了石壁。

在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石壁之内,外边的封印忽然崩塌,十几个大妖飞行进来。

简若尘和洛凡仿佛进入了时空隧道一般,他们明明是没入了石壁,可周围却全是飞速流逝的空间的感觉。

仿佛很久很久,也仿佛是错觉,时间只过了一瞬,抬眼,他们已经站在了建筑腹地的空旷中。

这里仍然是一个锥形的空间,犹如整个建筑的缩影,抬眼看到的是建筑最高处的尖顶,从高高的尖顶,笔直地落下一束光线,打在这个空间中,仿佛是舞台上的聚光灯,而聚光灯的中间,是安静地悬浮着的一个黝黑黝黑的空间。

这是一个介乎实体与非实体的空间,静谧地悬浮着,带着某种诡异,也好像是期待着什么。

头顶落下的光束,并不能照亮这个空间,也无法让人联想到任何东西,但这个黑色的空间无疑会是强大的。

“石妖呢?”简若尘忽然问道。

声音却完全没有传递出去,她明明开口,嗓子明明震动了,可完全没有声音在这个空间内。

她悚然一惊,忍不住神识再问了一声,这一次,神识传音传到了洛凡的识海里。

洛凡探寻地看过来,两个人的视线最后再落到了这个黑色的空间内。

“这个东西,会不会是潘拉多魔盒?”

任何未知的事物,都有可能是潘拉多魔盒,所以才会诱使人打开,探索,哪怕为止付出惨痛的代价。

“也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这是一个标准答案。

“如果是我们原本的地球,面对未知,我会敬畏,会放弃,但这里……”简若尘缓缓上前了一步。

“如果真是上古文明,这里封印了强大的未知?”洛凡轻声道。

“命运将我们送到了这里,我们,我和你,知道吗?从进入到这个封印里,石妖与我的联系就消失了,然后是玄铁母刀,天地赋予的契约规则在这里消失了,难道这不也是天意?

你我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你我却轻易地闯入到这个世界仿佛最强大最隐秘的所在,天意是不是也在要我们破坏这里,否定这里的平衡?”

“如果错了呢?”

“错了也就错了吧。”简若尘再上前了一步。

错了也就错了吧,他们的穿越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何妨再错误下去。

简若尘的手穿过了光亮,向着黑暗的空间,触摸过去。

光穿透了黑暗,黑暗化作了光明,但分明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流淌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