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2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思考了一会接着道:“一般禁地,首先就是要有阵法的,阵法有的杀人,有的迷惑人,还有的是困住人,既然元婴修士都少有出来的,杀人和困住人的居多,你对这种阵法可有研究?”

简若尘摇摇头:“我想依靠石妖的,或者,这段时间研究研究火pào?”

洛凡道:“我对qiāng械还算精通,最多也摆弄过地对空,可没有改装过,就是研究出来,威力能不能抵抗住阵法也不好说。”

停了下道:“除非可以有试验的地方。”

简若尘和洛凡面面相觑了会,都摇摇头。

能被火pào试验的阵法,还要可以绞杀元婴修士,在迷雾仙山中的,都该是大型阵法,阵法的布置上除了极难炼制的阵盘,还有各种复杂的线条,沟通天地元气,并非寻常修士可以布置。

就算布置出来了,只是为了尝试火pào的威力,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要去那里?”洛凡还是问了出来。

“我修为提升太快了,想找个可以隐匿修为的功法,有人告诉我,这种功法都属于上古法术,要从密地里得来,而且,我也觉得有些无聊。”简若尘道。

“无聊是。”洛凡也承认道,“要不,你先试试将天道宗接管了?”

简若尘断然拒绝道:“不可能,以前的世纪大厦是我父母留下来的,我有责任感,现在我连融入到这个社会里都困难,对这里根本生不出任何责任心。

况且,我在上个世界需要大量的金钱,好能让我静心做我想要做的事情,这个世界,想要得到灵石资源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我何苦还要费心管理一个我根本不放在心上的宗门?”

洛凡摇头,“我以为你是不耐烦为这里的修士着想。”

简若尘沉吟了下,也点点头道:“也应该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修士们的三观与我不合,我也不想改变什么,毕竟我是外来者,这里有这里的本土文化。”

“可你也在改变。”洛凡道。

简若尘叹息一声,“我总要做人的,总要和这个社会接触的,我已经尽量减少改变了。”

洛凡承认这点,只要接触这个世界,总会对这个世界有所改变的。

“我们现在的修为去妖兽森林深处太冒险了,你若是结丹之后,实力能达到什么程度?”

简若尘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也不隐瞒道:“应该达不到元婴修士的程度。”

洛凡并不吃惊,手指在扶手上轻敲了几下,微微点头:“我这么想,之所以元婴修士才敢去冒险,是因为修炼出了元婴,有了一层保险,不过我觉得你我应该不会喜欢夺舍别人,占据别人的身体的,所以结丹后期程度也该可以了。”

若是血煞在场,一定反驳说不可以,元婴初期和结丹后期相隔一个大层次,两个结丹后期修士也不会是一个元婴初期修士的对手的。

不过两个人考虑问题方式都不是放在纯修为上,在可以依靠外力的情况下,修为能达到可以自保的程度就够了。

上个世界,洛凡哪一次行动赤手空拳了?

第478章 改制符

已经有一次错服灵丹的经历了,简若尘在给石妖做“炉鼎”的时候还是有些三心二意的,她开始继续研究起她的符来,思考的时候偶尔就忘记了服用灵丹,

好在血煞很是怕简若尘真的来一次bào体而亡,如果简若尘再摸错了灵丹,他一定要坚决阻止的。

不过他低估了简若尘一心二用的本事,还有就是简若尘也做了些预防工作。

比如,她早早准备好无属xìng的灵丹,一次自然全是一枚了。

真要动笔勾画符,便不是几个时辰的事情,成功也好失败也罢,都是要总结经验的,且在制符的过程也会出现各种灵感。

比如说,把子弹当做符纸,在上边绘制出符,那,子弹不但具备穿透的能力,还可以具备符的威力。

符施发被对手挡住,破解或者躲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激发符的时间。

从储物袋里取出符,扔出去激发,这个过程再短,也是有过程的,但子弹的速度完全可以弥补这个速度差。

但子弹本身上已经刻录了阵法了,不过,可以在子弹上刻录不同的符,让子弹具备不同的作用吧。

简若尘找到了点乐趣,拿出了编写代码的耐心。

只是,每隔几天还是要出去一次,查看下小朋友们的修炼状况。

“精铁不是符纸,可以承载阵法,承载不了符。”血煞终于看不下去了。

“符也是阵法的一种,阵法沟通的是天地元气,符是制符者储备上去的,但是,前辈不觉得奇怪吗,制符者本身的灵力达不到如此强度,符其实在激发的时候,也沟通了天地元气。”简若尘若有所思。

“那是因为制符的符号,还有符纸本身也有灵气,符本身也能储存灵气,并且放大灵力。”血煞道。

简若尘点头,“符纸能承受符,精铁可以承受阵法,阵法与符的区别往细微里说也不大。”

以一个编制代码的头脑来分析,二者的区别确实不大,至少在本质上不大,表象下的区分自然不用细说了。

血煞却冷笑道:“修炼之徒,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古仙人认证过并传下来的,你凭什么可以随意改变。”

简若尘叹息一声:“我不明白了,为什么上古仙人传下来的就不可改变了,前辈炼制玄铁母刀,不也是改变?”

“所以我才把我自己困在这把破刀里!”血煞咆哮道。

简若尘沉默了一会,才道:“抱歉,但我以为,可以适当地做些变革,我们修炼,如果只是按部就班,未免枯燥,并且我会小心的。”

“你和洛凡在试图炼制更厉害的法器,可以越级,还不是一级残杀修士,你们到底想要怎样?”血煞也压制了怒气。

“修士们能够cāo控的法器必须适合他们的修为,这样就限制了越级击杀,也就是说,追求修为的提升才是修士该做到的。

提升自身修为当然是应该的,因为最简单的好处就是寿元提升了,不过我听说,越是高等级的修士之间,竞争越是激烈。

包括地位,修炼资源,那么,我们先做些准备不可以吗?”简若尘疑问道。

血煞沉默着。

“并且,做这些事情也并不影响我们的修炼。”简若尘总结道。

“你们?”血煞狐疑了下,忽然恍然,“碧云谷,只是为了炼制这些法器的幌子?”

简若尘耸耸肩,“是的,这般法器,总不好大张旗鼓流通出去的,并且我也不希望有一天,被我们自己炼制的法器威胁。”

血煞敏锐地抓住了简若尘话里的破绽,“你们打算过让别人cāo纵这种法器?原来你们训练剑宗那些修士,打算的就是这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