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叶非本来是能言善辩的,可就因为请客请得出了问题,竟然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了。

若简若尘表现得就是一个正常的练气一层的样子,他自然也不会在意简若尘的态度,可这般就仿佛与他平起平坐的状态,根本就没有将修为等级放在心上,明明一口灵餐吃下去差点出了问题,却不急不躁,还很是理解、宽容。

简若尘的储物袋叶非看一眼,就知道是坊市出品,稍微琢磨就猜出来历了,简若尘的灵餐,也认出了餐堂出品,想起朱和的采购,对简若尘就更奇怪了。

她拿什么收服的朱和?在修为上朱和是练气五层,她是练气一层,在地位上朱和是外门管事,她只是一个普通修士。

两个人沉默地吃完了各自的份额,叶非习惯xìng地拿出灵茶,一抬手倒茶的时候,手又顿了顿,忽然就有些恼火,灵茶才一出现在桌上,又被他收回了。

叶非抬头,见简若尘笑眯眯的,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皱眉道:“我明天再请你。”

不是单纯的熊孩子,是生活被照顾得太好了,不会照顾人。

“今天已经很感谢了。”简若尘指的是收到储物袋里的灵餐,“正儿八经地用餐,会占用完成任务的时间。”

简若尘站起来,“今天的计划是砍伐三棵银松,还要将枝杈都处理了,和昨天比,我速度提高了,不是力量增加了,ròu身的力量增加不了这么快的。

其实力量的运用多半是熟能生巧,让身体习惯肌ròu的控制,还有就是掌控,看起来每一个动作都是倾尽全力,实际是将全力均匀分布了,尽可能不浪费,所以昨天我一口气是砍七次,今天是九次。”

“为什么不是倾力一击?”叶非问道。

简若尘沉吟了下,意有所指道:“在无法掌控的情况下,最好不做这种尝试,毕竟只是砍树,为此让身体受伤,就算灵力可以修复,也得不偿失。”

第48章 意外惊喜

“你接砍树这个任务,单纯就是为了贡献点?”叶非这话实际有些涉及到个人隐秘了,不过他觉得简若尘不会在意的。

“一举两得吧,如果修为不能很快提升,ròu身灵活些,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简若尘果然不怎么在意。

“你做什么事情都会有计划?”叶非对简若尘好奇起来。

“习惯,”简若尘指指自己的脑袋,笑着道,“它比较灵活。”

叶非也笑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不谦虚地说自己聪明的。

叶非离开的时候很轻松,好久没有这么放松的jiāo谈了,不是他不放松,而是和他jiāo谈的人都很紧张,或者谨慎。

下午,他终于放倒了一棵银松,时间还早,估计简若尘还没有离开,果然,简若尘正在处理枝杈,每一斧下去,都将枝杈齐根砍断。

见到他过来,简若尘直起腰打个招呼,很随意又不失礼貌,那样子让叶非有个错觉,好像见到的是一个与他在俗界同等身份的人。

“叶少爷要下山了?”简若尘微笑着道。

“不急,回去也没有事,你做你的。”叶非摆摆手。

简若尘砍枝杈的方式也很特别,不论粗的细的,全都是一斧,并且力道控制精准得让人吃惊,感觉每一斧都不会浪费身体的力量。

与早晨看到的动作比,似乎是两种不同的用力方式,白日里强调的是全身力量的均衡调节,现在更像是只依靠双臂的力量,但银松粗些的枝杈怎么可能只用双臂的力量一斧子就砍断的呢?

不,也不全是一斧子,太粗的是两下,第一下很浅,第二下在前一次的基础上立断。

看了一会,就看出门道了,需要两次砍断的,第一次和第二次,简若尘发力的样子全不同,第一次更像是给银松一个内在的破坏,就好像是暗伤。

不用灵力,只依靠ròu身的暴力,也能达到暗伤,对力量的控制,简若尘这是登峰造极了?她进入宗门之前,到底是什么身份?

简若尘完成了当日的任务,太阳还没有落山,将长袍前襟放下了,两人一同下山,叶非习惯xìng地提起灵力,简若尘也跟着加快速度,走了一会,叶非反应过来,简若尘没有用灵力。

真是奇怪了,莫非她接这个任务,就是为了炼体?

下山的速度总是很快的,还没有等叶非想明白,他们已经到山下了,远远地就看到工棚外的地面堆了一堆黑乎乎的东西,大大小小的。

朱和已经忙了一整天了,并且晚上也不准备休息,也不准备放简若尘回去休息,见到简若尘和叶非一起下山,有些奇怪。

“朱管事这是做什么呢。”叶非围着地面立着的铁架子转了一圈。

“啊,那什么,要做个东西。”朱和不知道怎么解释好,瞧一眼简若尘。

简若尘到不需要向叶非那样围着转几圈的,看着就了解了进度,暗自计算了下,觉得进度有些慢了,这玩意毕竟还要安装到山上,还要调试。

“需要我帮忙吗?”简若尘口里淡淡的,心里还是跃跃yù试的,她早就想接触炼器了。

“啊,太好了,晚上你就住这边不要回去了。”朱和笑着,他确实是想要简若尘留在这里,但不是要简若尘帮忙。

叶非抬头瞟了朱和和简若尘一眼道:“我也不回去了。”

朱和的笑容一下子就凝滞了,“啊,是,可这里住的太简陋了。”

“简道友一个女修都能住,我有什么不能住的,要不然你的房间让给我好了。”叶非理所当然地道。

朱和笑容一下子苦起来:“叶少爷,不瞒你说,我那屋子住不得人的。”

叶非奇怪地瞧朱和一眼,面色一沉,上位者的姿态一下子就显示出来,“住不得就住不得,咱们修士野外打坐一晚上也不是没有的,朱管事这么说,是不是有什么我不方便知道的?”

“不是不是。”朱和嘴里发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东西粗制滥造的,还有什么怕人知道的?”叶非狐疑地看看朱和,又瞧瞧简若尘。

“叶少爷能帮忙,求之不得。”朱和忙道,“我这是要做几个支架,手里的贡献点都换了材料,就得自己炼制安装了。”

叶非皱皱眉,“你要是给宗门做的,还用你自己花贡献点?”

“那不是……”朱和瞧了简若尘一眼,“要是成了,宗门自然不会亏待我的。”

叶非盯着朱和瞧了一会,笑笑,“放心,瞧你这东西就大模大样地摆在外边的,也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我叶非还不至于从你手里抢什么功劳。

“叶少爷说笑了。”朱和既啥也不敢多说了,心下只是诧异,简若尘怎么看起来能那么泰然自若的。

从储物袋里又倒出来一堆粗炼的铁条,想想就将滑轮的图纸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