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1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视着,可是又找不到监视人的身影,遇到的妖兽也开始中规中矩起来。

筑基修士们接连合作捕杀了几只妖兽,连三个练气后期修士都出手了,还遇到了几株稍微贵重的灵草,才有了历练的感觉。

有几次前进的方向都是听了甲木的安排,避开了地势复杂所在。

安静了足有三天,简若尘都有些沉不住气了,莫北寒打算放弃了?就这么白跑出来一趟?

他们是不可能太深入到妖兽森林内部的,到这里,基本上纵向就不会深入了。

也和血煞研究了,血煞的意思很简单,因为石妖的原因,有石妖在,莫北寒这个结丹初期修士估计也没有把握胜了简若尘。

还有一个原因,估计是不想正面对上,yào王谷不一定要和皇室公开作对,所以在等待机会。

而这几天莫小言也轻松了很多,也又和他们在一起说说笑笑了,仿佛已经说服了莫北寒一般。

变故是在半夜里出现的。

半夜十分,简若尘照例在做石妖的“炉鼎”,她已经吸收完整个金系精华,体内经脉的灵力已经饱胀了,地点不对,无法闭关,每个晚上也只能吃着灵丹要石妖吸收。

甲木还是在阵法内端坐,而其他人也都布着禁制。

忽然,洛凡和简若尘、莫小言的禁止全都被触动,三人睁眼,就看到禁制外甲木已经站了起来,看到他们撤出禁制后道:“有人过来了。”

结丹修士哪怕神识不是有意外放,在安静的夜晚,周围十里之内的灵力波动也能感觉到。

甲木口中说着,人已经出了阵法之外,阵法内的筑基修士们全都撤了自己的禁制,看着外边,也看着洛凡。

洛凡看着莫小言,神识传音道:“莫师姐,你的人?”

莫小言眉毛一挑,“什么我的人?”

“不是莫师姐的人就好说了,不用客气了。”洛凡略带着嬉皮笑脸的意思,“简师姐,你就是我们的靠山了,是我和这些筑基修士的靠山了,多辛苦了。”

不是莫小言的人,洛凡压根不会客气,没有半分顾虑地就将简若尘推出去。

“什么我是你们的靠山?”简若尘反问一句。

“我背后是天道宗,我是不能替天道宗招惹麻烦的,莫师姐这次出来是私人行为,要是给yào王谷添了麻烦,我也过意不去。”洛凡一本正经道。

“至于简师姐,虽说也是天道宗的弟子,不过大家好像一提起简师姐,都会想到皇城,简若尘背靠大树最好乘凉的,就辛苦了。”

第468章 截杀

简若尘哭笑不得地看着洛凡,没想到洛凡是在这里等着自己的。

可洛凡话说得也没有错,自己现在所为,说心里话,和天道宗牵扯的还真不如皇城的多。

“甲木前辈能解决了吧。”简若尘不得不退让了一步道。

“甲木前辈是皇城修士,亮了身份之后,他们要是退让了还好说,要是不退让,就奔着灭口了。”洛凡看向阵法外道。

黑暗里,甲木就站在阵法前十几米外,他身前百多米开外,影影绰绰站出来三个修士。

“几位道友,这里是皇城筑基护卫在历练,不与外来修士jiāo流,抱歉了。”甲木先开口道。

“皇城筑基护卫?”对面一人道,“不与外人jiāo流,怎么有天道宗的修士?”

“这位道友,我们也不难为你们皇城的,就那位简仙子,与我们宗门小有些摩擦,我们是来找她的。”另外一人就直接多了。

“简仙子也是历练修士一员,各位是打算与皇城为难了?”甲木声音凛然。

“本来不打算的,只要将简仙子jiāo出来。”还是第二个说话的修士。

阵法内,血煞在神识内说道:“都是结丹中期的,啧啧,都是奔着你的储物手镯的。”

简若尘想想道:“甲木前辈牵制住一个问题不大吧。”

“当然,给我一个,不,两个都给我。”血煞要求道。

简若尘没有说话,人一动,莫小言拦住叫道:“是结丹修士。”

洛凡耸耸肩,简若尘道:“无妨,你看我的。”

忽然,她人后退了几步,掉转身就从阵法的后边跑了出去。

莫小言惊讶地原地站着,面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难言来形容,简若尘跑了?简若尘一言不发地跑了?

阵法内的筑基修士们也惊呆了,谁也没有明白简若尘这是什么cāo作?

因为外边有三个大修士要找简若尘的麻烦,她吓得溜了?可这能溜得了吗?

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简若尘消失的方向,接着转头,就看到阵法外几个黑影向简若尘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这……”莫小言低呼了一声。

“没事,简师姐有数。”洛凡低声笑了下。

“有数?”莫小言眯了下眼睛,看着洛凡。

“简师姐什么时候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了?”洛凡笑着道。

简若尘忽然转身从身后的阵法离开,仿佛是不假思索地率xìng行为,实际上,简若尘早就想过类似事情发生要怎么办了。

现在唯一隐瞒着众人的就是玄铁母刀了,而她也并不准备让任何人,包括莫小言和洛凡在内,知道玄铁母刀的存在。

所以,只要是需要动用玄铁母刀,就一定要摆脱开众人。

唯一麻烦是甲木不那么好摆脱,不过她也算计了,追上来的修士中,一定会有人拦住甲木的。

果然,她一冲出阵法,那些修士就追了出来,她祭出板砖站上去,几乎将速度催到极点,立刻就保持了与身后追逐的距离。

只半盏茶的时间,就宿营地远远甩在身后,她的速度立刻就降了下来。

不出所料,她速度一降下来,身后追逐者中立刻就有一个修士拦住了甲木,在身后乒乒乓乓地jiāo战起来。

简若尘的嘴角露出笑意,血煞在她神识内哼了一声:“说好了,这两个修士的血气都归了我。”

简若尘也懒得说话。

身形稍微慢了些,感觉到身后修士追及,距离不过千米。

头顶的玄铁母刀无声离开发髻,黑暗里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

简若尘在板砖上转过身,向黑暗的森林内退去着,神识看着身后,视线看着追逐的人。

玄铁母刀迎了上去。

一柄飞剑祭出来,兜头向玄铁母刀斩去,贴近的那一刻,玄铁母刀的速度陡然一提,飞剑扑空,玄铁母刀带着黑色的虚影向那修士扑了过去。

飞剑扑空倒飞,却快不过玄铁母刀,刹那,玄铁母刀已经贴近那修士胸前。

一道护体灵盾的光晕升起,在漆黑的森林内犹为醒目,将那个修士的吃惊与恐惧的面庞映照得清清楚楚。

那修士抬手,似乎要抓住玄铁母刀,也似乎是要抓住正在返回的飞剑,可他自己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