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1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线也在这个修士身上落下过,但是拍上隐匿符的修士只要原地不动,屏住呼吸,视线也看不到身影的。

这修士不是别人,正是莫北寒,他亲自前来,正是要帮助莫小言抓住简若尘。

他坐在树枝上,将一切尽收眼底,三人的一举一动,全落在他的视线之内。

即便是这个见识颇丰的结丹初期大修士,也不得不佩服三人,哪怕是石妖的功劳捕杀了所有的飞蛇,但这也是简若尘的石妖,是简若尘的机缘得来的。

最让他佩服的还是洛凡和简若尘的反应,一发现陷入包围,不是顺着敞开的缺口进入陷阱,而是立刻就地布置下阵法,虽然他们疏忽了地下,但是甲木多加了一层。

他看着简若尘几人,心里盘算了下,竟然没有jiāo手必胜的把握。

简若尘的石妖太逆天了,那东西就是一个法术击不穿,法器攻不破的完美防护法器,且简若尘的那个据说是飞行法器的东西,竟然也是一个攻击类型的法器。

就是洛凡,莫北寒也相信储物袋里还会有稀奇古怪的法器,他到自信能躲过这些法器的袭击,但毕竟要分心。

主要也是因为,莫北寒并不想击杀郑国这个唯一的天灵根修士。

简若尘的识海内,血煞忽然开口了:“莫北寒就在百米开外。”

简若尘头都没有回,看着血煞传给她识海内莫北寒的位置。

她心内微微叹息一声,侧头看着莫小言,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莫小言感受到简若尘的视线,也看过来,忽然道:“是我哥哥。”

这几个字清晰地传到莫北寒的耳朵了,莫北寒的心里也同时叹息了一声,却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影已经被一个元婴元神捕捉到了。

血煞一直认为,布下这个局的修士一定会想要看看简若尘几个人是如何摆脱的,简若尘战斗着,他就神识一寸寸地查看着。

神识内敛,神识确实是看不到的,可是并非没有一点破绽,破绽就是修士的眼神。

只要专注于某一点,修士就会有本能感觉到,会出现仿佛被窥视的疑神疑鬼。

战斗中,没有人注意到,但是血煞一直在有意寻找,就感觉到了,而战斗一结束,莫北寒就控制了自己的视线,几乎没有关注过甲木和简若尘和洛凡,虽然,他并不怕被发现。

莫小言的开口,让莫北寒以为只是莫小言的一时心软,他知道,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改变了莫小言的想法。

什么事情呢?

简若尘凝视着莫小言,口唇微动,这传音莫北寒却是听不到。

简若尘说的是:“无论如何,这些修士只是来历练的。”

莫小言看着简若尘,眼神里有种受伤的表情,简若尘也看着莫小言,再次张口:“你我都看着这些筑基修士的成长,你我都不希望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的。”

莫小言的表情犹豫了下,道:“我没有想……”

是的,她的本意不想伤了这些修士的,可这般借助妖兽攻击,最先出现损伤的就是这些普通的筑基修士。

第467章 靠山

莫小言头一次有了心虚的感觉,这些修士确实是她和简若尘、洛凡的心血,他们共同训练他们,提升他们的战斗能力。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些,或者是心里压根没有在意过他们。

莫小言知道莫北寒就在附近,可她不知道他在哪里,而她刚刚那句“我没有想”又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她自己都不屑。

“那边是留给我的吧。”简若尘抬头看着包围留出的缺口方向。

“不,让我想想。”莫小言轻声说道。

简若尘微微点头。

地下的战斗结束的很快,对付不会飞行的dú蝎,能够飞行的筑基修士占了很大的便宜,很快,dú蝎就被消灭了一多半,剩下的开始钻入地下逃窜。

甲木也收起了地下的阵法,所有人都落在地下。

筑基修士们规规矩矩地将dú蝎都拿出来,洛凡挥挥手还是让他们都收起来了。

甲木冷冷地看着莫小言,他真不介意将莫小言掐死的。

这一路简若尘是怎么以德报怨的,他看得清清楚楚,就这么做,莫小言竟然还要拖着这些筑基修士一起,他觉得无法忍耐了。

但他不愿意干涉简若尘的事情,他是简若尘的护卫,在莫小言没有直接对简若尘出手的情况下,他不会代替简若尘做任何决定的。

唯一觉得欣慰的就是简若尘的收获。

果然简若尘轻笑着道:“我又捡个便宜了,这些飞蛇都是活捉的,可以养着吐dú液了。”

洛凡笑着道:“愿赌服输,我是万分佩服简师姐的。”

莫小言也嘴角勾了下,可跟着又似乎想到什么,笑容就收了起来。

简若尘拍拍缠回到手腕的石妖:“运气好,有个好帮手。”

谁也没有提身后的莫北寒。

洛凡道:“要是每天都有这个好运气就好了,不白来一次。我们先走,找个宿营地方。”

虽然知道前边很可能有修士等着他们,总不能看着陷阱领着这些修士跳进去的。

筑基修士也隐约觉得不对劲,有麻烦了,这般被食人蝠、飞蛇、和dú蝎一起包围,还是在妖兽森林真正的外围,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收获的喜悦,身边有强大修士的保护带来安全感的兴奋都不觉被压制了,大家安静地跟着洛凡几人。

莫北寒目送着修士们离开,好一会才再动了下,树枝上露出莫北寒的身影,接着避开洛凡一行人前进的方向离开。

这个晚上的修士,照例坐在洛凡的阵法里,甲木还是单独坐在一边,莫小言还是拿出小兽的骨骼在研究,但怎么看都仿佛心不在焉。

“洛警官,我打算和小言单独离开几天。”简若尘忽然给洛凡传音道。

简若尘也没有布上单独禁制,开口说道。

洛凡想想道:“甲木前辈呢?”

“我会说服他跟着你们。”简若尘回答道。

洛凡沉吟了下,“你们两个,哪一个有麻烦我都伤不起,不就是莫北寒么,让他跟着一起好了。”

简若尘苦笑了下,“用你的人格魅力感染?还是我的?”

“你在这里,莫北寒也不敢当着甲木的面,明目张胆做什么。”洛凡还是不同意,转转眼睛想了一会道,“也许还有其他修士想要浑水摸鱼,不如你就当这一次就是钓鱼了,就凭你的石妖,也立于不败之地了。”

简若尘想了下道:“我考虑不周了,我和莫小言要是真将有所图的都引开了还好说。不那么容易。”

“我看莫小言也在犯难,就再等等吧。”洛凡最后道。

简若尘便点头,还是布了禁制修炼。

接下来几天,他们总是感觉到有人远远在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