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0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很时宜。

莫小言也学着简若尘的样子吃了一口,简若尘端起酒杯时宜了下,两个人都喝了一口。

很久很久没有这么一起吃过东西了,两个人谁也不吱声,只是慢慢地将桌子上的东西扔到锅里,看着水花翻腾,再送到嘴里。

锅明显也是有阵法的,汤水翻腾,水汽却没有充斥到船舱内,直接就在半尺的范围内化为水珠,从一侧回到锅内。

两人不做声地吃了一刻钟后,都有些通体通畅的感觉,莫小言见简若尘吃着辛辣,还很是畅快,也尝试了一点,之后就越发不可收拾起来。

灵酒入腹,两个人谁也没有刻意炼化,但就凭借两个人的修为,这样一瓶灵酒喝下去,也不会有半分醉意的。

“这酒不畅快,换这种。”莫小言忽然从储物袋里拍出一个玉瓶来,打开瓶盖,一种辛辣的味道立刻就充斥在船舱内。

倒是有白酒的风范。

第450章 亦痛亦爽

酒水的颜色却是淡绿色的,莫小言给两人都只倒了半杯。

小小地酌了一口,入腹辛辣,连刚刚辣汁的味道都压了下去,腹腔里火烧火燎的,跟着这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充斥到脸上,然后是四肢。

“你不怕我酒里给你下了东西?”莫小言端着酒没有喝,看着简若尘道。

简若尘的面颊微红,端着淡绿酒杯的手也抹上了一层粉意,她好像在体会着身体里的火烧火燎,听到莫小言的话,微笑了下。

“你要给我吃什么,我会拒绝吗?”

这话说完,简若尘就有点后悔了,要是在上个世界里,这话就有调戏的意思了,但愿莫小言听不明白。

莫小言果然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道:“这是我自己炼制了灵酒,烈了点,喝下去若是不炼化,几息辛辣的感觉就会消失,转为醇绵的灵力,若是这之前炼化了,辛辣的感觉会加倍,你刚刚那么一小口,那种感觉就要一刻钟才消失。”

随着莫小言的话音,辛辣的感觉果然缓缓减弱,接着转为一道醇绵的灵力,滋养的不仅是五脏六腑,还有所有刚刚有火烧火燎感觉的地方。

好像从烈焰中一下子就进入到温泉内,通体舒泰。

简若尘还转着酒杯,就着这舒适的感觉,瞄了莫小言一眼,“你给我这酒,是想让我炼化,还是不炼化?”

莫小言盯着简若尘一会道:“我要让你炼化,你会吗?”

简若尘也看着莫小言,识海内,血煞的声音传来:“炼化炼化,没有坏处的,这是五行极品灵花的花蜜炼制的,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就是洗涤强化ròu身,你都多久没有淬体了,对你有好处。”

简若尘就着血煞的声音,已经端着酒杯,血煞声音落下的时候,她已经喝了一大口。

不同于上一次的一小口,这一大口入腹,腹腔内就好像落了一团火,一团燃烧了辣子的火,简若尘不等这团伙充斥到头顶四肢,已经是驱动法诀。

刹那,这团火接触到炼化灵力的瞬间,就bàozhà了般,仿佛有焰火在体内飞溅。

简若尘的汗立刻就浸了出来。

她强忍着,缓缓放下了酒杯,哪怕意志再强大,也无法再驱动灵力,而这一瞬间跟着就蔓延到四肢百骸的疼痛,也让她根本就无法在凝聚灵力,只能放任身体承受着灼烧的感觉。

莫小言根本就没有喝,还是端着酒杯凝视着简若尘,看着她面色红得好像燃烧一般,连眼睛都在泛红。

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痛了起来。

莫小言知道那种火烧火燎的滋味,她自己炼制的酒,自己怎么没有尝过呢?也知道这灵酒对身体的好处,她只是有意的,她就是想要看看简若尘会能为她做到什么程度。

锅里的汤水还在翻腾着,可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简若尘只感觉识海都要被灼烧起来,这一刻别说是运行灵力,连手都要抬不起来。

她微微眯着眼看着莫小言,看着莫小言的面无表情。

这灵酒不会是炼制出来为难自己的,大约以前她就这么消遣过她的那些师兄,她就是喜欢恶作剧,看着她的师兄们被灵酒灼烧,下意识炼化,然后大惊失色或者痛苦失态。

她也知道不对,这灵酒其实也是补偿,补偿她恶作剧之后的师兄们。

其实很多灵yào服用了,身体都不会完全舒服的,修炼的时候,这般罪也不是没有遭过,比起经脉被强行扩充,其实大同小异。

她不知道,在想到这些的时候,她微笑了下,虽然脸上手上甚至眼睛里都红着,这笑容却一点都没有勉强。

她这时候忽然想到她自己的心里,对莫小言,她好像太纵容了,超过了自己的底线。

她也是不希望失去莫小言这个妹妹……或者是朋友。

火烧火燎的感觉越发强烈,渐渐无力思考,她勉强自己还能坐着,却也只能维持着坐着的姿势。

“啧啧,你这是占了便宜呢,这个苦ròu计不错啊,淬体了,又让人心疼了,你看看莫小言的表情,后悔了还是心疼了?”血煞嘀咕着。

简若尘只觉得识海内嗡嗡响着,血煞说的是什么完全听不清,很意外地却还能看到莫小言的表情。

莫小言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就像一座雕像。

火烧火燎的感觉褪下去很快,根本就没有莫小言所说的一刻钟,难受痛楚的感觉褪下去的一刻,简若尘简直有种重生的感觉。

身体好像被极热的温泉泡过了般,汗流浃背,所有的毛孔全都张开,汗水小河般流淌,这汗水里好像还带着丝丝其它东西。

“简师妹很喜欢这酒?就再喝一口吧。”莫小言的话落入到耳里。

简若尘不做声地看看莫小言,一言不发,端起酒杯就再喝了一大口。

同样的感觉再次出现,简若尘几乎没有犹豫般就再次祭炼,体内再一次出现火烧火燎的感觉,这一次的感觉却不像刚刚那般剧烈。

仿佛是她的身体适应了这种疼痛,也好像是补充上一次yào力对身体的淬炼。

再一次汗流浃背之后,简若尘发现身上的长袍都被汗水浸湿了,好像她才从河里钻出来一般。

而身体内的汗液也黏糊糊的,好像还带有异味。

她从储物手镯内掏出清洁符,一连给自己身上拍上两张,然后又运转灵力,瞬间,身上的衣袍干爽了。

犹是觉得不妥,看着桌面翻滚的汤锅,只觉得刚刚自己身上的异味侵蚀了。

“我布了阵法了。”莫小言顺着简若尘的视线看一眼桌面道。

哪怕她和简若尘再好,也忍受不住刚刚的那种味道浸入汤锅里的。

简若尘这才轻轻呼出一口气,却觉得口干舌燥,下意识端起酒杯,才发现自己刚刚端得还是淡绿酒水的杯子,不觉尴尬。

“简师妹还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