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一次痕迹。

明明是高高举起,但是在落下的时候,半空中却换了方向,斧身也从倾斜转变为平行,两次落下衔接紧密,力道也几乎一致。

而叶非和朱和也看得分明,简若尘每一下都是将全身的力量调动起来,将腿、腰、腹部的力量都集中到双臂上。

这,哪里是大家闺秀该掌握的技巧,分明是常年浸yín于此术,才能如此熟练的。

简若尘一连挥动了七下斧头,正好将银松的树身完整地砍出了半弧创面,每一下她都是不惜力气了,这七下下来,面上带着微微的红晕,气息也不是很稳,她放下斧头,微微活动了下双臂和腰身。

叶非和朱和瞪着眼睛看着简若尘,难以想象,简若尘看似瘦弱的身体内竟然隐藏着这般力量,他二人看得清清楚楚,简若尘半分灵力也没有使用,凭借的全是ròu身的力量。

“简……师妹。”朱和不相信地上下打量着简若尘,他见过不知道多少次凡人杂役砍伐银松了,自己也因为无聊cāo刀上阵过,可谁也没有简若尘刚刚几下子使得漂亮。

凡人杂役中不是没有人有如此力量,甚至杂役中的强壮者力量要比简若尘高出许多,但如此流畅地将全身的力道一点没有浪费的集中到斧头上,他还真头一次见过。

他在脑海里模拟了下,忽然就跃跃yù试起来,也想要尝试一把,可还是忍住了。

“你这……怎么想到的?”朱和将要说的话补全了。

“熟能生巧,还有就是,自己买的赌注,怎么也要自己赢回来。”简若尘以最认真的语气,说着全是玩笑的话。

如果不是叶非在身边,朱和一定要伸出大拇指说声“佩服”了。

“可赢了赌注又如何,那里的赌资你自己能有多少,而你五灵根的资质,修炼了两年半才进阶练气一层,这力道的使用再技巧,也不过是凡人之力。”

叶非哼了一声,不客气道,并下了一个评语,“你赢得了再多灵石,这一生注定难以筑基。”

叶非不是想要给简若尘难堪,他是在评论简若尘,可心底何尝不是在说他自己,他不也是一样吗,手里有大把的灵石,也只能卡在练气后期上迟迟不能筑基

朱和有些尴尬地看着简若尘,站在修士的立场上,叶非说得完全正确,可简若尘正在为他赢得灵石,并且还刚刚送给他一个天大的好处,他却只能眼看着她被叶非奚落。

不仅仅因为叶非说得有道理,还因为叶非的修为,在外门的地位。

简若尘笑笑:“多谢叶少爷的教导。”那笑容风淡云轻,就好像是长者瞧着胡闹的孩童般容忍。

简若尘瞧着叶非,确实是将他当做个胡闹的富二代看待。

修士被称作少爷就是个暗示,而叶非的这种说话方式和态度,上个世界里简若尘也见得多了,大概唯一不同的,这样的话上个世界没有人敢对她说。

叶非甩袖走了,朱和歉意地对简若尘笑笑,转身追上去,简若尘只当这是砍伐银松中的小chā曲,自然不放心上。

朱和却在心里对自己的行为暗自奇怪,他刚刚竟然忽略了简若尘的修为,没有将她当做个练气一层的存在。

奇怪了,练气一层修士见到他和叶非这样的高阶修士,不是该战战兢兢毕恭毕敬的吗?简若尘说话举止是对他们尊敬,可是尊敬中又带着丝天然的傲气,好像她并不比他们低下般。

第46章 谁招惹谁

两个人离开了有三百余米,叶非站下,从储物袋里拿出斧头,乜斜着朱和道:“怎么,你也接了这个任务?

朱和还想着简若尘的态度,闻言怔下才回神,忙告辞离开,却还是心神不宁,本来想要回到简若尘那里叮嘱番,站站,还是下山了。

下山一半,才想起来给简若尘带的灵餐,叹口气返回,简若尘已经已经休息过后,又开始了一轮。

简若尘控制着身体的力量,每一次都是倾尽全身的力气,确保身体的每一块肌ròu都运动起来,也不会让肌ròu过劳受损就短暂休息。

休息的时候先单纯地活动舒缓肌ròu,然后略微用灵力温养,这么做确实避免了rǔ酸沉积,也能最快速度恢复力气。

“朱师兄,有事吗?”简若尘见到朱和上来,放下斧头问道。

“给你带了灵餐。”朱和将灵餐一份份拿出来,简若尘也没有推让收起来。

“明天就可以搭建索道了。”朱和瞧瞧叶非的方向,“没有事吧。”

就算是背着叶非,他也不敢随意说叶非的事情。

“我一直看不透你们的修为,这么问不失礼吧。”简若尘也看一眼那边。

“我是练气五层,四灵根的资质,和你那五灵根没有多大区别,我在这里做管事也有五六年了,每天都对着凡人,倒也少了不少事,别说筑基了,连练气后期我都不想了,就想着存了些灵石,也到宗门外做个管事。”

朱和自嘲地笑笑,“咱们四灵根五灵根不少修士都是这么想法,宗门也知道,所以外门培养我们接触炼器制符,也不希望我们全都离开,总要有低阶修士做杂物的,不过这一次我大概有机会进阶到练气后期了。”

说到这朱和的眼睛亮亮,“索道布置上了,所有的杂役都能安排到砍伐银松上,符纸产量肯定提高,宗门至少奖励我进阶到练气后期的灵丹,简师妹,本来这奖励该是你的。”

简若尘道:“我才练气一层,就是奖励我灵丹,也就练气中期而已,倒是朱师兄要是进阶到练气后期,就可以冲冲筑基了。”

朱和摇摇头,“我知道自己的资质,叶少爷那里……”他迟疑下,叶非真要做些什么,他别说在山下了,就是在旁边也阻止不了。

简若尘摆摆手,“无妨,我就是个练气一层的小修士,不敢招惹叶少爷的。”

话该反着说,但不能反着说。

简若尘已经暗示着想要了解叶非的身份,朱和却聪明地将话题岔开,到最后才来个yù言又止,简若尘如何不懂朱和的意思。

那叶非必然有着朱和提都不敢提的身份,哪怕是背后,其实不提,也是一种暗示。

叶非此刻正在与斧子较劲。

习惯了灵力,忽然只用ròu体的力量,就好像明明可以用一只手拿起重物,却偏偏只让用一个手指头一般,各种不适应。

看简若尘挥斧潇洒轻松,到他自己这里,第一斧就习惯xìng地运转灵力,被沉水石做的斧子阻隔了,差一点反作用到自身上。

好一会才学会单纯使用ròu身的力量,一斧子下去,与简若尘的比较就立见高下了。

叶非从记事以来十几载,还没有做过力气活,发狠地砍了几下,两手就发麻了。

那个女修是怎么做到的?叶非运转灵力恢复体力,不由向简若尘那边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