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这里与外界距离也远,我就送小哥一程。”

“真是太感谢了。”洛凡心里正犯愁着,他同样是打点着全部精神一心二用,知道这里是叫做妖兽森林,就是修士飞行也要半天,他们靠两只脚,岂不是要走一个多月以上,心中暗喜,看了简若尘一眼,知道简若尘是大小姐风范,却也盼着她识时务地也赶紧感谢下。

简若尘何尝不想感谢下,可那修士别说正眼了,连瞟都不再瞟她一眼,她只能站在一边,看洛凡蹲下来捡起衬衣,这衬衣的后襟已经撕扯成一条条缠肩膀上了,浸湿了鲜血,他才想起来,又手忙脚乱地要将肩膀的布条扯下来,简若尘绑得紧,他一只手又不方便,扯了几下才弄下来,简若尘冷眼看着,默不作声。

布条终于被拆下来,简若尘和洛凡看着光洁的肌肤,上面只有浅浅的印痕,连简若尘刚刚用刀挖子弹挖出来的深洞都消失了那深洞可是简若尘一手造成的,子弹嵌在骨骼上,她下手的时候可是毫不留情。

这一时半刻发生的事情一次次打破二人前二十几年所受的教育,简若尘下意识凑上去在洛凡原本伤口的位置摸了摸,用力按了按,四目相对,全是不可思议。

血腥味道似乎让那修士很不舒服,他又摸出一张纸来直接丢在洛凡的身上,洛凡的身体闪过一道青色光晕,随着光晕从头到脚落下,身上的血迹跟着消失,只有上衣左肩上的破口彰显着洛凡曾经受过qiāng伤。

简若尘眼尖,看到那张纸纸张泛黄,上边是鲜红的勾勾圈圈,脑海里已经自动浮现出一个名词:扫尘符。

那修士随口道:“这是扫尘符,只有我们修士才能用的。”说着手在储物袋上又是一拍,手里就多了一只玩具船,向空中一抛,玩具船忽然放大,赫然是一个四五米长两米左右宽度的小船,船身通体都是青色,和那修士一身长袍的颜色到是相称。

简若尘和洛凡就像两个土包子似的,被这修士几乎一分钟一个拿出来的东西惊呆了,这一会脑海里只出现宝船两个字,那修士看着两个人再次惊呆的样子似乎很满意,将宝船放低,示意二人坐进去。

洛凡满身血迹已然消退,简若尘双手还血迹斑斑,当下在地上抓了把草胡乱擦擦,也算是掩去了血迹,一低头才想起来什么,看着那修士脚下,那支长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她一身白衣还被汗水浸湿着贴在身上,那修士却没有也给她一张扫尘符的意思。

洛凡足够冷静,多一句话都不说,简若尘大集团总裁的气质在身,冷着脸更是半句多余话没有,站起来和洛凡跨上宝船,入手处温润如玉,知道这宝船价值不菲,材质却说不出来。

就见到那修士身体不动,人就飘到船头,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青色的石头,方方正正的,正好镶嵌在船头一块凹陷的位置,青光一闪,整个宝船忽然就飘了起来。

二人之前都是坐过飞机的人了,简若尘连滑翔机也玩过,可对就这么飞上半空还是胆战心惊,同时抓住了船舷,眼看着森林落在了脚下,本能的既害怕又兴奋有吃惊,显然,兴奋吃惊的程度大于害怕。

宝船飞得不高,速度很快就提升了,风迎面刮过来,还没有到喘不上气的时候,四周就升起一层青色的光晕,挡住了风,脚下的森林飞快向后掠去。

没有一会,那修士就开始询问起来,先是姓名,然后是他们家乡在哪里,送给他们那些小玩意的是什么人,还有是什么人撞了他们又打伤了他们。

洛凡先是说了他们的名字,提到家乡的时候不免费神,总不能说前一刻还在地球的某某城市,这话不仅是匪夷所思,说不定会引来麻烦,当下面不改色,只说家乡叫做清城,这到不完全说谎,他和简若尘所在的城市可不就是清字打头的么,不过是后一个字换做城字,也符合这里的起名方式。

又说起他的家族,说洛家是当地一个不甚大的世家,和简家,也就是简若尘的家族有世仇这也不是假话,洛凡本来就要千方百计地抓捕简若尘的,这世仇不过是这一代才开始的。

第5章 神识印记

说起对立的原因,洛凡含糊了下,只说是生意往来,也顺便就解释了手里那些小玩意的出处,一个神秘的外乡人送的,当然也描写了下外乡人的样子,高鼻碧眼,肤色雪白。

说起受伤就就满脸的无奈:“本来和我无关的,我好好地走在路上,忽然看到简大小姐身后一块大石头滚过来,肩膀就一疼,眼睛一闭一张就站在刚才那里了,要不是遇到仙人你相救,我今天就得死在这里了。”

那修士听洛凡夹七夹八说着也大致听明白了,对两家的世仇根本不放在心上,一路对二人察言观色,看简若尘完全是傲气大小姐的样子,他对凡人的大小姐是半分兴趣也没有,更何况简若尘出手狠辣,洛凡肩膀上那大洞,就是他这个修士看着也渗人,再问了几句洛凡口中的外乡人,洛凡翻来覆去那几句,也说不出太多的。

洛凡完全适应了宝船的飞行,在那修士短暂的停顿后,就在宝船上站起来,再一次躬身施礼道:“蒙仙人相救,还没有请教仙人的名讳,不知道……”洛凡踌躇了下,他确实不知道仙人的名讳方便不方便询问。

“我是归一门的夏晨。”夏晨爽快地说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洛小哥也不用客气。”

夏晨对洛凡很是客气,也丝毫没有修士的傲慢架子,扶起了洛凡后道:“洛小哥和简小姐到这个地方来之后可见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简若尘闻言心道来了,这才是正题,抬眼就看到洛凡露出茫然的表情道:“什么什么奇怪的事情?”

夏晨微笑着耐心道:“有没有见过平时没有见过的事情?”说着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洛凡。

洛凡茫然了一会,然后看着夏晨:“就是仙人你……平时没有见过。”说了这句似乎也觉得不对,有些难为情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神态,这表情,简直可以拿影帝奖了,简若尘正盯着洛凡,就见到夏晨转过看着她温和道:“简小姐呢?”

声音温和,可视线却不是温和的,正对简若尘双眼的,好像是摄人心魂一般,带着能看透到内心的魔力,简若尘只觉得神智一迷,好像要迷失到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中,张口不自觉答道:“见过。”

洛凡心内一惊,简若尘表情的迷茫极像是被催眠了一般,眼神怔然,分明已经是迷失了神智,就见到简若尘张口说道:“全是没有见过的。”

简若尘这句话出口,心智已经迷惑了,可也正因为这句话出口,却打消了夏晨对她的怀疑,夏晨本就不屑于将手段用到凡人身上,对简若尘这一眼纯粹是随意一瞥,只因心里对简若尘已经先入为主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