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9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简若尘继续道。

洛凡皱皱眉,见简若尘态度坚决,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召集修士。

宝船,自然是简若尘提供了,加上甲木不到四十人登上宝船,宝船内只有六间船舱,四人各占了一间,还有一间大的作为商议事情的,另外一间就闲置下来。

甲木好像全然不知道三个人之间的矛盾,上船就进了自己的船舱,莫小言也如此,简若尘要驾驭宝船,洛凡站在船头陪着。

“怎么忽然改了主意?”洛凡传音道。

宝船一路前行,修士们都在两侧和船尾,船头只有两个人。

“说不好。”简若尘在心里叹息一声,“我反思了下,觉得我过于自我了,如果没有我,莫小言还是快快乐乐的单纯的女修,不会像现在这样好像忽然就成熟了。

范安贵也还是他表面快乐的纨绔,虽然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放下面具也会有愁容,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心如死灰。”

洛凡能明白简若尘的对范安贵的形容,可并不赞成简若尘的想法。

道:“你我的出现,是改变了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但没有你我,有些事情也会按照既定的轨迹发展的。

我们可能推动了事情的发展,但每个人命运的改变,并不源于你我。

江山易改本xìng难移,范安心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只要有一丝机会就会抓住露出本心的,就是没有我们存在,范安心最后也可能是同样的下场。”

简若尘苦笑了下:“你也说是可能,也可能她真的如愿以偿了,得了大皇子的欢心,救了她的母亲,让范安贵做了天道宗的宗主。”

洛凡反驳道:“不,那样的人,就算得了大皇子的欢心也不会够的,她还会要更近一步,可她的身份经历注定她做不到的,最后,也只能是相似的下场。

所不同的就是范安贵与你我之间的友谊,没有你我,范安贵连那几个月的欢乐都不会存在,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靠着自己姐姐的身体换得宗主的位置,可能会郁郁终生。

而最后范安心的殒命,也可能成为他懊悔一辈子的事情。”

“现在他就不懊悔吗?估计正懊悔认识了我。”简若尘道。

洛凡摇摇头,“他应该是过不了他自己的坎,后悔没有拉住范安心。”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洛凡道:“就是莫小言,也不是你的错,是她得陇望蜀了,得到了你的友谊,还妄想占据你的全部。

你不能将过错全揽到自己身上,是,没有我们,这个世界的轨迹不会和现在一样,但我们又何其无辜?

我们也不过是要一个平安,安安稳稳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在这中间,为身边的人多付出一些。

不论是你和我,都凭借的是自己的能力,哪怕是机遇,也是上天眷顾给我们的,何来的内疚?”

简若尘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问过我,上个世界,我都做过什么?”

第447章 回忆

简若尘忽然提到上个世界,让洛凡很是吃惊,他下意识偏头看着简若尘。

简若尘遥望着前方,面无表情,好一会才开口:“那一年我十六岁。”

十六岁,洛凡回忆了下,惊觉简若尘十六岁那一年,正是她的父母发生意外同时去世的那年。

“十六岁的时候,我正在外边留学,忽然就被接到了家族内,面对家族内所有的长辈,我听了半天才知道,我的父母失踪了。

警察在我父母的房子里出出进进,可外面等候的长辈们却差一点吵了起来,他们吵公司的股份,吵董事长的位置,吵公司还没有签订的合同。

没有人注意到我,或者注意了也没有关注,他们也询问警察有没有找到我的父母,但不如说他们在询问有没有找到董事长和董事长的夫人。

父亲的助理安排了我的休息,陪着我,可他只是助理。

我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清醒过来,明白我看到听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然后第二天,就得到了我父母去世的消息。

然后,我的家就不再是家了,父母尸骨未寒,他们就聚在我的家里,律师也来了,父母早早就留下了遗嘱,我继承了父母全部的财产,包括公司的股份。

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当时,我的一个长辈立刻拍案而起,说这个遗产继承不合法,遗产是要分作两部分的,我只能继承一半,另一半是要由我的祖父母继承。

然后,再有人说,我不足十八岁,不能成为公司的合法股东。

那年,我十六岁,满心的天真,就和之前的莫小言一样。”

简若尘好像看到了那时候的自己,满心的彷徨,看着自己的亲人们,却仿佛是陌生人。

她听着他们在争论,在拍桌子,很快,话题就转变了抚养权,监护权,谁得到了她的监护权,谁就等于得到了那些股份。

“他们吵了一会,律师才拿出第二份文件,那是我父亲为我委托了财产管理机构,后来我询问了律师,才知道,我完全可以合法拥有我父母的财产,父亲也为我指定了监护人,就是那个财产管理机构。

我成为了董事长,在我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

我退学了,我只能退学,坐在原本是父亲的办公室里。

每天,从早到晚都是拿来要我签字的文件,都是要钱的,每天,父亲的助理都在给我讲公司的事情,还要应付那些长辈们,连去警局询问凶手,都有人跟在我的耳边,说着公司、公司……

后来,我学会了沉静,学会了将一切都先放下,专心在公司内,因为那是我父亲留下的公司,我也学会了拒绝,让保安拦住我的长辈们。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的公司,世纪大厦真正涉足的产业是什么,终于,我找到了杀死我父亲的凶手,确切的说,是因为我也真正进入到那个产业之后,我找到了凶手。

我亲手杀了他们。那一年,我还是十八岁。”

洛凡望着简若尘,他曾经那么渴望抓住简若尘的把柄,将她绳之以法送入监狱,可现在,他却只有满心的心痛,一个十六岁的女孩,被迫背上父辈的责任,被迫独自面对杀人凶手,被迫亲手为父母报仇。

这该是怎么样的心痛,难过。

“知道了世纪大厦真正的生意,我几乎没有思索,就接手了,我本来学习的就是计算机,所差的是管理而已,而管理,只要是在那样家族中长大的,平时的言传身教,还有天赋就足够了。

我好像天生就是个经营者,只用上两年,世纪大厦就真正成为我的了,虽然那两年世纪大厦的市值缩水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可那是表面上的,我还有不在表面的职业。”

简若尘说到这,终于转头看着洛凡,“表面上,世纪大厦涉足电子领域几乎所有项目,而暗地里还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