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9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地压缩灵力是二。”

简若尘想了想,觉得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与石妖沟通稍微困难了些,尤其在最后徐徐两个字上,简若尘解释了好多遍,可石妖好像还是懵懵懂懂的,最后也只能说要控制在经脉受损上。

但简若尘的经脉能容纳多少灵力还是在她控制中,石妖要还是像之前那样一股脑地将灵力送进来,她的经脉该会被撑bào了。

简若尘在闭关压缩灵力,yào王谷内,莫小言坐在莫北寒的洞府内。

“你也去妖兽森林?”莫北寒沉吟了一会,“你该知道,就算简若尘不做什么,就算你我都相信简若尘不会做什么,不代表皇室不会趁机做什么。

在妖兽森林内陨落个修士太容易了,甚至都无需他们动手,只要激起妖兽的兽xìng,被妖兽撕裂了,就和简若尘和皇室没有半分关系。

甚至用不到皇室,这个郑国有多少人想着yào王谷与皇室为敌,想着将yào王谷拉下去,简若尘又有多少暗中的敌人,可以让简若尘与我们yào王谷为敌,yào王谷又四面树敌,不知道有多少等着看呢。”

莫小言点头:“这些我都知道,我也想看看,简师妹会为我做到什么程度,大哥,明明是我和简师妹之间的事情,她也答应我了,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都说是我的错?

我又不是禁锢她,是和她共用我的身体,说起来还是我吃亏。”

说到这,莫小言气愤起来:“可现在我不想这么做了,我为什么要和别人共用我的身体,是,是我没有想那么多,是简师妹太出人意料,她可能早就一步步算计明白了,算计出来会有今天。”

莫小言越说越气愤,可这一次她的眼眸里没有痴迷:“我差一点无法修炼,差一点以为是我不对,哥,你也认为是我不对吗?”

莫北寒怔然,一丝痛心涌上心头,就算是小言不对又怎么样,yào王谷的大小姐何时要为了别人委屈自己?

可出口,却全转化为关心:“小言,你无法修炼?”

“是,这半年我无法修炼,我怕我先到了筑基后期巅峰,会忍不住祭炼了她,我知道她也在拼命修炼,要先一步结丹。”

莫小言哀伤地道:“可我才知道,他们根本就是看准我了,在一点点地算计我,算计我不能修炼,哥,我,我想要毁了她。”

这是莫小言第一次提到简若尘不是用简师妹称呼,而是换做了她,莫北寒的心一沉。

他没有想到这几个月之后,莫小言的想法会偏激到这个程度,她是改了主意不祭炼简若尘了,可竟然要毁了简若尘。

她太了解这个妹妹了,这根本不是她真实的想法,她不会想要毁了简若尘的,而简若尘,能轻易被毁了?

从他知道九曲洞内发生的事情之后,就着手开始了解简若尘,越是了解,就越觉得简若尘深不可测。

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从一个刚测出灵根的女修,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而真要具体计算,该是从她完成引气入体开始算起的,一年时间筑基,之后也才一年不到的时间。

两年时间,她便成为整个郑国举足轻重的修士,连yào王谷都不敢轻易对简若尘做些什么了。

不单单是如此,还有她的修为,从在九曲洞内,简若尘似乎就不加掩饰了,而在碧云谷内,据莫小言说,更是随xìng。

可就是这样,莫小言还是判断不出简若尘的真实实力。

要知道莫小言是筑基后期,简若尘才是刚刚筑基的修士,而莫小言竟然判断不出简若尘真实的实力。

虽然,莫小言并没有与简若尘jiāo手过。

“以前,我以为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到的,没有我想做的事情不能做的,因为我是yào王谷的大小姐,可现在我才知道不是,以前我没有遇到简若尘而已。”

莫小言的口中终于吐出了简若尘三个字,这三个字说出来,她的面颊忽然扭曲了些,她突然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哥,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好混乱,我知道该怎么做,可又好像不知道,我是要成为邪修了么?是不是我再这么想,就是邪修了?”

莫北寒心疼地看着莫小言,“不,小言怎么会是邪修呢,你只是……是哥哥没有护住你。”

莫北寒缓缓住口。

他纵然可以将过错背在自己身上,可也知道,小言不会因此就开心的。

他闭了下眼睛,脑海中浮现起简若尘平静的面庞,纵然错不是简若尘的,但是她让小言伤心,让小言几乎要堕入魔道,她就注定不该再存在这个世界上。

“小言,你在哥的洞府里休息,碧云谷那边不要去管了。”莫北寒道。

“不。”莫小言放下手,“我要去。不去岂不是我怕了他们?”

第444章 还是jiāo易

静室里,简若尘已经服用了五个时辰的灵丹,越发感觉自己就是石妖的容器,想起炉鼎这个词,就觉得自己这样子才是个真正的炉鼎,炼化灵yào的炉鼎。

不由分心,想到莫小言不久之前的话,莫小言真的想通了?

直觉里她不大相信,莫小言就算是想通了,也不会仅仅是放弃祭炼她这么简单的,以莫小言的xìng格,她怎么会那般简单地就放弃呢。

“不得分心。”识海里传来血煞的声音,简若尘才恍然石妖已经吸收尽了灵丹,体内法诀还在运行,她却忘记服用灵丹了。

简若尘收敛了心神,再扔到嘴里一把灵丹,平心静气。

再过了五个时辰,简若尘才切断和石妖的灵力联系,石妖安静地在她的手腕上,并没有反哺,看来石妖懂了她的意思。

这才开始继续服用灵丹,缓缓增加经脉内的灵力,冲击经脉。

熟悉的饱胀感传来,经脉开始被撑开。

即便是服用了灵丹,再加上聚灵阵,经脉内灵力的增长也很缓慢,但越是这么慢的灵力增长,对经脉的冲击也就越是温和。

经脉在酸胀中开始压缩,吸收的每一丝灵力都在经脉的压缩中。

如此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让经脉对灵力的压缩达到饱和,再一次服用灵丹之后,石妖也在简若尘的暗示下,开始向简若尘的身体内反哺灵力。

石妖控制了灵力反哺的速度,就比简若尘自己吸收灵丹的速度略快了些,经脉刹那感受到了冲击,强劲压缩,注入到经脉内的灵力也被挤压得越发密实。

筑基后灵力已经液化了,这般挤压,液化的灵力不断反过来冲撞经脉,一次次循环之后,酸胀的经脉也禁不住进入的灵力数量,略微出现破损,但马上就被灵力修复。

这是一个压缩与冲撞的过程,就看谁能坚持得久一些,液态的灵力更加粘稠起来,在经脉内的流动也越发缓慢。

越是慢,经脉越是强劲压缩,而石妖就越是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