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9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她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唯有心里还有着炼化简若尘的执念。

很快时间就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三个人之间的jiāo谈全局限在训练事情内,对这些筑基修士的训练,也增加了对抗赛。

洛凡定下的规则很残酷,法术对抗,战败一方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做胜利者的奴仆。

这些筑基修士,大半在练气期的时候做过筑基修士仆役的,但是却没有给同修为修士做仆役的时候,听闻洛凡这个规则的时候,脸色都很不好。

但机会是均等的,他们经过这一个多月的训练,自身的战斗能力全都提升了,因为也都不忿,抽签确定对手之后,都咬着牙憋着一股气。

其实真就做了仆役,也没有啥特别的事情做,失败还好说,仆役的名声实在太不好了。

洛凡的这种规则制定下,这些参与训练的筑基修士立刻就不干了,他们之间彼此是没有较量过,可彼此的实力有一部分还是互相了解的,谁也不敢说抽签的结果自己就一定会胜利的。

洛凡对待这种不服很有经验,想当初,他也是从这种不服气不干了过来的。

一句话:不干可以,退出训练就好了。让大半修士禁了声。

可还有修士试图讲道理,输了的可以加大训练,为什么非要做奴仆呢?他们都是平级修士,这么做,会产生心魔。

洛凡还是那句话:不干可以,退出训练好了。

接着又给了第二个建议:都是平级修士,也可以主动挑选对手,比如他和简若尘。

开什么玩笑,大家与简若尘jiāo手的时候,都是三个修士对简若尘一个,简若尘还是游刃有余,一对一,怎么可能?

对洛凡?对他们的主教官?首先心理上已经输了。

洛凡对这些修士的训练是用心,但真要被抬了,他也不介意,他宁愿招些信服他的修士,从基础做起。

也不是不可能,六皇子虽然不是太子了,可势力仍在,郑国几处城镇的凡人选拔也已经开始了,叶非也答应了,在新一轮的灵根测试中,会给他送过来一批有灵根还没有修炼的人。

这些白纸一张的预备修士,才是洛凡最需要的,为此他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这些筑基修士真要走了,洛凡一点也不介意。

但终于也只是抗议了一会。

第438章 血煞的烦恼

修士的脸面是重要,但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他们的身份本来就是护卫,这种针对xìng的训练,确实提高生存能力。

接下来的对抗赛上,参赛的两人才是真正的法术厮杀,甲木被请过来做裁判,他都结丹中期了,在这种全力施为的比赛中,保护参赛者的安全还是做得到的。

果然,只有这种对抗赛才能看出来修士们的真实实力,就连洛凡都诧异了,在原本的训练中,大多数修士都保留了实力,保留的不仅仅是一成。

不管如何,在比赛中他们也看到了自己的训练成果,而对于之后这些修士之间地位的微妙变化,洛凡全然不在乎。

三人再次独处总结这一个月的训练的时候,一直少有jiāo流的莫小言也参与了,对洛凡的这种失败者的惩罚,她其实也不是很赞成。

而这几个月,她也不像之前,虽然接触的修士千篇一律在搏杀中,可是这种搏杀让她有时间思考得更多了。

“洛道友,你训练这些修士的目的是什么?”在讨论了这些修士的进步,和哪里不足之后,莫小言忽然问道。

洛凡不止一次考虑过这个问题了,但还是稍微停顿了一会,才回答道:“最初,想着完成某种心愿,可后来,就好像是习惯,因为原本有了这个心愿,要坚持下去,到现在……”

洛凡沉吟下,摇摇头,“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最初的心愿,还是因为惯xìng的坚持,说不好了。”

莫小言觉得洛凡的话有另外的意思,就好像原本就是为了她说的,因为这话暗示了她现在的想法。

她也不知道她的坚持在哪里。

血煞对这种讨论一贯是嗤之以鼻,且觉得无聊透顶。

“你们不如讨论人为啥活着。”血煞冷笑着对简若尘道。

从简若尘提出这个问题之后,血煞就觉得他入魔了,每天里都在考虑,修士为了什么活着,甚至引申到凡人为了什么活着。

凡人为了衣食住行,为了享受有限的生命,为了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得快乐,所以他们生来只要懂事了之后,就知道他们不是修士,生命有限,且还会有生老病死等等一系列的忧愁。

所以,他们必须要努力,好为自己挣下一副身家,才能在挣不动之后享受,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他们足够努力且有一定机缘,也可以边努力挣身家,边享受的。

这样在老了之后,就可以叹息着,和同样身为凡人的同伴、家人自豪地说,这一辈子没有白活,该享受的都享受到了。

可他们修士呢?活着的目的是什么?

从发现灵根之后,他们的生活唯一目标就是引气入体,之后就开始日复一日地修炼,所有的学习都是为了修炼进阶准备的,从练气期到筑基,从筑基到结丹,然后开始妄想凝婴。

嗯,这个妄想凝婴是三级文明国家的修士,二级文明国家修士妄想的是化神。

但道理都是一样的,修士活着的目标好像就是进阶,然后再进阶,增加寿元然后再增加寿元。

即便中间炼丹,那是为了炼制出来合适的灵丹,活着借助炼丹的手艺为自己赚得灵石,就和凡人赚得银子一样。

制符、炼器也是同样的道理,最多是增加了一个杀戮的本事,杀掉妖兽,得到妖兽身上的修炼材料,或者是杀死修士,夺取其他修士的修炼资源。

目的还是为了修为、进阶,为了与天争夺本来不属于自己的寿元。

可得到了呢?就再一次地重复,永无止境。

真如简若尘说的那样,就算有了移山倒海的本事,然后呢?

作为一个只剩下元神却没有身体的修士来说,他比任何修士都要迷茫,他神识还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如今他只有一件事情还能做得,就是杀戮,杀掉妖兽或者修士,吸收他们的精血灵力,稳固自己的元神,和这个可怜的玄铁母刀空间。

可之后呢?

他迫切需要有修士和他讨论,然而除了简若尘,他找不到任何可以讨论的对象。

想得多了,就觉得他要入魔了,他本来就是邪修他认可他的行为是邪修的行为了对于提出这个问题的简若尘,觉得能更快地入魔,成为比他更可怕的邪修。

毕竟,邪修之所以成为邪修,就是有了不同于寻常修士的想法,就好比他炼制出来的这个特别的法器,就比如莫小言,因为炼丹而想到要用修士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