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9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将它当做我的附属,它也真会理直气壮地随时吸收我的灵力,我估计着,至少是均分我全部的灵力。”

“你怎么知道它不会像今天这样吸收一半还给你一半?”血煞道,“你知道契约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吧?被契约的一方一旦实力提升一个大层次,契约就会中断。”

简若尘摇摇头,回忆了下,再摇摇头,忽然道:“前辈元婴修为……”

“哼,我就是一个损毁的元神,没有ròu身,就没有灵力修为,要不是有这柄法器,早就消失在天地之间了,说我是元婴修为,不如说这个玄铁母刀有这个修为。”

简若尘觉得有些理解了:“就是说,前辈的身体就是这柄玄铁母刀了?”

血煞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我明白了,那些祭炼了石妖的修士最后都是被石妖反噬的,没有一个生灵愿意被祭炼,失去自己的意志,而祭炼也是一个诱饵,引诱修士抓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修士们以为祭炼了石妖,就是得到了石妖,诚然,石妖是会为修士们找寻宝物的,同时它也理直气壮地要求回馈。

我们这种,才是最好的,就是纯粹的jiāo易,或者说,是石妖给我的回报。真是可爱的小东西,在它的思维里,这两个多月一定很是犯愁,无法吸食美味的五系灵力,就因为无法回报我。”

血煞在再一次沉默之后道:“你一定不是纯粹的修士,也一定积聚了你经过之处的所有机缘,一般你这般做法的修士,早早就会殒命了。”

这番话难得说是不是由衷的,因为之后在简若尘训练修士的时候,血煞也补充了几句:“你,洛凡和莫小言都不是普通的修士,你们这种,如果没有进阶元婴,就会坠入邪道,成为邪修的。”

甚至在一刻钟之后又道:“我感觉,你最有可能成为邪修,还会是个可怕的邪修。”

血煞说这段的时候,简若尘的对手是三个筑基修士,他们彼此之间只能用法术攻击,单纯以法术应对三位经过训练的筑基修士,简若尘颇有些手忙脚乱。

虽然手忙脚乱中没有败相,但也有左支右绌的迹象,那三个修士都颇为兴奋,不幸的是,简若尘还是先耗尽了他们的灵力。

“你们有机会战胜我,在我施发火球的时候,你们能在我出手的瞬间就反击,三个人,只要拼得一个人受伤,就能胜利。”

简若尘先简单点评了下,在她看到,这三个修士的配合很有问题,不过么,没有人愿意受伤的,尤其是在训练中,灵力就要消耗殆尽了。

三个修士颇为不服气,互相看看,却没有了灵力,只能打坐恢复去,至于简若尘为啥以一敌三灵力还这么充裕,在第一天和简若尘jiāo手的时候就问道了。

也得到了最简单的回答:我是五系灵根全都筑基了,你们认为呢?

可就算是她一个人顶五个修士,同样以法术对战,她的灵力也要消耗得七七八八的吧,更何况是以一敌三,法术施发总需要时间的,有时候为了拦住对方的法术,她灵力消耗要比他们还要多的。

第437章 邪修的定义

但事实就是,谁也不知道简若尘灵力的极限,从来没有见过她在训练场上灵力耗尽的时候,当然,简若尘也会服用灵丹补充灵力的。

打发了三个修士,简若尘才有时间回答血煞:“关于邪修的定义是什么?”

“所有违背大多数修士正常意愿的修炼方式,获取修为,寿元的,都可以称作邪修。”

说了这句之后,觉得以简若尘的思维难以理解,又补充道:“比如莫小言,一旦她开始祭炼你了,那就是邪修了,修士的规矩,不能以修士的身体为修炼材料。”

简若尘表示理解道:“就是可以杀人,但不可以杀之后利用修士的身体提升自己的实力。”

血煞道:“不错。”

“道理是如此,就如人再饥饿,宁肯饿死,也不能以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为食物,哪怕这个人已经死掉了。世俗的公约。”简若尘道。

“咦,这到……不必吧。”血煞不是很赞同地道。

“那是对凡人的要求吧,我们修士,就是可以以妖兽的身体为修炼材料,反过来,妖兽也以修士的ròu身提升自己的修为,这般做法都不违背修士的原则,但同类不得互相祭炼,就是因为我们是修士,不是妖兽。”

说了这些的时候,另外三个筑基修士已经走到演武场了,简若尘吞了粒灵丹,却是在外人面前,并不要石妖帮助炼化。

“其实,暗地里也一定有修士做着如此的勾当,有足够的利益,就会有犯罪。”简若尘结束了关于邪修的讨论。

她对自己会不会成为邪修不屑一顾,也不会以这个世界的评判标准定义邪修。

每三天,简若尘和莫小言、洛凡三人还要在一天的训练结束之后碰个头,将三天的训练成果互相沟通下,并进行改进。

他们已经改进过一次了,就是简若尘再训练过的修士,还要返回去与莫小言再对战,而简若尘在训练中,也要尽可能地教会他们团队作战。

这个不是很容易,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事情,在修士来说是绝无可能的,没有修士肯奉献出自己生命的,那么就要教会他们互相配合,至少要做到知己知彼的配合。

在上个世界,洛凡所在的军队中这种配合是最常见的,大家彼此信任,不会在战友面前留存实力。

但是在这里却很困难,修士们保存自己实力已经成为了习惯,在这一点上,简若尘和洛凡已经做到了入乡随俗。

但也不是不能解决的,比如说五系法术的互相配合,在训练的时候,简若尘一直注意着这点,她一个人完美地演绎了五个筑基修士的配合。

开始的碰头,莫小言说得很少也很简单,对她肯过来训练那些筑基修士,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态度。

原本在上一次的训练中,与其说是帮忙,不如说是好玩,后期更是为了和范安贵一较高下,欺负欺负他。

但这一次呢,她说不好是什么意思,帮忙吗?还是为了找到之前的那种开心?

并没有找到,甚至在每天短暂的休息时间内,她也很难静下心来修炼,更多的时候会靠提炼灵yào打发时间。

她发现她可以安心炼丹,也可以思考着制符方面的事情,唯独不能够修炼,不能够单纯以提升修为为目的修炼。

仿佛潜意识里她惧怕自己的修为提升。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莫小言更加无法修炼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她明明还是想要独占简若尘,将她炼制成其中的一颗内丹。

可她也发觉,她和简若尘之间好像出现了一道深深的鸿沟,她回忆之前与简若尘相处的愉快,可是从九曲洞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