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炼,整天外门里晃悠不务正业呢明明练气后期巅峰了,还偏偏接一个砍伐银松的任务。

“叶少爷,工棚那边都是凡人杂役,凡人么,一点规矩也没有,干活的时候都是赤着身的,没得污了叶少爷的眼。”朱和试探着道。

“怎么?一个外门女修都能完成的任务,朱管事认为我完不成?”叶非没有留情面,直截了当道。

叶非没有必要给外门任何修士留情面,别说外门了,就是内门筑基期的修士见到他都得客客气气的。

修士以实力论高低不假,但实力二字,包括的范围可就广了。

果然,朱和的面色微微变了,叶非这话分明就是知道他也参与到赌局中去的,虽然他没有自己去下赌注,可下注的是一个卡在练气三层的女修,还足足下了五十二枚下品灵石的赌注。

一个练气三层的女修,哪里来得五十多枚灵石,别说叶非了,就是他朱和,稍加打听,就知道那女修和简若尘说过几次话,还有洛凡竟然也买了同样的赌注,傻子也猜出来那女修下注的灵石哪里来的了。

朱和急忙道:“哪里哪里。”可说了这四个字之后,平时巧言令色的,此时竟哑口无言,不知道再说些啥好。

叶非乜斜了朱和一眼,哼了声道:“提前三天,我倒是想要知道,她怎么提前三天完成的,也让我心服口服。”

朱和只是呵呵笑着,这话,他没有办法往下接。

两个人脚程都很快,回到工棚的时候还不到中午,朱和给叶非走了正常流程,明知道叶非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敢阻拦叶非上山,好在叶非的人品是信得过的,不会暗中对简若尘做手脚。

但还是陪着叶非上山,介绍着哪里砍树的人少些,也就仿佛很随意地提到简若尘砍树的地方。

两个人到山上的时候,简若尘刚放倒了一棵银松。

简若尘找到了些砍伐银松的窍门,对力量的掌控也得心应手起来,她以前虽然没有砍过树,可是跆拳道黑带不是白练的,全身肌ròu一旦调动起来,就能够将力量全集中到双臂上。

如此,这棵银松的树身上就没有一下多余的斧痕,斧头每一次落下,都几乎是平平地扎到树身,朱和和叶非正看到倒地的银松,上面光滑的切面正对着他们。

“简师妹,你……”朱和跳过去,盯着银松的切面看了会,如果不是银松无属xìng的特点,他简直以为这创面是法器造成的。

“怎么样?”简若尘难得有孩子气的一面,瞧着叶非,上下打量下,反正几乎所有外门弟子的修为都比她高,看不出修为的高出来就不止两个层次了,也就不在意修为到底是多少了。

“厉害!厉害!”朱和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心里盘算了下,这创面要是他能不能做到,不觉就摇摇头,纯ròu身力量,他也有把握斧头都砍在同一个位置上,但这么节约力气的做法,不是三两天就练出来的。

回头见简若尘望着叶非,忙道:“简师妹,我给你介绍啊,这位是叶非叶少爷,朱雀堂就是他创办的。”

简若尘挑了下眉毛,拱手笑道:“失敬,赌局是叶少爷开的啊,不好意思,要让你破费了。”

既然是朱雀堂的堂主,那上到这山里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zhēn rén面前没有必要说假话,简若尘也没有认为自己购买赌注有何严密,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能猜出赌资的来源,更何况朱雀堂的人了。

叶非呀然了下,从见到简若尘之后他就有些吃惊,简若尘这一开口,吃惊就变得有些欣赏了。

原本他以为简若尘该是一个傻大憨粗的形象,至少也是看上去像凡人粗实女子那般健壮的人,不然怎么能抡得起斧子砍得起银松。

可一上山来,见到简若尘这瘦瘦弱弱的仿佛弱不禁风的样子,先让他吃惊了下,接着看到银松的创面,让他再佩服了下,再听到简若尘的这句话,就知道,面前的女修绝对不是一般人。

不是有绝对自信的人,是不敢这般面对比她修为高的修士,这般直接承认是她买了那一赔九十六的赌注的。

第45章 有点介意

“愿赌服输,赌局么,开了就是为了赌,不过简道友现在言胜,为时过早吧。”叶非笑着,仿佛一点也没有以为简若尘会赢。

简若尘点点头,仿佛没有听懂叶非话外的意思道:“也是,还有七天呢。”

这话,分明就是直白地告诉叶非,她简若尘赢定了。

“简师妹,叶少爷也领了砍伐银松的任务,我这还要陪着叶少爷选址。”朱和急忙chā话道。

简若尘眉毛扬扬,重新看眼叶非,那眼神里明明白白带着些诧异,然后忽然嘴角向上勾勾,这笑容看得叶非很不舒服。

“不急,我看这棵银松的创口如此平滑,想要与简道友请教一二,不知道可否方便?”叶非眼角略微向上挑起,桃花眼也带着笑意,好像真心实意请教一番。

朱和怔了下,修士之间的互相请教,哪里是这么随随便便就开口的,自来请教这两个字,要么是对师尊、担负着传功的师兄,要么就是挑衅的代名词,再有,也没有高阶修士向低阶修士请教的。

叶非可以这么说,简若尘无论是怎么回答,答应不答应,严格说来都是得罪人的。

“叶少爷说笑了,不过是一把力气而已,还是沉水石炼制的斧头锋利,嗯,话说,您二位怎么说也是强壮的男子吧,看着我这个女子抡斧头,就没有啥心理障碍?”

简若尘不露声色地转移了话题,后句话就半是玩笑半是认真了。

“你介意?”朱和还没有来得及拽叶非离开,叶非已经开口了。

朱和面露苦相,背对着叶非给简若尘使眼色,可这眼色到底是啥意思,他自己也说不好,总归是想让简若尘退让一步,不要得罪叶非的好。

“嗯,其实是有点介意的。”简若尘认真道,叶非和朱和都意外了下,简若尘竟然会这么说。

“怎么说我成为修士之前也是大家闺秀,如今沦落到要靠使把力气才能站稳脚跟,心态一时半会转变不过来也正常。

不过路是自己选的,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最主要的是,我好容易找到这等取巧的方法,也正好有二位前来,不炫耀一把,好像有点对不起自己呢。”

说着弯腰拎起斧头,扭头看看周围,选定了一棵银松就走过去。

围着银松转了一圈,简若尘忽然站下,双手握住斧子,腰背向后伸展,双手举起的一刻,右臂、右侧腰身和右腿形成一道完美的流线。

黑色的斧头划过一道黑影,平平地落下,“咔”一声脆响,斧头嵌在树身上,简若尘右手一用劲拔出斧头,她双脚微动,第二次举起斧头,与前一次一模一样,斧头再落在,正巧衔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