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8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会这么做吧。

莫北寒从冰泉去取了一玉瓶的水送了简若尘,算是对她尽快提升修为的无言的支持了,简若尘也没有道谢,心安理得地收下。

她不缺修炼的灵丹灵yào,但没有人会将到手的灵yào推出去的。

“唉,这就是机缘啊,多少人穷尽一生也得不到一滴冰泉水,你倒是好,随随便便就得到一瓶,还不稀罕,不需要。”

血煞知道简若尘手里的宝物众多,不无嫉妒地道。

“知道莫北寒修炼的是什么法术了吗?看着那双眼睛,简直要完全迷醉到里头,幸亏我还有自制力。”简若尘进入到洞府前问道。

第431章 来帮帮忙

“这种迷醉人神识的法术多了,就是不特意修炼,修为比你高一个大层次,想要迷醉你还不容易?”血煞哼了一声道。

“嗯,眼神是很迷人。”简若尘随口说道。

“迷人?对啊,还记得我的提议?用哥哥对付妹妹,才最好。”血煞不无恶意地道。

“怎么可能?不过是欣赏了下。”简若尘并不将血煞的话放在心里。

大约是简若尘的语气实在是平常了,血煞疑惑了一会,也算相信了。

简若尘在莫小言的洞府内转了一圈,确定莫小言在闭关,便留了口信,要莫小言出关之后告诉她,也开了自己常用的静室。

这次,简若尘准备不惜一切修炼了。

聚灵阵通常是用下品灵石构筑的,简若尘用上了中品灵石,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将手里可用的灵丹都与血煞讨教了一番,确定了服用的顺序。

闭关的时间说长很是漫长,日复一日中,是不断重复的功法,单调到让人疯狂,没有炼器炼丹的调解,也没有制符的休息,简若尘就如一座机器一样,每日里都是在安坐修炼。

唯一的休息,就是在灵丹的yào力消耗尽之后,再拿取灵丹的那一刻,偶尔,简若尘也会安静地坐那么几秒,想着自己这般闭关犹如囚徒的目的,但很快她就会选择忘记这些,只要灵丹入口,磅礴的yào力之下,她不得不继续修炼。

另一座静室内,莫小言的修炼却不如简若尘那般顺利,她不乏灵yào,但是即便是服用了灵yào,她的心里也不能完全安静下来。

一会是简若尘平静的面庞,一会是洛凡的劝解,还有赵春秋的难过,回到yào王谷之后她的父亲看着她的无言。

这些东西纷杂在思维里,她不敢完全入静修炼。

作为一个中级炼丹师,一个筑基后期修士,她完全明白这时候强行修炼的后果,她已然有了心魔,这是她修炼百多年不曾遇到的。

她知道她的心魔是什么。

理智上她知道,她不该有将简若尘炼制成内丹的想法,可感情上她控制不住自己,她甚至不敢再见到简若尘,怕一见到她,就要疯狂地将她吞噬掉。

她也明白,一旦她真的对简若尘动手了,就会被世人不容了,会成为所有修士的敌人,甚至连yào王谷都护不住她,yào王谷也可能不会护她吧。

她坐在静室里,更多的时间就是呆呆地坐着,回忆认识简若尘的一幕幕,回忆九曲洞内的一切,她本来就聪慧,这一次次的回忆中,她慢慢地悟出点之前没有注意的事情。

在九曲洞内,她不是修为最低的,可洛凡和简若尘都没有被影响到失去神智,其他几个筑基后期修士也没有被影响到,只有她一个人受了影响。

按理是不该的,她已经是中级炼丹师了,心智并非不坚韧,可为什么九曲洞内会失态呢,将自己内心最隐秘的事情脱口而出呢。

她甚至记得简若尘的阻拦。

想到简若尘,心里还是忍不住痛,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对简若尘这是怎么了。

知道简若尘就在这个洞府的静室内闭关,她完全安心,没有任何焦虑,哪怕她在碧云谷内,她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不,只要简若尘在她知道的地方,只要知道简若尘在做什么,只要简若尘总是一个人,她就安心了,她惧怕的是简若尘的离开。

简若尘不论在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身边从来不缺少修士,她怕的就是这个吧。

山谷禁制再一次被叩响,需要叩响禁制见她的,只能有洛凡,莫小言在静室内再坐了一会,还是心浮气躁,才站起来。

一边出了静室,一边给自己施加个清洁的法术。

果然是洛凡,百无聊赖地站在外边,揪着一片树叶,在嘴里吹来吹去的,见到禁制打开,便丢下树叶走进来。

“莫仙子,我这都是第三次来了,才见到你。”洛凡带着略微的抱怨,以对朋友轻松的语气道。

“他们让你来的?”莫小言就站在谷口问道。

“他们?”洛凡楞了下。

“不是为了让我闭关不成?”莫小言冷冷注视着洛凡。

洛凡明白了。

他打量下莫小言,见到她虽然精神还好,眉宇间却明显的憔悴,皱皱眉道:“第一次你就该让我进来,你没有找简仙子谈谈?”

莫小言冷哼了一声,“谈什么?谈我准备怎么炼制她?”

洛凡摇摇头,“你这是何苦呢,简仙子都住到你这里了。”

莫小言转身,向洞府内走去,洛凡耸耸肩跟在后边。

“洛道友又想要说啥?”到了会客室,莫小言扔过去一壶灵茶问道。

洛凡给自己和莫小言都倒上灵茶,喝了一口才道:“碧云谷内又多了一批人手,是筑基初期的,训练的人不够了。”

莫小言挑一下眉毛,“不想让我进阶,不择手段了?”

洛凡放下茶杯道:“这和你进阶不进阶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十年八年的,不过是一月两个月的,也不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要训练,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就有点眉目了,是我私人请莫师姐帮忙的。”

“不是为了阻拦我结丹,让简师妹先结丹?”莫小言直截了当说道。

洛凡皱皱眉,“要阻拦你修炼,方法多着呢,也不必由我这个小筑基初期修士出面,前两次也就是想找你聊聊,整个碧云谷内就我一个人,无聊得紧,这次找你出山,就是因为你有经验了,我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

“你一个人?不是还有结丹前辈么?”莫小言哼道。

“甲木前辈啊,他是简仙子的护卫,我可不敢劳动大驾,再说你也知道他是结丹前辈,和筑基初期修士动手,那不完全压制么,怎么练?”

想到之前训练时候的开心,莫小言有些动心了,可一想到自己离开了,简若尘又可以安心修炼,说不得自己之后再没有机会好好闭关提升修为了,就又迟疑了下。

无论如何,哪怕她无法祭炼了简若尘,也不想简若尘在她之前结丹的。

这个念头一出现,自己都楞了下,她真的无法祭炼简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