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8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情。

简若尘笑了,猜想这个主意不会仅仅是甲木想到的,估计,yào王谷的应对应该也是这点。

莫小言要祭炼自己的事情捅出去了,yào王谷再怎么宠爱莫小言,也不会听之任之的,想方设法让自己修为尽快提高,而拖累莫小言进阶的速度,眼下来说是最好的手段。

“前辈大概很奇怪我为什么还要守那个不需要守的诺言。”简若尘道。

“不错,你完全不必遵守这么不必要的约定。”甲木用约定来代替诺言,“不论是不是心魔誓言,有些誓言是没有必要遵守的,尤其是简仙子,甚至无需多么提高修为。”

简若尘明白甲木的意思。

只要她对郑国的贡献再突出些,甚至只要她嫁给某一位皇子,相信不论是二皇子还是六皇子多她这么一位妃子都会愿意的。

甚至只要给yào王谷施加压力。

虽然yào王谷在郑国的地位不低,但是莫小言理亏在先。

“我一直将莫小言当做妹妹,她本xìng不是邪修,也没有入了邪道,我相信最后的结果都是我们大家愿意见到的,我也相信我在莫小言的谷内闭关,对我和她都没有坏处。”

甲木点点头,“我是你的护卫,不能离开你太远,这枚玉符你拿着,只要捏碎玉符,半刻钟之内,我就会赶到。”

第430章 破故事

到了莫小言居住的山谷,不意外地,在山谷内看到了等待她的修士。

竟然是莫北寒,结丹初期,莫小言的哥哥,据说是最宠爱莫小言的修士之一,简若尘无言地站了一会,觉得也不能算是意外,先拱手见礼。

莫北寒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却不是进入到洞府内,而是向冰泉所在位置走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到冰泉所在禁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简若尘体内的水系灵力自动运行起来。

“咦,还有这么好的冰系灵地?”血煞忽然说道。

简若尘也不知道血煞平日里作何消遣,反正血煞不出声,不是需要她也几乎不与血煞jiāo流,感觉到这纯净的水系灵力,血煞自然出现也不足为奇。

“这里有眼冰泉,周围有冰莲,是yào王谷的一个禁地。”简若尘再识海内道。

“嗯,看来莫小言已经认为你是囊中之物了,所以禁地都不隐瞒你。”血煞叹息一声。

莫北寒也正说道:“这里简仙子不是第一次来过了吧。”

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冰泉边上,冰泉周围还有冰莲开放,但是最大的那朵不见了。

“是,上一次与莫仙子一起,还记得那边有一朵碗口大的冰莲开放。”简若尘答道。

“那朵冰莲是难得的上品冰莲,知道现在在哪里吗?”莫北寒转向简若尘问道。

莫北寒的眉眼与莫小言有一些相似,但整体上却有种刀削似的美感,不仅仅可以用英俊来形容了,配合上结丹修士不自觉散发出来的气势,这一凝视,无形的压力就席卷而来。

给简若尘压力最大的还是莫北寒的眼眸,那种黝黑中微微带着些蓝意的眼眸,有种深海狂潮的感觉,只要凝眸,就好像要窒息在那里。

简若尘微微侧头,避开莫北寒的凝视,只将视线放在一朵冰莲上,道:“当日,莫仙子说要将那朵冰莲送给我。”

空气中的寒意似乎增加了一点,好像有冰霜凝结,再落下,识海内,血煞轻声道:“他的眼睛有问题。”

简若尘心中一动,她刚刚侧头,发髻上的母刀就对着了莫北寒,那么,刚刚自己有种被窒息到他眼神里的感觉就不是假的了。

“那朵冰莲在小言那里,她不但留下了那朵冰莲,手里还有一枚火精,算上你手上的石妖,只要再得到一个木系和土系的极品灵yào,或者是灵精,就可以完成她的许诺,送给你的不仅仅是冰莲,还有五系灵精。”

莫北寒看着简若尘的侧颜,她在凝视之后还能避开了自己的眼睛,这份意志,也让他微微吃惊。

不是所有人都能避开他的眼神的,尤其是女修,哪怕他没有施展法术。

听到莫北寒的话,简若尘轻轻叹口气,转向冰泉,让发髻上的母刀尽可能多地接触到莫北寒的双目,看着冰泉上袅袅升起的白雾道:“我想莫仙子最后不会那么做的。”

“用皇室施压?用皇室的护卫?”莫北寒眼角眯了下道。

果然都想到一起了,简若尘这么想着,却是道:“莫仙子是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自己最想要做的是什么。”

“小言想要做的事情就从来没有失败过。”莫北寒冷冷道。

“在我的家乡有个故事,说的是有个家里,只有妈妈和儿子,最初,他们住在墓地旁,孩子就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学着大人跪拜、哭嚎,玩着办理丧事的游戏……”

简若尘缓缓地说着孟母三迁的故事,“当然,这是凡人的生存游戏,yào王谷既不是墓地,也不是市井,但既然小言有这些想法,必然是深受炼丹的影响,而小言接触的修士,也几乎都是炼丹师。

那么,她想要做一件惊天地的炼丹大业,也无可厚非,关键是,没有人引导她,从最初她出现奇思妙想的时候。”

简若尘停了下,转头看着莫北寒,这一次她凝视着莫北寒,毫不在意自己沉溺到那种可以让她忘记呼吸的眼眸中。

就好像是海浪扑面而来,将她拖入到深邃的海下,海浪封住了她的口鼻,窒息住她的呼吸。

但她也知道一切都是幻觉,就算海浪真的窒息了她的呼吸也没有关系,她是修士,只要运转灵力,无需时刻呼吸。

“莫仙子很是单纯。”在窒息的感觉中,简若尘仍然心平气和地将要说的话说完。

扑面的海浪退去,冰凉的空气重新钻入到她的口鼻中,简若尘仍然在凝视着莫北寒,只是那双眼眸里再没有了让人窒息的感觉。

“嗤,这什么破故事,还真有人信?”血煞在识海内说道。

“你能改变小言的想法?”莫北寒同时说道。

“至少,我现在在这里,会让莫仙子安心。”简若尘道。

识海里却只想对血煞翻翻眼睛,孟母三迁啊,怎么是破故事。

“yào王谷现在被施压,不许小言在你之前结丹。”莫北寒直言道,“yào王谷不喜欢被威胁。”

简若尘点点头,“谁也不喜欢被威胁,我到这里来,也是要闭关的,莫仙子的洞府内,还有我一间静室。”

莫北寒久久地注视着简若尘,似乎是在判断简若尘话里有几分真实,而这时候的血煞也没有闲着,正嘲讽道:“简仙子,你是不是该施展下魅力,你说要是兄妹二人为了你反目成仇打起来,是不是你就安全了,也不用皇室施压了?”

简若尘勉强没有让自己的表情变化,忽然就想到了范安心,若是范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