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7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7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就听听,过后就忘记好了,就当我闲聊陪你解闷,反正简仙子现在也过不来。”

莫小言哼了一声。

“我接着说啊你看,我也算简仙子半个朋友了。”

就是半个朋友这几个字,也让莫小言瞪了下眼睛。

洛凡只当没有看到。

“可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忙,也还有自己的朋友一起,我们都是。当初在碧云谷训练那些小修士、凡人,和你莫仙子一起讨论怎么提升他们的实力,看到一个凡人能打过一个练气初期的小修士,还是自己和朋友一起训练成的,那时候多开心。

还有我们,要是也能越级打败修士,也会多兴奋?你与范安贵在演武场上比试,每一天都期待下一天的到来,那一刻,不也快活?”

莫小言想起碧云谷那一个月,那个月简若尘在她的洞府内闭关,白天她帮着碧云谷训练那些小修士,训练结束了,就与范安贵用法术切磋一场。

每一次结束之后的第二天,范安贵都会多坚持一点时间,自己就要努力多想想怎么才会早早打败他。

那时候,自己是很快活,明明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也乐此不疲,甚至真的很多时间都没有想起来简若尘。

“不,那是因为我知道简师妹在我的洞府里闭关。”莫小言不知道她这句话已经说出来了。

洛凡没有指望三言两语就能让莫小言想明白,点点头道:“是啊,那时候简仙子在你的洞府内闭关,你和范道友和我一起在碧云谷内。”

说到这忽然想起几人现在的状况,不由也长叹一声,“世事无常,谁能想到这才多久,我们与范道友就是反目为仇了。”

想起范安贵抱着范安心尸身那一幕,洛凡不由也有些感慨。

范安贵想必也明白的,他想要乞求简若尘放过范安心,就是因为简若尘有石妖。

但他也理解简若尘做法,如果范安心害得是简若尘,没有杀死那些跟简若尘有关的修士,或许,简若尘会留范安心一命,换做叶关和叶非来给叶真报仇。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两个字。

莫小言也想起九曲洞内发生的事情,两个人有好一会没有吱声。

“回去之后,莫仙子还来碧云谷不?”洛凡问道。

“我要闭关。”莫小言道。

洛凡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你真的要将简仙子祭炼成内丹?”

这话,洛凡也就是仗着他手里还有个秘密武器了,还有就是莫小言对简若尘的感情。

莫小言的脸沉下来。

洛凡摇摇头,“莫仙子,你就不想想你这么做的后果?先别动怒,我就在你这房间里,你对面,你修为高我两个等级,想要动手随时都可以,让我说几句话不是不可以吧。”

莫小言的威压已经落在洛凡身上,只要再一送,至少也会将洛凡压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虽然她也知道洛凡不会没有防护护罩的。

“说说嘛,还是那句话,就当我陪你解闷了,莫仙子,你现在就是说说,大家都当你也只是说说,但做了就不一样了。

首先,你也知道,简仙子那么一个喜欢自由的人,那么一个聪明的人,那么一个有能力的人,那么漂亮的人,不会喜欢变成一个圆滚滚的内丹的。”

听到洛凡一连夸了简若尘好几句,莫小言稍微收回了一点威压,洛凡知道莫小言听进去了。

“先不说内丹好看不好看啊,莫仙子,你也不喜欢一想到简仙子,就只能看到一个圆滚滚的球。”洛凡接着道。

内丹,当然不会只是圆滚滚的球了,也只会是各种颜色的球,但无论如何,洛凡有句话是对的,简若尘被炼制成内丹,将就不会再有自己的ròu身,不会有自己的相貌。

“还有啊,之后,你将不得不和简仙子一起隐姓埋名,亡命天涯,你也知道,将修士练成内丹是不被修士们允许的,别人可不管你们是相亲相爱,还是不忍分离,只会认为这是邪修的行为,哪怕简仙子站出来承认说是自愿的,都没有用。”

莫小言的嘴角露出丝嘲讽,好像对洛凡的言词嗤之以鼻。

“当然,就是逃亡,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也是美妙的,更何况莫仙子还能炼丹,还有简仙子相伴,哪怕就是隐姓埋名,置身在凡人中间,也是愉快的。”

莫小言微微有些向往。

“不过,你开心,别人就未见得开心了,比如说赵前辈,他一定是最内疚也是最伤心的,还是最受人责备的了,他伤心是因为他最关心的侄女成为了邪修,被人追杀。

内疚是认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没有引导好你,而被责备,大家都知道只要离开yào王谷,他就在你身边保护你,可最后在你身边时间最多的人,却让你成为被追杀的邪修,被人责备可能都是小事,说不定就被你父亲,被整个yào王谷追杀呢。

还有你的父亲,你的兄长,你的师门yào王谷,全都会有麻烦。你可是yào王谷的大小姐,却成了邪修,让你的父兄和yào王谷,之后还怎么在郑国立足。”

第425章 天地规则

莫小言本来的向往忽然就怔住了,她不是不明白洛凡这些话的目的,可也完全明白,洛凡这些话并非危言耸听。

洛凡说了这些也沉默下来,好一会才道:

“当初,你和简仙子一起谈笑的时候,大约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什么后果吧,其实我一直以为,要是两个人因为相亲相爱成为道侣,为此被所有人追杀,大约,也还……”

后一句有些牵强,洛凡沉默下来。

莫小言一直是欢笑的,有她在的地方总是充满了欢乐,虽然她的欢乐中会有捉弄人的喜好,但她也从来没有做任何很是伤害人的事情,至少她所做的,还符合这个世界的三观,对强者和溺爱者的定律。

但这时候她沉默了,其实从九曲洞出来之后,她就沉默了,而洛凡说这些话之后,她更是沉默了。

这些后果她全没有想到,虽然,就算洛凡说了,她也不会在意的。

修士做事,都是随心所yù,谁会顾及那么多。

可她也听进去了。

劝慰人的话,点到即止就可,无需说得太多,尤其是对莫小言这般感xìng和理xìng其实并存的人。

洛凡不再吱声,只是默默地坐在椅子上。

他其实也在想,简若尘为什么会答应莫小言这般条件呢。

他想起他对简若尘的调查,想起简若尘在这里做的这些事情,真很难用好人和坏人来定义。

他在心里苦笑了下,什么时候他也幼稚了,要用好人坏人来定义一个人了。

可越是与简若尘接触,他越是觉得简若尘这个人很是奇怪,身上太多各种矛盾的地方。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地坐着,都在想着同一个人。

当天,简若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