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7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7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里的储物袋和储物手镯。

“我答应简仙子要供给她修炼灵丹的,暂时就以这个储物手镯和储物袋相抵如何?”叶关笑道。

简若尘收起脸上的疲惫,笑着伸手接过。

“只有你一个人是赢家。”识海里,血煞评论道。

简若尘不置可否。

“解决了莫小言的隐患,拔出了范安心这个ròu中刺,得到了石妖灵宠,还有皇室的许诺和好感,最重要的是,你拥有我这么个妖刀,大家都像没有看到一般。”血煞继续道。

“是啊,”简若尘终于开口道,“出去以后,我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修炼了。”

简若尘忽然想起来问道:“前辈,祭炼石妖之后,石妖就可以随意吸食我的灵力,你为何不告诉我?”

血煞嗤笑一声:“你又没有问,我为啥告诉你。”

停了下又忍不住道:“被石妖吸食灵力能如何,等到你神识弱了,说不定还会被石妖左右,到时候石妖就会听我的了,你这个身体也会受我摆布,我高兴还来不及,干什么要告诉你。”

简若尘心里有种冲动,想要将玄铁母刀斩成碎片。

“咦,对了,据说九曲洞内跑进来一尾灵猫。”周城主才想起来道。

“哪里是灵猫,就是我的幻象。”叶关摇摇头。

“九曲洞内还有隐秘,你们进来不是要打开闭关的洞府吗?”血煞也想起来问道。

“终归是皇家前辈闭关所在。”简若尘摇摇头,她已经看了储物手镯和储物袋,那里面的东西足够她挥霍一阵了。

回过头来,再一次对上莫小言的视线,这一次莫小言回避了。

这一路,莫小言心内最隐秘的事情被无限放大,赤果果地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也摆在了简若尘的面前,偏偏她还神智清晰,记得所有的事情,也记得简若尘说的做的。

长久以来yào王谷大小姐的自信,在这一次九曲洞之行中几乎全被消耗了,她看到的简若尘虽然修为才是筑基,却高高在上,已然可以与结丹修士们平起平坐。

第419章 尘埃落下

这一切给莫小言的心理带来巨大的冲击,让她深深地怀疑自己。

她还怎么能将简若尘留在身边,让简若尘的眼睛里只有自己。

可她的心里,将简若尘炼制成灵丹留在身体里的想法并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疯狂了。

“洛警官,你欠我一件事情的。”简若尘转头,对洛凡神识传音道。

“不会是想要我对莫小言心理疏导吧,我可不是心理医生。”洛凡看简若尘的表情,就猜出她要说什么了,抢先一步拒绝道。

“不是心理疏导,是多和她接触接触。”简若尘叹口气道。

“简总裁,讲点道理,莫小言这样子,我很容易成为下一个你的,你一个女修还可用朋友来搪塞,我可能一点理由都没有了,还是我主动接触的,你这是准备要我娶她不成?”洛凡苦笑道。

简若尘摇摇头,“反正你欠我一件事情的。”

洛凡叹口气,不再反驳,也算是默许了。

返回用了很久,当氤氲的雾气重新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众人的心里都是一松,终于可以离开了。

这一次历练,除了陨落的那些修士,对活下来的修士来说,惊险有之,但实在是最为轻易度过的了。

没有浴血拼杀,没有心惊胆寒直面死亡,所有的,只有预想不到,回想起来,也是跌宕起伏。

简若尘婉拒了叶关的挽留,和洛凡一起离开皇宫。

两个人没有回到天道宗的驻地,而是在朱雀堂内暂住下来。

与在九曲洞内的运筹帷幄相比,在朱雀堂内的简若尘少见地有些不安,一到朱雀堂就要了静室,谁也不见。

叶管家打听了九曲洞内发生的事情,虽然不尽详细,当知道了莫小言的言论,范安心的死和范安贵的心伤后,竟也只是呆坐了好久。

难怪简若尘把自己独自关在静室内,只因为无论哪一样,都不是言词可以劝说的。

简若尘却根本不是叶管家以为的伤神,她正坐在静室里,身前是一堆星砂矿,玄铁母刀就在星砂矿中间。

识海内,简若尘和血煞都沉默着,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隐隐有些紧张。

“不就是没有告诉你祭炼石妖的后果么?你不也没有祭炼吗?说不定你要祭炼的时候我也会拦住呢。”血煞气哼哼地道,虽然表面气愤,言词里却也有服软的迹象。

“是么?”简若尘笑吟吟的,好像根本就不介意血煞说的事情,“我怎么听说,主仆契约里,仆从一方连心里都不能生出对主人一方的不敬?还是我们根本就签订了一个假契约?”

血煞叫道:“契约是你找来的,是你要我签订的,怎么说是假契约?”

简若尘点点头,“是啊,是我找来的不假,前辈也说客气了,怎么是我要你签订的,分明是我逼你签订的。”

血煞哼了一声,显然是被简若尘这话气得不轻,却又无可奈何,好一会才道:“你知道就好。”

“所以我才奇怪了,前辈怎么看也不像是签订了主仆契约仆从一方的,连有人要陷害我都可以不提醒。”简若尘挑了挑眉。

“我可是救了你的,不是我,那个元婴幻象早就将你们全都吸食了。”血煞色厉内荏道。

“前辈不提醒我,我差一点忘了,是哦,前辈可是吸食了一个元婴幻象,不对,是两个,还有一个是元婴,还有一个不知道修为高低的妖物。”

简若尘的声音明明很是平和,不知道为什么,血煞却从中听到了一丝威胁。

跟随简若尘的时间很久了,从最初被简若尘的鲜血吸引,到最后被诱迫签订了契约,血煞对简若尘的了解已经很深很深了。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简若尘平和无害的外表下,有一颗怎么冷硬的心,那颗心可能也有柔软的时候,但绝对不会是对他的。

“你还要怎样?契约已经签订了!”血煞叫道,他忘记了,他本来是元婴前辈的,怎么能对一个才筑基的小修士这般沉不住气呢,哪怕他已经签订了什么契约。

不知不觉在心底,他早就忽略了简若尘的修为。

“所以,我们来说说这个契约。”简若尘不急不缓地道。

血煞沉默了一会。

“契约没有问题。”血煞终于说道,语气里很是不忿,可又无可奈何,“我也确实无法加害于你。”

简若尘没有吱声,就那么淡淡地看着玄铁母刀,识海里,看着血煞隐没起来的身影。

“你们三级文明,天然就受到二级文明世界的压制,同等实力、修为下,自然,你们三级文明世界的契约,在我们二级文明世界的修士眼里,也有破绽可以规避。”

“嗯?”简若尘疑惑地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