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6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6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狂,没有对她说出那般话来。

“赵堂主,你放开莫仙子,至少让她说出来,你放心,我们对简仙子看中,同样也看中莫仙子,不会对莫仙子如何的。”周城主也道。

“赵前辈,”叶非这才徐徐开口道,“莫仙子别是中了什么暗算,还是放开她,至少让她能说话。”

赵春秋迟疑了下,他刚才也是以为莫小言是中了暗算,可灵力探查,一点问题也没有,再看莫小言,她死死地盯着简若尘,那眼神竟然让人看着害怕。

联想到莫小言和简若尘相见之后一系列的事情,莫小言对简若尘低痴迷,爱护,他忽然扭头,瞪着简若尘道:“简若尘,我yào王谷待你不薄,小言她对你更是一心一意,你为何要害小言?”

这话一说,大家都惊诧地看着简若尘,连同王总管也惊讶了一声,完全不敢相信。

简若尘苦笑了下:“赵前辈这话从何说起?”

“你敢说小言现在这般,与你无关?”赵春秋厉声道。

简若尘深吸了一口气道:“赵前辈,就算是与我有关,前辈也要让莫师姐开口说话吧。”

“就是,赵堂主,你让莫仙子说说,说了我们大家才知道,到底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王总管也道。

赵春秋瞪着简若尘,心里越发怀疑,他怎么肯放开莫小言,他也担心莫小言神志不清之下,说出什么惊骇世俗的话。

只是冷笑一声:“简若尘,你还将小言害得不够吗?”

简若尘眼皮垂了下,抬眼之后,面无表情,“赵前辈要是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就算是我害得莫师姐吧,赵前辈想要我怎么做。”

“简仙子不可,我们只看到莫仙子忽然发狂,先要杀了六皇子,然后还要抓你囚禁,怎么说是你害得莫仙子?”周城主立刻道。

“赵堂主,莫仙子喜好炼制稀奇古怪的灵丹,莫非是自己炼丹服用吃错了yào,连简仙子看六皇子一眼都不能了?简仙子一直辅佐六皇子,我们有目共睹,莫非以后都不能为六皇子所用了?只能归你家莫仙子了?”

王总管才得到简若尘的力,哪里容许简若尘有一丝一毫的委屈,更何况进入到九曲洞以来,简若尘还对大家有诸多助力,也立刻不满道。

赵春秋张口结舌,他哪里不知道周城主和王总管的话不止是七八分的道理,只是他护着莫小言已经成了习惯,不肯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更是在心里先入为主了,以为简若尘对莫小言的接近不怀好意。

莫小言自来就没有一个实心实意的朋友,只对简若尘一心一意,可这一心一意最后竟然要发狂,不是简若尘动了手脚又是什么。

他的胸膛高低了几下,强自忍住怒气,只看着简若尘道:“我家小言对简仙子如何,简仙子可敢说句实话?”

简若尘看着赵春秋,双目清澈,众人就见到莫小言的视线随着简若尘的视线转开,待看到赵春秋的时候,已经是恶狠狠的,恨不得赵春秋就此消失一般。

众人都暗暗心惊,王总管和周城主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

赵春秋顺着大家的视线看着莫小言,待看到莫小言的眼神的时候,心一下子凉了下来,莫小言几乎是疯魔地瞪着他。

他猛地扭头,嘴唇颤动着,对简若尘道:“你看看她,你害她如此。”

这几个字说得声音颤抖,痛苦万分。

第407章 你也有责任

赵春秋是将莫小言当做自己女儿般爱护,不然他堂堂一个yào王谷的堂主,怎么肯跟在莫小言身边护她安危。

大家看着他痛苦的面容,不觉感同身受,王总管看简若尘一眼,只想若是有人害简若尘,他大抵也是如此吧。

再看莫小言,也随着赵春秋的声音看着简若尘,双目痴痴,恨不得将简若尘看到自己心里,众人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

“赵前辈,小言自小备受宠溺,不但来自父兄,还有同门师伯,师兄师弟,所有人对她都是宠爱溺爱之心,以为让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是对她最大的关爱。”

简若尘忽然开口直呼莫小言的名字,还是以小言二字称呼,只这两个字,如此流畅,就说明这个称呼在简若尘心里很久了。

只要看看两人行事,就能看出来,简若尘虽然年龄还小,但行为举止无不进退有度,莫小言虽然一百余岁,却就如小女孩那般随xìng。

简若尘直呼小言二字,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再听接下来几句,更是说得确切,莫小言在yào王谷内,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有人都对她宠溺有佳,说啥是啥,都以为那才是最大的关爱。

简若尘叹口气道:“大家都以为小言满脑子奇怪的炼丹想法是聪慧,岂不知,她只是希望能如正常般被人对待,大家对她不仅仅是宠溺的关心,还能与她jiāo流,不仅仅只将她当做yào王谷的大小姐,还能当她是实实在在的莫小言。

所以,当我平等地与她jiāo流之后,她便立刻陷入这种对她极为陌生,又极为快乐的jiāo流中,这种jiāo流中,我没有将她当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唯唯诺诺,她大约是第一次感觉到了平等。

又因为我们同为女修,彼此可以在任何事情上畅所yù言,不用有任何顾及。”说到这,简若尘叹息了一声。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看着莫小言的眼睛,看着莫小言的眼珠终于从眼眶中滚落下来。

“小言与洛道友也曾在宝船上相谈甚欢。”简若尘说这话的时候,视线没有挪开,还是平静地看着莫小言。

一边的洛凡轻声道:“不仅在宝船上,在碧云谷内,莫仙子也很快乐,与我,与范安贵道友。”

赵春秋想起最初在宝船上同行,想起莫小言与洛凡、简若尘在一起之时,那时候他只看到莫小言的开心,却没有想到要促成她和洛凡,如果简若尘是洛凡,那就不会发生今天这些事情了。

“相处越多,小言就越喜欢这种相处时候的轻松,她可以枕着我的肩膀,甚至枕着我的手休息,大约就是这种放松的心情,让她无法割舍吧。”

大家都被简若尘的话惊呆了,一个修士,肯将自己的头放在另一个修士的手里,这要怎么样的信任?大约只有双修道友才能如此。

可她二人不是双修道友,就简若尘所言,就只是朋友。

可只是朋友吗?

“赵堂主,这些话莫仙子也都听到了,你放开莫仙子,看她怎么说。”王总管沉声道。

赵春秋迟疑了下,放开控制莫小言的身体,只是还封住她的经脉。

莫小言痴痴地看着简若尘,两行泪珠流下。

“简师妹,你不要我了吗?”莫小言带着泪珠的话,简直要让赵春秋的心碎了。

他们yào王谷的大小姐,何以要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