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5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的身边只有你我……”

“做梦!”范安贵打断了范安心的话,“就算是这样,你以为太子会容下你我?离开九曲洞的时候,就是你我丧命之时。”

“如果跟随太子的所有人都陨落了,太子怎么与众人解释?况且,谁留得谁的xìng命还不一定呢。”范安心冷冷地道。

“你不是要嫁给太子?”范安贵完全不理解范安心的想法。

“弟弟,你不要管了。”范安心也觉得和范安贵无法沟通,转头不再理会范安心。

范安贵瞪着眼睛,看到那个元婴修士嘴唇微动,显然是在传音与范安心说什么,而范安心脸上全是轻松欢快的笑容,显然很享受这个时刻。

接着他看到大家瞧过来的眼神,这种眼神他太熟悉了,在天道宗就看过好多次,那是他身为三公子时候故意做下了蠢事之后,偶尔有人飘过来的眼神。

这种眼神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可以视而不见,可落在范安心的身上,他的脸就好像火烧火燎一般。

他知道劝不动范安心,从离开天道宗之后,范安心就不是他熟悉的样子了,可无论如何,他都没有道理帮着别人对付他的姐姐。

连简若尘他都没有帮,怎么会帮着别人的。

想到简若尘安静沉稳的面容,他的心一痛,他知道,那个笑容再也不是他所能拥有的了,虽然他也并不曾真正拥有过。

叶真几人出来之后,一行人继续前行。

前方一个拐角,旁边有一道狭长裂缝,经过的一个筑基修士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

这个拐角的弧度很大,他走到这里,正是看不到前一个修士的背影,也脱离后一个修士视线的位置。

他不由再看一眼裂缝,忽然眼睛瞪了起来,手摸到储物袋上,可还没有触碰到储物袋,裂缝里已经伸出一道黑色浓重的yīn影,一下子里勒住了他的脖子。

黑影同时伸出数不清的黑色丝线,钻到了他的身体里,他还不曾发出一点声音,身体已经无声地被拖入到裂缝中。

后边,范安贵正蹙眉走过,随意瞟一眼裂缝,接着走过。

第399章 袭击再来

范安贵走过转角,望一眼前边,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可一时又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不对。

他回头看看身后,范安心正和元婴幻象肩并肩走出来,他的视线在幻象上停留了一刻。

那幻象抬起头,向他微微一笑,范安贵的视线凝固了下,跟着带着不敢置信向他们身后望去,就见到乔元正从拐角处走过来。

不对,乔元明明是在他身前,他猛然回头,前边修士中并没有乔元身影。

乔元明明是在他的前边,何时跑到他的身后了?

范安心和那元婴修士也都回头,看到乔元明显吃了一惊,那元婴修士沉声道:“这位道友,你怎么落到后边了?”

前方修士听闻声音,都回过头来,接着“咦”了一声,一个结丹修士道:“乔元,你怎么落到后边?”

乔元在众人瞩目下,略带着不自在道:“刚才在裂缝里看到一点闪光,就过去了。”

“什么闪光?”结丹修士追问道。

乔元好像不是很情愿地伸手,手掌上是一粒指甲大小的星砂矿。

“乔元,九曲洞内的星砂矿是皇家所有。”结丹修士脸色一沉道。

乔元不是很情愿地道了声是,接着向前走了几步,快步经过范安贵,那修士张手抓过去星砂矿,接着送到叶真手里。

范安贵看着乔元经过自己身边,回忆了下经过拐角时候的裂缝,他记得他看了裂缝一眼,裂缝里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

他有些疑惑地眯眯眼睛,乔元已经走在了前边,他盯着乔元的背影看了一会,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再一次停留的时候,乔元和两个同样是筑基后期修士站在一起,距离众人稍远一些,范安贵不觉多看了几眼,心里隐隐就觉得不是那么舒服。

阵旗的反复破阵,已经损耗颇大,那元婴幻象大约是看不过眼,或者是范安心赋予的属xìng有在她面前表现的一面,走过去祭出一把湛蓝的飞剑,几剑斩去,轰隆隆几声巨响,就将阵法禁制劈开。

元婴修士想要破除结丹修士布下的禁止,本来也不困难,这几剑也确实没有任何花哨,全凭实力。

众人默不作声地看着那个元婴幻象,唯有叶真忽然转头对范安心一笑道:“范仙子也一道进去?”

范安心很享受叶真的邀请,微笑着点头,同时拉着范安贵道:“弟弟,我们一同进去。”

范安贵微微点头,他自然也不放心范安心脱离自己的视线。

一行人走进才破开的洞府,外边数人的注意力也都在这一行人上,没有人注意到乔元的身上忽然冒出来黑色雾气,瞬间就湮没了身边两个筑基修士。

黑色雾气贴着石壁缓缓滑走,一直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外,接着黑色雾气中露出两个皮包骨头的尸体,黑色雾气无声无息地重新贴着石壁回去。

没有任何声音的,连一点点灵力波动都没有,雾气缓缓就回到了乔元原本站立的位置,然后乔元的身体无声无息地出现,一如刚刚站立时的模样。

外边本来是十三人,两个结丹修士,包括乔元在内的十位筑基后期修士,大家的视线与心思全被范安心吸引,好一会才收回望着山洞的视线。

丰智鸿和郝杰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不以为然,郝杰有些尴尬,两人本来不算熟悉,因为剑宗被简若尘算计得身败名裂的关系,也少有jiāo流,这么一对视,不说话就不好意思了。

不想是丰智鸿先说道:“郝道友,这个范安心弄出来这么一个元婴修士的幻象,我怎么都觉得不怀好意。”

丰智鸿太直接了,郝杰啊了一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表态。

“我上一次就吃亏给天道宗的女修,这个范安心,怕另有打算。”丰智鸿再道。

郝杰想起丰智鸿与简若尘之间的矛盾,心里微微冷笑一声,站在第三者的立场上,他可不觉得丰智鸿值得同情,是他自己亲手将宗门练气修士送进危险境地的,不过,这是剑宗和天道宗的事情,与他无关。

他很自然地看一眼洞府方向:“一个常年闭关的小女修,有点古怪的幻想有情可原。”

这句话说了之后,他不由也审视了下内心,他心底是否也对未来的道侣有什么想法呢?

想到这不由摇摇头,他又不是没有见识的小女修,还能有这种想法,他心底应该是渴望得到天材地宝,进阶到元婴,然后……

然后什么呢?到二级文明国家从头再来?

“哼。”丰智鸿轻声哼了一声。他心底也承认郝杰的话有道理,只是对简若尘的yīn影有些严重,不觉就提防起天道宗的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