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3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3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点头道:“银松在炼制之前,不能接触灵力,也就这种能隔绝灵力的沉水石才能得到完整的银松。”

简若尘知道朱和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就继续道:“除了斧头,就没有别的工具?”

朱和奇怪道:“砍树自来都是斧头的,又无法动用灵力,当然不能用法器了你是指锯么?”

简若尘点点头。

“沉水石隔绝灵力,无法炼制成锯齿状,所以银松砍伐才这么费力气。”朱和道。

原来如此,简若尘瞧着只有不足半尺,深不过一指的豁口,自己也摇摇头,如果没有灵力随时温养身体恢复体力,一整天她也砍不下来一棵银松。

“师妹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朱和客气了一句,却还站着没有动。

“朱管事也要试试砍树?”简若尘似笑非笑地瞧着朱和,朱和笑笑,摆摆手下山了。

一直到太阳落山,山林中只有隐约的昏暗,简若尘才终于砍断了这棵银松,还没有清除树梢的枝杈。

盘坐下来,行功一周天,清除了疲劳,简若尘收起斧头,悄无声息地走下山。

第40章 诡异的笑

简若尘是跑下山的,不但跑下山,还一路跑回到外门乙庄,当然,身体还没有锻炼成的她还不至于拎着死沉的黑色斧子奔跑,虽然,她心里是有这个打算的。

还是修炼好啊,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只要灵力流转很快就能解除身体上的疲劳,可到乙庄大门口的时候,简若尘忽然觉得不那么大对劲,淬体术中,并没有用灵力解除身体疲劳之说。

简若尘接了看法银松的任务,让她的名声在整个外门都火了一把,不是杂役处的老者说出去的,而是从银松砍伐那里传出去的,当天简若尘上山不久,就赶上了杂役替换,于是,有一个女修也在山上砍银松这件事就迅速地传开了。

简若尘从回到外门乙庄开始,就迎接了所有投放过来的视线,竟然大多是可怜的视线,简若尘捧着灵餐吃了一半,才恍然反应过来这视线的含义。

何雨春等在简若尘房间外,脸色黑沉。

“这些金子拿去,直接雇几个凡人给你把任务完成了。”一进门,何雨春就带着气扔到简若尘怀里一个钱袋。

简若尘捏了下钱袋,有些哭笑不得,不就是身为修士砍树去了么,至于嘛。

“宗门任务可以这么完成?”简若尘先问道。

“只要完成了,不是偷不是抢就算是偷是抢了,只要没有被当场抓住,宗门也不会管的。”何雨春没好气地说道。

“何师姐,我都这个年纪了,做事情有分寸的。”简若尘上前一步,将钱袋放回到何雨春的手上,“我只是觉得,长时间闭关,身子都不灵活了,正好可以活动活动。”

何雨春用一种“你有病啊”的眼神看着简若尘,简若尘说话举止都很正常的,怎么行事就从来没有正常过?

“你知道大家都怎么说你么?说你……”何雨春不想重复那些话,“我都说不出口,你好歹也算是修士了,还是个女修,有点修士的觉悟行吗?”

简若尘笑了:“任务是宗门发布的,既然发布了,就是适合修士完成的吧,总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的,至于别人说什么,我不接这个任务,说得也不会少吧,何师姐,我们下个月还要合作,你也不希望听到你的队友连一个像样的任务都无法独立完成的说法吧。”

何雨春只善于决策,不善于磨嘴皮子,简若尘的话听起来也有道理,她审视着简若尘,她一身灰尘,汗倒是消下去了,可看着衣衫就知道她白天是怎么度过的。

“可我也不想听到我的队友只能接这种本来是凡人杂役要做的任务。”何雨春还是不高兴地道。

“好吧,我收回我刚说的后一句话,只是,别人说什么很重要吗?”简若尘温和地道。

何雨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别人说什么很重要吗?似乎没有那么重要,简若尘就真的一点也不在意?

简若尘还是温和地看着何雨春,她心里很喜欢这个小姑娘,热心却也不滥好心,帮助她的方法,若非她要炼体,实际是可以接受的。

何雨春皱皱眉:“明早我和郑强也过去。”

“真的不需要,”简若尘拦住了,“这样,如果我觉得任务完不成,就再雇人帮我做。”

何雨春将钱袋扔到桌子上,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

简若尘在心里承了何雨春的情。

第二天天才亮,简若尘就出了门,离开乙庄之后,自然又是开始了奔跑,跑步是简若尘曾经坚持了很久的锻炼,到这里两年虽然不大活动,灵力却一直在滋养着ròu身,体力也不算很差,一早的跑步,即使很疲劳了,她也没有用运用灵力,昨天一个时辰的去路,跑步仅用了四分之一的时间。

还是在临近工棚的时候,先调匀了呼吸才走过去,朱和也在这时走出房门。

“呦,简师妹,这么早。”朱和先打了招呼。

“朱管事早。”简若尘也打着招呼。

总觉得朱和的笑容和昨天不一样,但简若尘也没有多想,脚步没有停,直接就上山了,才一走进林子里,就将黑色斧子取出来抗在肩上,脚下一沉,但步子还是很稳。

简若尘一旦决定的事情,从不会半途而废,就好像之前,她能耐得住xìng子用两年的时间分别将五系灵根都完成引气入体一般,更何况对锻炼身体的过程她并不陌生。

到了前一日的地方,简若尘先将灵力运转一周,然后掏出洛凡准备的妖兽ròu块,直接用斧子切割了,厚重的斧子竟然也能将ròu片成略薄的一片片,实属难得,穿在树枝上,随意扯了些树枝野草,手指一晃,一点火苗倏地出现在之间,点燃了树枝然后,就在简若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树枝连同其上的ròu片全都化为了灰烬。

灵火,就这么毁了简若尘的一顿早餐。

简若尘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的一小片灰烬,心里头简直要万马奔腾了,她这是要挨饿了?

不死心地再抓过来几根树枝,酝酿了好一会,自以为将火焰的温度降低了,这才将指尖的灵火再凑近树枝,无声无息中,树枝连半分火苗都没有燃起,就再一次化为灰烬。

简若尘被这意外气笑了,笑笑又觉得不对,难道修士想要吃点东西还要与凡人一般打火的吗?一定是她引燃灵火的方式不对。

简若尘再用了半个时辰尝试控制火焰的温度,一直到最后将火系灵力消耗一空。

这一天,简若尘再砍断了一棵银松,并且清理了一棵银松的枝杈,可惜,以她现在的体力,就算动用灵力,也不好将银松扛下来,至于拖下来?一,确实拖不动,二,实在有损形象。

好在简若尘的抗饿能力也很强